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不朽记忆 抒写永恒精神——话剧《风雨侨批》观后

  八易其稿,磨剑两年的大戏终于亮相第十三届广东省艺术节,这是继话剧《大潮商魂》参加上一届广东艺术节并获奖后,由汕头市委宣传部支持指导、市文广新局组织实施、汕头话剧团和市艺术研究室创作(编剧:陈继平、赵曙光)的又一部力作。同样是潮商题材,只是这个潮商,是侨批行业的,剧目叫《风雨侨批》。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风雨侨批》的创作团队在创作生产中,深入地挖掘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和道德规范。同时,力求结合新时代的现实要求继承创新,展现传统文化的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

  在潮汕人历史记忆深处,有一个至为亲切且难以忘怀的词语叫“番批”,也即“侨批”。侨批,被视为华侨历史文化的“敦煌文书”,潮汕侨批史不仅是潮汕人在外拼搏的血泪史和开拓南海丝路的诚信发展史,也是中华民族在特殊历史背景下不可替代的记忆,也是广东诞生的首批被联合国认定的世界记忆遗产。

  作为一个地方题材的作品,《风雨侨批》有显而易见的地方色彩,开篇尤多:骑楼布景,一封封墨迹斑驳的侨批,这些那些侨批寄往之地,是澄邑程洋冈右寨内、潮安上莆都、汕头埠永平街等,侨户的代表人物叫“绞花嫂”,绞花与此地妇人不离手的小手工——通花有关,而行业志庆请戏,正是此地习俗,后来还有一个情节,走黑批运来的“违禁品”藏于戏班箱囊内。还有工夫茶之类,潮汕文化因素,随处可见。

  自有潮人出洋谋生之日,便有银信往来,早期多以口头契约为主,形成产业的最早侨批馆,有史可查为清道光九年(1829)设在汕头的有余庄批馆。话剧《风雨侨批》截取的是侨批业最为艰难困苦的沦陷时期,展现的是侨批商人坚守自救的职业精神。剧本重在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而又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今天的观众,领略到中华文化所展现出的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也就是说,它借的是侨批故事,写的是文化精神,它弘扬的是潮人的家国情怀,更有助于丰富古驿道文化内涵、提升民族文化自信。因题材独特、立意高远,话剧《风雨侨批》不仅被列入广东省2015~2017年戏剧创作生产重点选题规划,也被定为南粤古驿道文化之旅首部话剧。

  这部话剧呈现给观众的是一场视听盛宴。演员的倾情演出,舞美和灯光的完美结合,让观众耳目一新。形式上,更是首次尝试将潮剧融入话剧。话剧中的人物潮剧刀马旦穆桂英做串场人物进行旁诉,烘托气氛,加深情感表达,使得过渡更为紧凑。独特的侨批文化更是演绎得淋漓尽致:民间侨批传说、侨批暗号、平安批、侨批回执、土匪江湖规矩,尤其是批信书法,更是剧中亮点并贯串始终。

  内容上,该剧以高天德、高友信、高志勉三代人串成家族的脉络,形成时代的纵深感,着重点则在于高友信身上,他幼年送走因走黑批接济革命党而被砍头的父亲高天德,后来又白头人送黑发人,眼睁睁看着唯一的儿子高志勉死于日本人之手。剧中交织着高友信与不同人的关系,织成一张民国时期汕头埠社会人情世态图,如他与行业中人、与批户、与侨民、与土匪过山风等等,其中最激烈的当属与驻汕日军司令吉田的关系,高友信对其是得罪不得、摆脱不能,最后高家家破人亡毁于吉田手中。不可谓不惨烈。

  写侨批题材,离不开诚信两字,剧本以一封“死批”为主线,以男主角的父亲遗言“命要丢,诚必守”为关键台词,不断强化,自然而然地引入不同场次,叙述了侨批商人高友信从不问政事,到被“裹挟”到现实中,为信誉不惜牺牲自我,展现的是侨批业自救与救人的殉道精神。然而,作者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写“诚信”这个层面上,而是以平视的角度,不去拔高人物,塑造高大全的人物形象,却让观众为之揪心,为之感动。对剧中人进行了灵魂的拷问,从中折射出人性至美至善的熠熠光芒。

  在铺排人物关系中,与高友信关系最深刻的,我觉得是侯三。侯三是个什么人?他这样总结自己:

  大清在我是把总,军阀我是营长,现在日本人来了,我是维持会会长。这叫适者生存。

  侯三是个左右逢源的人,他在乱世之中不断寻求依附,不惜做走狗。正如我们很难奔着英雄的目标去塑造某个人物,我们也很难把一个坏蛋的名头直接安给一个角色,这样造出来的人生硬,不可信。我以为,创作者写人的时候首先不要抱着是非的角度去给人物定调,而应该去关注并演示他们如何走到今天。高友信与侯三完全可以成为剧中对立又共存的一组人物关系,是全剧最深刻的一组关系,找准这组关系着墨,戏不会偏,实际上他们穿过清末、民国潮汕十三司令割据、日伪时期,一直纠葛。在高友信眼里,侯三就是个瘪三,虽然人模狗样,有时貌似强大;在侯三眼里,高天德是块肥肉,随时可以去啃一口,他只是听从主子的指挥,但他并不希望高家的批馆倒了,趋炎附势,依傍强者从而也获得特权,是他的生存法则。

  正如作者在创作谈中说到的,高友信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英雄,那么,侯三从一开始也不想当个混蛋汉奸,时势所造,个人的选择,最终,他们成为不同的人。剧中并没有落入述写一个完整故事或善恶报应的窠臼,而是把人物写复杂化,又腾出篇幅,演绎出这两个人物“掏心掏肺”的对话,碰撞与感悟,悲凉与得意,把不同人物的心理轨迹,推向观众,让观众去自我评定。无形中,也把丰满的人物形象凸现在舞台上。

  据悉,这个剧在每次演出后,都在不断地修改,删去与主线关系不大的桥段,增加完善人物的细节,让过渡更加顺畅和干净。好作品是磨出来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国家一级编剧、被誉为“中国编剧三驾马车”之一的郭启宏观后,评价该剧是“潮汕原创话剧历史上最好的作品。”广东省政协常委、省政府参事室参事林伦伦则在观后赋诗一首:“风雨番批路迢迢,惊心动魄南海潮;拼将热血铸诚信,爱国爱乡赞华侨。”

作者: 
梁卫群
来源: 
汕头日报(2017.11.26)
浏览次数: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