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粹咏潮州西湖山李公亭

 李公亭 郑鹏 作

  鲍粹(生卒年不详),字公发,河北路大名府赵州(今属河北石家庄市赵县)人,宋代诗人。清乾隆周硕勋《潮州府志·卷三十一·职官表上》载:“宋元祐(1086——1094),起州(误植,应为“赵州”)人鲍粹知潮州(州治在凤城,今属广东潮州市湘桥区)军州事。”

  鲍粹曾登临潮州西湖山(又称银山、葫芦山)李公亭,咏诗《登前守李公亭》(七言律诗)一首。前守:先前郡守(太守、刺史、知州、知府之别称)。李公亭:在潮州西湖山东北隅大石楼右,又称李公发亭(李宿之字公发,故称)、李亭,始建于唐贞元十三年(797)。清乾隆周硕勋《潮州府志·卷三十一·职官表上》载:“唐贞元十二年(796),李宿由御史中丞任潮州刺史。”宋端平叶观《三阳志·卷九·州治》载:“今郡(指潮州郡)西有李公亭,始于唐贞元之十三年,其亭记(《李公亭记》)亦是年作也,固曰亭为观稼之地,在郡西隅。今亭废已久,惟故址与记尚在鸭湖(又称大湖、西湖),视之亦处于西,然谓之西隅,则为今之形势合矣。”相传有楹联云:“水光悬荡壁,山翠下添流。”诗云:

  李公亭即鲍公亭,

  何事因仍旧日名?

  官守二年如过客,

  风流千古是虚名!

  扪萝缭绕寻新径,

  隔水微茫认故城。

  陵谷变迁君莫问,

  此中气象转分明。     

  这首诗描述诗人登临潮州西湖山李公亭的所见所感,抒发诗人继贤守潮以及不慕虚名、恪尽职守、气度豁达的情怀。

  首联描述诗人抚今追昔,抒发诗人继往开来的情怀。抒写李公亭即鲍公亭,既然由我修亭,因何事仍称旧日之名呢?李公亭即鲍公亭:清乾隆周硕勋《潮州府志·卷十六·山川》载:“西湖山距县北一里许,旧名银山,山下为西湖(又称鸭湖、大湖),高约五十余丈,周围十里……唐贞元间(785——805),中丞李宿建观稼亭于上。宋元祐间,知潮州军州事鲍粹又建二亭,左曰乘风,右曰待月,今不可考矣。”鲍粹修李公亭,并建乘风亭、待月亭,故谓“李公亭即鲍公亭”。鲍公:这里是鲍粹自称。

  颔联描述诗人谪官守潮苦短,抒发诗人渴望功成名遂的情怀。抒写诗人暂时谪官守潮,宛如匆匆过客,渴望风流千古,真是徒有虚名啊!官守:迁官转任郡守,这里指谪官转任潮州郡守。二年:这里不是实指,是虚指。虚指年期短暂、暂时。过客:暂时过往,宛如做客,指路过的客人、旅客。战国韩非《韩非子·五蠹》载:“穰岁之秋,疏客必食。非疏骨肉,爱过客也,多少之心异也。”风流千古:风雅之事久远流传。宋李流谦《青玉案》词云:“风流千古,一时人物,好记尊前语。”虚名:与实际不符的声誉。战国鹖冠子《鹖冠子·度万》载:“虚名相高,精白为黑。”

  颈联描述诗人巡视潮州古城,抒发诗人恪尽职守的情怀。叙述在扪萝缭绕、隔水微茫之中,我寻求新径,跋山涉水,巡视潮州古城。扪萝:攀援葛藤。南朝范云《送沉记室夜别》诗云:“扪萝正忆我,折桂方思君。”缭绕:缠绕。唐元稹《送崔侍御之岭南二十韵》诗云:“蛛悬丝缭绕,鹊报语詀諵。”新径:新辟的山径。隔水:宋代潮州州治在金山(又称“金城山”)麓,有子城环绕,与西湖山隔水相望。故谓“隔水”。微茫:亦作“微芒”,隐约模糊。唐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云:“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认:分辨;识别。这里指巡视。故城:古城,这里指潮州古城。

  尾联描述诗人宦海浮沉,抒发诗人气度豁达的情怀。抒写陵谷变迁,何必去探究呢?我谪官守潮的气度豁达已见分晓。陵谷变迁:丘陵变山谷,山谷变丘陵。陵:大士山。谷:两山之间的夹道。本喻君子、小人之易位,谓君子处下而小人居上。后喻世事变迁,高下易位。周朝佚名《诗经·小雅·十月之交》诗云:“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君:君子,这里是鲍粹自称。莫问:不要探问;不要探究。此中:在此之中,在这里。指在潮州。气象:气概,景象。唐阎宽《晓入宜都渚》诗云:“回眺佳气象,远怀得山林。”转:迁官转任。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方正》载:“王述转尚书令,事行便拜。”分明:分晓,显然。南朝梁武帝《游仙诗》诗云:“委曲凤台日,分明柏寝事。”

  这首诗是一首怀志诗。记录诗人登临潮州西湖山李公亭目睹心思的实况。看似信手拈来,实则匠心独运。诗之风格奇崛险怪。语言浅显,不事藻饰,不假雕琢,流畅明快,活泼圆转,凝练含蓄,委婉深挚。写作手法独特,寓情于景,借景抒情,扣人心弦。首联开门见山,点明题旨,扪心自问,道出事因,令人深思。颔联直抒胸臆,发人深省。颈联写照传神,感人肺腑。尾联道破事因,照应首联,耐人寻味。艺术造诣极高,颇具强烈的感染力。

  (本文根据蔡起贤先生遗稿整理而成)

作者: 
倪学用
来源: 
潮州日报(2017.11.23)
浏览次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