跨洋寻亲终团聚

  早在我小学时代,父亲经常告诉我,祖父在中国的家乡是“广东省,潮安县,登隆都,塘东乡”,父亲有兴趣讲,我则有兴趣听。父亲虽然在南洋出生长大,但他自打我孩童时代开始,便不断以清晰的言语形容描绘潮州家乡,使我这自小对中国充满兴趣的南洋第三代始终把潮州家乡放在心坎里。

  其实,在南洋,我们家兄弟姐妹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都深知我们远在潮州的祖籍家乡就是“广东省,潮安县,登隆都,塘东乡”,这十二个字伴着我们长大。

  今年9月,在两位龙湖鹳巢友人的热心陪伴指路下,我们一起来到了塘东村继续寻亲努力。

  进入塘东村,在一个转弯处,从朋友车内往外看,一排传统住宅外墙上,有个蓝底白字牌子写着:“塘东蔡氏老厝住宅区”,顿时倍感亲切。到了蔡氏宗祠,大门深锁。从与附近水果摊贩的谈话中,觉得老人组成员该是能有重要线索之人。时值中午,所有老人组成员都已回家休息,我们便决定下午再来,请老人组成员帮忙寻亲。

  下午,我们与老人组成员们聚首,继续探讨寻亲一事。抬头望到墙上写着“蔡氏二十八代辈序”,那不就是小时候父亲经常强调的 “君子成名有可思”吗?不知为何,那一刻,突然觉得寻亲努力似乎快要有突破了。

  与过去一样,这回我提起祖父祖母的姓名仍然是无人知晓。寻亲努力就是一直卡在这个点上。我突然以姑且一试的想法,抛出大伯的名字,有人马上说,“有,这个名就有。这些年来一直有听村里有人说,有亲人去了马来西亚,正是你说的这个名。”

  老人组一位成员马上请来一位老婆婆,老婆婆证实,她丈夫生前经常向家人提起我大伯去了马来西亚。我们大伙一起站在村里的大榕树下聊了起来,进行反复推敲印证,之后还到老婆婆儿子家里短暂坐坐及拍下合照。时间短促及在场印证人员不多,迫使我们提早结束那珍贵的第一次相聚。

  其实,大家心里都觉得“应该”是找到了亲人,但又同时觉得似乎是“百分之八十”准确,还差那么一点点。

  不到一个月后的中秋节,我再次回到塘东。中秋佳节人较齐,遇见的亲人比上个月见到的多了许多,大家也有较多时间慢慢更深入的细说,也有更多的资料出现,资料更成为关键的最终确认因素。大家也就达致“百分之百”之确定。在祖父家乡塘东寻亲真的成功了!

  中秋月圆人团圆,今年中秋佳节是我们塘东蔡家最具戏剧性的一天。蔡家人跨三代远隔重洋终获团聚。塘东蔡家每一位亲人都是我最亲的亲人。

  万分感激在寻亲过程中给予我协助的所有人,大家辛苦了,你们都是我们蔡家的恩人。

  我自2008年开始,多次协助马来西亚潮籍家庭在潮汕地区寻亲,至今已有数十宗成功实例。每当见证寻亲成功,大家亲人团聚的那一幕,我在分享大家的喜悦当儿,也感到无限的安慰。

  南洋祖父母与父亲在他们的人生岁月里未能回到塘东看一看乡景,听一听乡音,抓一抓乡土,我这回寻亲成功,圆了三代人百年之梦。虽然“登隆塘东乡”现已称为“龙湖塘东村”,但在潮州潮安那个角落那片土地,始终都是我的根。

  百年前祖辈迫于无奈远赴南洋,如今红头船回航潮汕促成圆梦,我会经常回来塘东,也会带更多亲人回来塘东。在塘东上演的这一幕,也将鼓舞和激励我继续以更大的力度,持续进行为南洋潮籍乡亲回乡寻亲的努力。一幕幕感人的亲人团聚情景,勾画了一幅海内外潮籍人紧密不可分的世界最美亲情图。

  人间有爱,让我们一起从自身,从潮汕地区做起,抛砖引玉,让世界各地更多人用爱把这世界变得更美好!

作者: 
蔡文泰
来源: 
汕头日报(2017.12.03)
浏览次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