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头船精神:为汕头再创辉煌提供内生动力

  当今,汕头正面临着以推进国家顶层战略——“一带一路”为标志的“二次开放”,如何审时度势地确立汕头城市精神,为抓住机遇重振雄风、再创辉煌提供强大的内生动力,便成为城市文化建设的题中之义。而选择红头船精神作为汕头的城市精神,可谓实至名归。

  随着社会进步,文化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习近平就明确指出:“一个国家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为兴盛为支撑。”作为一座城市亦然。一座城市总有自己的文化,即人们在城市中所创造的物质与精神财富的总和;有文化又必定有精神,即城市所具有的独特气质与抱负。如果说文化是城市的生命,那么作为城市文化内核的精神,就是这座城市的灵魂。

  城市精神蕴藏着巨大的凝聚力和爆发力,即城市发展的内生动力,深刻地影响着城市的现在和未来。如人们所熟知的深圳,原来只是一个仅有3万多人口、几条狭窄街道的边陲小镇,自从中央批准设置经济特区之后,建设者们在“锐意进取、敢为人先”的城市(特区)精神激励下,冲破陈旧思想理念的藩篱,突出传统经济体制的重围,奋力杀出一条血路,靠“闯”和“创”,变成经济总量仅次于北京、上海、广州的“明星”,创造了世界工业化、现代化、城市化发展史上的奇迹,为我国改革开放、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为此,海内外学者认为,重新发现城市精神是哲学、社会学的重大任务。

  眼下,国内外许多城市都致力于城市精神的确立。实践表明,城市精神的确立,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要根据不同城市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地域环境、社会风尚、经济状况、发展水平等诸多因素通盘考量,经过深入分析、准确概括,方能彰显城市的特有风貌,如内蒙古呼和浩特的“骏马精神,草原气质”,湖南岳阳的“先忧后乐、团结求索”等等。

  汕头所在的潮汕濒临南海,19世纪的清代更有大量先民为生活所迫、背井离乡搭乘红头船,冒着生命危险往海外谋生,成为我国著名的侨乡。在这特殊的时代背景下,经过长年累月的磨砺,形成了既有本土优秀传统文化底蕴、又“植入”先进海洋文化基因的红头船精神。这一精神的内涵非常丰富,如心系家国、知恩图报,坚韧执着、自强不息,团结相护、同舟共济、笃诚守信、言出必行,开放包容、豁达大度等等,当然不止这些,还有待于进一步发掘、浓缩、升华。一代代潮汕先民,正是依靠红头船精神,在举目无亲的异邦土地上顽强拼搏,就像充满生命力的榕树种子,即使落在石缝里、土墙上,都能生根发芽,长成枝繁叶茂的大树,许多都成就了一番事业,涌现出大批出众的精英。事业有成后,他们胸怀实业报国之志,回到祖国家乡传播新的理念,引入先进技术,创造了近代汕头的辉煌。其中有:由客家先贤张榕轩、张跃轩集资创办的潮汕铁路,在中国近代史上开了民营铁路的先河。爱国华侨、实业家高绳之创办的织布厂、机器榨油厂、电灯公司、自来水公司和民用有线电话,为近代汕头民族工业的振兴作出重要贡献。陈慈黉家族则在汕头兴建400多座楼房,约占当时市区楼房总数的1/10,为今日汕头市区建设奠定了基础。从而,使近代汕头经济社会获得长足发展,已有怡和、太古等10多家轮船公司、招商局开业,还有英、德、美、法、俄等9国的远洋轮船进出汕头港,年进出口轮船的总吨位仅次于上海、广州。在商贸方面,汕头逐渐成为粤东、赣南、闽西南的区域性商业中心,与泰国、新加坡、柬埔寨、越南、印尼等国有贸易往来。市内拥有出入口、日用品、食品、绸布、酒楼、茶楼、旅馆等60多个行业、3000多家商号,国内商业网络延伸至宁波、上海、青岛、天津、大连等地,成为华南仅次于广州的第二大商业城市,“商业之盛”仅次于上海、天津、大连、汉口、胶州、广州,居全国第7位。金融业也相当发达,光绪二十四年(1898),汕头埠首家商办银行——中国通商银行汕头分行问世,尔后又有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广东省银行及日商台湾银行在汕头设立分支机构,还有民间金融汇兑庄58家,收找业256家,侨批局55家,金融业也在广东省排行第3。

  20世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后,在红头船之乡的汕头迎来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次开放”,经国务院批准设置了经济特区。当时,汕头基础薄弱、经济落后,但建设者们继续发扬了红头船精神,坚韧不拔、迎难而上,克服了重重困难,用锄头、畚箕等原始工具,奏响了建设的“进行曲”;顶着“引进资本主义”、“办成资本主义范区”的压力,在一片沙丘地上绘出既新又美的“国画”——国家级经济特区。他们敢为人先,着力精简机构,提高工作效率;加强对各级领导干部的考核、监督,取消任职终身制;推行劳动合同制,打破“大锅饭”,并实行劳动保险制度;成立特区顾问委员会,成为特区建设的智库等,使改革开放头10年,全市兴办的“三资企业”达400多家,“三来一补”企业4600多家;全市工农业总产值、国民生产总值、财政收入和国民收入,与创办特区前的1978年相比,都翻了两番或近两番,在汕头城市发展史上写下了值得自豪的一页。这就是红头船再次发力的结果。

  21世纪的今日,中国正进入“二次开放”新的历史时期,由于我国经济体量的不断扩大,已由资本流入国转变为资本输出国。国内各地闻风而动,已有28个城市捷足先登,开出“中欧班列”,前往万里之外的汉堡、伦敦、马德里等地。作为经济特区的汕头理应不甘落后、急起直追,紧紧抓住难得的历史机遇。显然,汕头要面向世界,按照“平等互利、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原则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会遇到制度、政策、环境、习俗、信仰、语言等方面的差异所带来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要重振雄风、“东山再起”,更需要文化的强有力支撑,中共汕头市委坚持以跨世纪的红头船精神作为汕头的城市精神,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因为它既契合本市的实际,又顺应了时代的要求。历史已告诉我们,弘扬红头船精神不是“过去时”,而是“进行时”,不论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红头船精神都是汕头求进步、谋发展的内生动力。

  最后要补充的就是,有位作家说得好,城市精神“不是宏大叙事的行政精神,而是自下而上的市民精神”(《城市的精神》“推荐序”),因为市民是城市的主体,是城市精神的创造者与践行者,只有让他们广泛地参与城市精神的探讨、提炼与确立的全过程,才能使他们发自内心地认知,从而形成共同的追求和抱负,并自觉地付诸行动,最终才能使精神力量转化成物质力量。汕头重振雄风、再创辉煌就不会成为一纸空文。

作者: 
王炜中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7.16)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