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起义军茂芝会议战略转移的决策及深远的影响

  南昌起义军“茂芝会议”是我党领导的军队的一次军事战略会议,它使党领导的起义军在关键时刻继续高举“八一”旗帜,并提出“穿山西进,直奔湘南”重要战略决策。正是这次会议,使起义军得到生存、发展,壮大,推动广大农村地区开展武装斗争,并最终在井冈山和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

  一、茂芝会议是实现南昌起义军从失败走向胜利转折的重要军事会议

  (一)起义军撤向茂芝圩。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打响了工农武装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第一枪,3日,起义部队撤离南昌,南下广东,准备以东江为革命基地,夺取广州,再次举行北伐。” 起义军进到广东后分成两路:主力进至汕头,揭阳地区,另一部分为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和第九军教育团约3千多人驻守大埔三河坝,由时任第九军副军长的朱德指挥。

  驻守三河坝主动撤退的起义部队,于10月4日清晨,在朱德等率领下从三河坝突围,经大埔的湖寮、百侯经岗头进入饶平县境,当时撤退部队尚不知起义军主力已在潮汕失败。当晚,起义部队驻宿在茂芝。由于部队在三河坝激战之中撤出,行动紧张又短促,许多指战员的思想情绪都比较低落。军队内部一方面各级干部通过加强思想方面工作,另一方面到饶平后部队配合农军打下了县城,鼓舞了人心,干部战士情绪稍有提高和好转。“经过一昼夜的艰苦转战,部队总算安全到达饶平北部山区,指战员们也放心休息了。但是军部领导人和工作人员却一直没法安睡。他们全都坐在全德学校课室里,一边看着地图,一边议论分析形势,都在担心和关注着起义军主力部队在潮汕的情况” ,心上总是悬着一块石头。

  由于大家都比较担心也牵挂着主力在潮汕的战斗情况,这一夜大家都不愿休息,总想希望可以第一时间了解到更多有关潮汕主力的现状,直到当天下半夜,遇到驻扎潮安的起义军第二十军第三师教导团参谋长周邦采,经见面时周参谋长一说,才知道起义军主力早前已在潮汕地区失利。他们是从潮州撤退到饶平来的。

  虽然已经是凌晨了,由于不知道主力军在潮汕战况,军部领导人朱德等还没有休息,他们仍在继续焦虑地等待和紧张收集各方面的情况和情报。经军部参谋引带,周邦采见到了朱德同志。不一会,又来了几批从潮汕撤退过来的指战员,其中有毛泽覃、杨至诚、粟裕等同志,他们也到了茂芝。他们告诉朱德等,起义军主力已在揭阳、汤坑一线失败,潮汕已失守,部队已被打散,许多起义军的领导人离开部队转入地下斗争。当听到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领导人都蒙了,可想而知,起义军何去何从没有方向,大家都陷入迷惘之中。

  “第二天,即 10月6日,各方撤退的部队都已到达茂芝。经参谋人员统计,到达茂芝的起义军各方人员总计2500多人,其中,从潮汕方面突围的起义军指战员约有220多人;从三河坝战后撤出的第九军军部直属队和教育团有300多人,第十一军二十五师三个团包括伤病员,共约有2000人。”

  (二)纠正悲观情绪。

  “当时,撤退、集合在饶平茂芝的这支起义部队的处境是极端险恶的:一是,饶平县周边都是敌人,光是麇集于潮汕和三河坝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就有五个多师,共约三万多人;二是,起义部队刚遭失败,各方部队都已知道,起义军主力已在潮汕失败,部队一时军心浮动;三是,这支部队群龙无首,且又与党中央和前敌委员会失去联系,周围又有国民党军的堵截,部队随时都有被围歼或自行打散的危险。”

  形势紧迫,从稳定部队情绪出发,6日清晨,朱德迅速召集周士第、李硕勋、周邦采、陈毅等领导干部商议,对周围形势做了客观的分析,认为当务之急,要依靠部队的党组织,发挥核心领导作用,纠正悲观消极情绪。并要求各位领导到所在部队,各级都要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克服悲观情绪。碰头会议后,全军上下马上出现了正气上升局面。

  (三)召开茂芝会议。

  部队情绪得到初步稳定后,“10月7日上午,朱德在茂芝圩全德学校主持召开了起义军团以上干部军事会议,研究决定部队的战略行动问题。这次军事会议,史称茂芝会议”。

  “全德学校,是饶平县一间历史久远的小学校,原名塘边书斋,始建于清光绪年间,民国初改名茂芝学校。建国后,1982 年 6月,为纪念朱德同志当年率领南昌起义部队进驻该校,并在那里召开了具有重要意义的会议,经饶平县人民政府决定,把茂芝学校改为‘全德小学’。”

  参加会议人员为团以上干部。“到会人员有周士第(二十五师师长)、李硕勋(二十五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黄浩声(七十三团团长)、陈毅(七十三团党代表)、孙一中(七十四团团长)、杨心畲(七十四团党代表)、孙树成(七十五团团长)、王尔琢(七十四团参谋长)、周邦采(二十军第三师教导团参谋长),还有二十五师经理处长符克振(师党委委员)、军需主任周廷恩、副官长刘得先等20多位军事干部。”

  二、茂芝会议军事决策体现的坚定理想信念是革命事业成功的精神柱石

  茂芝会议是中共历史上一次重要军事战略会议。它在中共军事史上具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一)深刻剖析当时形势,统一思想,坚定革命斗志意志。

  “会议开始,先由各负责干部检查统计报告各部人员。然后,朱德即请周邦采向与会同志通报了起义军主力在潮州失利的情况。朱德对潮汕的失败,感到异常悲愤,刚通报完他就奋然站起来振臂高呼:‘我是共产党员,潮汕和三河坝战斗虽然失利了,但我有责任把“八一”起义军的革命种子保留下来,我也有责任把大家统率起来,一道把革命一直干到底!’接着,会议便围绕朱德同志提出的要不要继续举起革命旗帜和保存南昌起义革命种子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期间,朱德继续发言,他不同意有人提出的‘解散队伍,各奔前程’的主张。他指出,当前主力部队虽然在潮汕失败了,我们在三河坝也吃了败仗,但是中国共产党还存在,革命武装斗争仍在继续,只要大家坚持下去,我们这支队伍仍有希望,现在尚存一个师二千多人,是南昌起义军目前保留完整建制的队伍。更重要的是大多数官兵痛恨国民党军阀,愿意跟共产党一起革命。因此,我们一定要把南昌起义革命种子保留下来,把革命进行到底。陈毅随即表示支持朱德的主张,他说:‘坚决拥护朱德的领导,并愿尽自己一切力量,协助朱德同志保存南昌起义这批革命种子,把革命进行到底。’许多同志也表示服从朱德指挥,继续举起‘八一’南昌起义的革命旗帜,进行武装斗争。”

  当时的起义军,从内部来说,部队刚从各方面会合起来,在突然遭到失败的打击之下,不论在组织上和思想上都相当混乱。会议克服当时军队部分人员对前途未卜的悲观情绪,统一了思想,稳定了军心,关键时刻,坚定了革命信念。

  陈毅后来在回忆中指出,“朱总司令在最黑暗的日子里,在群众情绪低到零度,灰心丧气的时候,指出了光明的前途,增加群众的革命信念,这是总司令的伟大。”

  (二)高瞻远瞩,提出“穿山西进,直奔湘南”重要军事决策。

  “朱德同志认为,起义军主力虽然失败了,但‘八一’起义这面旗帜绝对不能丢,武装斗争的道路一定要走下去。现在的情况是反革命军阀部队已经云集在我们周围,随时都可能向我们扑来,我们必须尽快地离开这里,甩开敌人重兵,摆脱险恶的处境,否则我们将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在当时条件下,能脱离险境和保存力量就是胜利。”

  会议决定,把部队开到群众基础比较好的湘南。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力量能够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主要领导人军事决策起决定性作用。朱德这一主张,在强敌和险恶环境中,从保存和壮大自身力量出发,根据敌我综合情况,积极团结和借助一切力量,把革命队伍带出险境;统筹全局,洞悉大势,果断决策穿山西进,直奔湘南,不仅巧妙躲过了敌人的追击,而且使部队得到了补充和休整,对后来开展进一步的武装斗争提供了基础和保障;同时为年轻的、没有经验的党和人民军队积累了军事斗争的经验,特别是运动战的经验,这是很可宝贵的。

  (三)实现“朱毛井冈山会师”,壮大了革命队伍,坚定了革命信念,意义深远。

  中国工农红军井冈山会师部队基本由两部分组成:一是由毛泽东领导湘赣边秋收暴动;暴动受挫后毛泽东审时度势,果断决策,引兵井冈山,点燃了井冈山“工农武装割据”的烽火,成为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主要领导人。二是南昌起义部队打到广东后,主力在潮汕失败了。失败后保留下来的一部分力量和从三河坝撤离的部队,由朱德、陈毅等同志率领,带领南昌起义余部游击闽粤赣边境,几经艰苦转战,后来到了井冈山,成为红军最初的来源之一。

  茂芝会议战略转变促进朱毛成功会师,意义非凡。一是茂芝会议之后朱德把革命队伍开到反动势力相对薄弱的边远的农村地区,避免新生革命队伍受到激烈打击,革命火种得到保存,同时锻炼了革命队伍。二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为解放劳动人民作为基本目标,往井冈山方向的战略上转移,途中传播革命信念,有利于动员和组织广大人民,获得人民的支持和帮助,源源不断地为壮大革命军队提供兵员。在中国革命的低潮中,“朱毛会师”高举起一面坚持斗争、雄踞井冈的鲜艳夺目的大旗,给全国民众树立了对革命的信仰,为中国革命的复兴带来了希望。茂芝会议的军事战略决策对促成“朱毛会师”具有重要影响。

  三、茂芝会议之后的战略转移为中国革命提供宝贵经验教训,革命走上工农武装割据土地革命斗争

  (一)与农民运动相结合,促进农民根据地建立。

  虽然八月一日南昌起义迅速解决南昌的反革命分子,取得起义成功,但是成功之后队伍往哪个方向走,如何走,没有道路可循。当时党内的指导思想还是城市中心论,认为武装起义就是要占领城市。所以才南下广东,争取占领广州。

  当时的贺龙军长回忆起这段往事,认为学到的经验教训非常深刻:“现在回想起来,‘八一’南昌起义仅是我们党认识武装斗争的开始。对于毛主席的武装斗争的思想,例如在中国的武装斗争实质上是农民战争,革命军队应与工农群众运动相结合,发展工农武装,创立农村的革命根据地,以积蓄壮大自己的力量,去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对于上述中国革命武装斗争中的基本问题,我们当时还是不了解或了解得十分肤浅的。南昌起义之后,军队往哪里去的问题,没有得到正确的解决。当时两湖、江西,特别是湖南的农民运动是很高涨的,起义的军队应当与湘赣的农民运动相结合,创造革命根据地,坚持长期的游击战争,从中来壮大自己,消灭敌人。而我们当时对于创造革命根据地与进行长期游击战争的思想与认识十分微弱,所以南昌起义的军队没有与湘、赣的农民运动相结合,而南下向广东进发。同时又缺乏适合当时当地情况的具体行动方针,在长途的进军中,部队本身没有很好地建立政治工作,加上在客观上敌人的力量强大,而主观上的指导又缺乏经验,因而南昌起义的部队大部分遭受损失,仅留了一部分力量与毛主席所领导的秋收起义的工农武装在井冈山会师,才正式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

  茂芝会议战略转移,使起义军避开与国民党反动派武装力量正面较量,减少伤亡,同时有利于中国革命思想向国民党统治力量薄弱的山区传播,影响带动团结更多贫苦农民,壮大革命力量,最终取得革命胜利。

  (二)传播革命火种,为潮汕地区和周边开展武装斗争提供有利条件。

  茂芝会议结束后,部队迅速向福建平和转移。临行时再送给饶平农军12支步枪,1 匹白马和100块光洋,作为留下20名伤病员的医药费,朱德在分手时再三勉励饶平县委要艰苦奋斗,不怕困难,革命到底。还留下郭秩辉、汤家声、盘连声、益强等军事骨干,加强饶平农军建设。起义军促进饶平县工农武装力量成长,加快当地和周边地区开展武装斗争脚步。

  “10月下旬,中共饶平县委在上饶祠西东屋坷庵召开会议,传达省委指示精神,分析形势和总结南昌起义军在潮汕失败后的革命斗争经验,认识到要取得革命的胜利,必须有一支自己的武装队伍。决定以上饶农民自卫军大队为基础。调整和充实一批武装骨干,组建广东工农革命军东路独立第十四团(简称饶平十四团)。”饶平的武装力量得到迅速发展,同时在党的领导下配合开展各种武装暴动。

  作为东江革命根据地组成部分的饶平工农运动,同样对闽粤边境的毗邻县份,也起到很大的影响和促进作用。

  “1928年3月8日,中共饶平县委派出‘洋枪队’参加平和暴动,打败了共同的敌人,揭开福建省农民武装割据的序幕,开创了闽粤边武装斗争军事联盟,为后来建立饶和埔诏红色根据地打下了重要的基础。”

  总的来说,南昌起义军在当时极端恶劣条件下,召开茂芝军事决策会议,对当时起义军的命运和革命事业在潮汕地区及周边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它在中共军事史上意义深远。

作者: 
陈立佳
来源: 
潮州日报(2017.11.23)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