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林古港:潮汕早期的“海上门户”——红头船遗存足迹见证当年辉煌

樟林古港 陈耀贤 摄

  澄海樟林有一个古港,名闻中外,红头船就是从樟林港驶出海的。成为潮汕早期的“海上门户”“通洋总汇之地”“河海交汇之墟”,既承担着粤东地区海运贸易中心,又是先民大规模海外移民开拓搭乘红头船过番的航道,留下当年团结、拼搏、拓展、创新的海洋文化足迹。

  笔者多年来搜集到的有关红头船遗存方方面面原始素材,对当前海丝文化和汕头创文活动相关的城市文化、城市精神、城市发展有一定参考的现实意义。

  澄海有二处首批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除郑信衣冠塚外,另一处是樟林新围天后庙。

  天后庙于清乾隆五十二年兴工,五十七年竣工。时当樟林洋船业全盛期。全座占地数亩,天后姓林名默,相传在海上保护运输船民,民众视为海神,庙内保存一批石刻碑记,从事商船众善信者题捐芳名有陈瑞合、陈胜瑞、陈有奎、陈万合等48家商船号,今尚可查,是澄海考证红头船业见证遗址。

  1971年至1972年,澄海先后在东里南畔洲、和州二处河床,出土二艘双桅红头船。船身均残缺,一艘残长39米,另一艘残长28米,有三至五楼,船楼残缺较甚,船底保存较好。一只船旁写有“广东潮州府领X船,双桅145号蔡万利商船”字样,清晰可辨。

  1973年笔者在省参加文物会议汇报出土古船一事后,吴南生同志指示将出土商船有关刻文部分送省博物馆展览。

  这样规模的红头船,属于哪个时代?因何缘故沉没?为何不打捞?众多疑问,颇费思考,终于在10年后初步弄清真相。

  笔者到汕头开会期间,在汕头小公园旧书摊淘到一批清代地方文献手稿,其中有一篇《晏海渺论》。该文记载:“南澳镇依山而立,在海之中。所接内地,则澄海县之东陇、樟林、山头仔、黄芒沟、盐灶,饶平县之新村、海山、黄岗等处。自来可耕之地无多,乡民皆驾小舟,出海捕鱼为业,其远服贾者,则为舟稍大,装糖至苏州、上海、宁波、胶州、天津等处贩易,大舟小舟皆从南澳镇前出海。乃此间兵弁,惟闻商船出入,科敛财物,微乃鱼虾之细,务盗所取。至于每岁四、五、六月,商船出港之期;十一、二月,商船入港之期,皆有海盗把截要口,习知镇弁之无能为也。辙过南澳深入内地,劫夺商船,饱则扬帆出海,由来由往,如入无人之境。”

  嘉庆《澄海县志》卷二十二“海防”中记载:“嘉庆十四年己已年(1809)夏六月,海盗朱渥入沙头港焚数商船,六月初三日率贼船七十余只,突然驶入沙头港内,焚劫商船,澄海知县齐守业,禀请潮州镇总兵孙应奉,代惠潮嘉道陈镇带兵驻扎堵御,雇募乡勇防岸至二十二日,贼才退去。”史料手稿《晏海渺论》记载,正是这宗焚劫商船。《澄海县志》中记载:嘉庆14年,即1809年六月初三,澄海县界商船陆拾余号,各装糖包满载,每船载三千包或四千包,连船身计之,一船值银数万,将往苏州、上海等处,因澳外有盗,船把住未敢扬帆出海,暂收入山头仔乡外之小港。竟于是日,为盗船数十,由南澳镇前,经过营讯地,直入小港,放火焚烧,被烧者十船,夺去者数船。文武将军,在岸瞭望,望如同看戏而已。

  这一段文字记载,为研究红头船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材料。

  樟林南社今89岁的吴和众老人,给笔者讲述一段先祖吴程瑞在乾隆年间经营红头船业时,在枫溪进货一批茶壶,一枚大洋可购入60支茶壶,运往天津、台湾等地,出售每支六元大洋,细算一下,获利五倍。返回时,又购买当地埠市的一批日用品,一来一往就发财了。当时红头船经营获利丰厚。其先祖在樟林共建18座大宅院。吴和众老人又说,十年前听其叔父炳杰说红头船出港时到天后庙求签,有一次签上列号阳阴圣签诗文是:“慢行三五步,自有得运时,月缺会团圆,树大再生枝。”由于有积累的智商,天时、地利、人和,生意甚是兴隆。

  吴老又说,叔父炳杰另对他说,小时常到红头船中,船舱奉祀有妈祖、有千里眼将军、顺风耳将军。一些船中还有平安钱。经营红头船的商贾每次出海前,常到天后庙求愿,祈愿一路平安,顺风回港。

  学者丁烁先生几年前在汕发现一张清嘉庆辛未十六年(1811)九月十九日家产立分约书,质地蚕丝纸,有关财产人名字有13名,但未写明何县何乡何姓。笔者经过半月时间访问,终于在银砂陈氏家族发现有上述辈序,查明是长房二永图公房后裔的发盛号和先利号二艘红头船号,其后裔今健在,80岁的克林伯还取出当年红头船中盛米的瓷罐。但因后期船主人经营欠佳而停业,接着族人其益又再继续红头船运输贸易,船号为开利,平时收购红糖、土特产囤积在家中,待每年四、五、六月刮南风时,从樟林出港由海道北上,往苏州、上海、宁波、天津等地贩卖。至秋天则从北方购买工业品棉布等物品回潮汕贩卖,获利丰厚,民间流传有“一往一来就发大财”的民谚。其后裔现90岁的孝聪伯介绍,其益善于经营,发财之后,为怀念先祖,建起长许祖屋三进厅及灰巷整座大宅,其益本人居住的大宅内,左侧有糖栈房等,又有儒林第三座连成一条巷,名为“开利巷”。这些大宅门第,建筑格局至今完好。今93岁的后裔春琴姆还保存开利号船上用的一个滑轮,用于起帆时助力拉绳之工具。

  上述三艘红头船的查考和获得的遗物,具有一定历史价值,是樟林古港在清嘉庆年间红头船史又一见证。岭亭人蔡武浩号船家族还抢救购回一批被帝国主义侵略者劫走的国家文物。1860年间,圆明园被英法联军焚毁,珍贵文物被掠夺一空。侵略者将掠夺文物向市民商贩换取大洋揣进自己腰包。我澄邑红头船武浩号家族,看在眼里,探悉洋人贼船在海面位置后,将红头船靠近贼船附近,扬言要购买玉器字画等一批文物,正合贼兵要换取大洋之心,终于将劫走一批文物用重金购买,回归祖国。武浩号船家族为保存祖国历史文物遗产不流出外国做了一大贡献。这批文物有玉白菜、玉如意等,每年春节在岭亭宫前展出,沦陷时,转卖给地方富商陈慈黉、黄俊六、高绳芝富商家族,土改时被政府征集,今由国家博物部门珍藏。

  武浩号二代红头船经营红利发家,不忘积集资财,在上华一带购得三千亩耕地,又购买朝议大夫、都尉侍等散官虚衔,提高地位荣誉,并建造三座大夫第,糖房仓库。为不忘先祖艰苦创业功绩,子孙于道光九年己丑年(1829)在岭亭建起蔡氏浩祖祠,祠门门肚刻文告诫子孙要传承先祖勤耕力学祖训家风,今尚在。

作者: 
陈孝彻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7.20)
浏览次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