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中“潮州”意何在

潮州韩文公祠

韩愈贬谪潮州,政绩卓著,潮州因之山水俱姓韩

  隋文帝开皇十年,全国撤郡设州,因所在地义安郡临南海,取“潮水往复之意”,首命名“潮州”。152年后,潮州又改名潮阳郡。因此,后人或称潮州为潮阳。

  潮州,在中国文化史上始有名声与韩愈的《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诗有关,因其崇高名望,中国的诗词文化中居然衍生出一个“潮州”的意象,自唐宋以来,将“潮州”、“潮阳” 及其别称“海阳”、“揭阳”直接嵌入句子中的诗词作品有七十几首,此外,内容不直接涉及地名但标题有涉及的,则至少还有六十几首。

  诗中“潮州”意何在?

  瘴疠生处险远之地也。

  来看韩愈的《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韩愈为国事死都不怕,却对潮州的瘴疠充满恐惧。

  瘴疠,何许物也?《隋志》中载:“岭南二十余郡,地势低湿,暑热,湿气交蒸,疫疠为害,向被称为瘴疠之区。”《潮汕府志》也说:“唐宋以前,山川之间多瘴疠,被视作贬谪的区域。”“瘴疠”,实是疟疾。唐宋年代,民众限于认知及医疗水平,恶疫的传染源无法根除,故瘴疠一直蔓延流行,随时有可能传染致死,无怪乎韩愈谈“瘴”色变。

  韩愈一路南行,其《题临泷寺》诗中这样写:不觉离家已五千,仍将衰病入泷船。潮阳未到吾能说,海气昏昏水拍天。

  距离潮州还有三千里路,但韩愈却已强烈感受到潮州恶劣可怕的自然环境。他情不自禁问泷吏:“潮州尚几里。行当何时到,土风复何似?”答:“下此三千里,有州始名潮。恶溪瘴毒聚,雷电常汹汹。鳄鱼大于船,牙眼怖杀侬。”故此,陆游笑道:“常笑潮阳守,南征畏下泷。”

  临泷,唐县名,今广东乐昌县,与潮州同属岭南,人们都如此评说潮州,潮州确实令人恐惧。

  时至北宋,潮州依然可怕。北宋名臣陈尧佐被贬至潮州任通判,其《寄题漳浦县斋》诗云:“漳浦从来瘴疠深,潮阳南去更难禁。”两相比较,潮阳之瘴疠更可畏。

  潮阳,不只瘴疠,还有飓风,曹勋云:“五年相别改形容,又向潮阳识飓风。”更是凶蛟恶鳄的大本营,方凤在《韩愈关雪》写道:“披忠谏婴直逆鳞,远贬潮阳蛟鳄窟。”

  同朝诗人林亦之的诗句“海阳天外已伤怀”表明:潮州,何止省尾国角,乃是天外天!

  韩文公高风亮节之代称也。

  韩愈这个文化巨头贬谪潮州,政绩卓著,山水俱姓韩,潮州,就成为韩文公高风亮节之代称。

  韩愈身后不久,王建写《送迁客》一诗对朋友进行劝慰:“万里潮州一逐臣,悠悠青草海边春。天涯莫道无回日,上岭还逢向北人。”

  北宋李师中在诗中慨叹同情:“应怜孤宦潮阳守,憔悴无人与上闻。”

  苏轼更是借用典故赞颂韩愈:“潮阳太守南迁归,喜见石廪堆祝融。”传说要是圣贤来游,衡山上的云雾才开。其实,韩愈其时尚未被贬到潮州,而是在任阳山令时遇大赦由郴州赴江陵府任法曹参军,途中游衡山时写下这首诗的。但苏轼偏用“潮阳太守”来称呼他,可见韩愈在潮州的业绩确实有口皆碑。

  苏辙曾在诗中借自己的惰散,表达对韩愈功绩的崇敬:“疏慵愧韩子,文字化潮州。”

  名臣刘宰也认为韩愈出任潮阳守,“高风万世为美谈”!

  韩愈之高风亮节,可用元好问“江山万古潮阳笔,合在元龙百尺楼”诗句作结。

  海滨邹鲁文化昌盛之地也。

  韩愈是以“待罪之身”贬至潮州,在短短的八个月中,驱鳄害、劝农桑、释放奴婢、兴学育才,潮州从此走向文明,竟成海滨邹鲁之地。首提及“海滨邹鲁”这个文化概念的是北宋陈尧佐,他在《送王生及第归潮阳》一诗中云:“休嗟城邑住天荒,已是仙枝耀故乡。从此方舆载人物,海滨邹鲁是潮阳”。陈尧佐意犹未尽,他在《送潮阳李孜主簿》再赋:“潮阳山水东南奇,鱼盐城郭民熙熙。当时为撰元圣碑,而今风俗邹鲁为。”

  山水奇,鱼盐足,人口稠,风俗淳,确实是邹鲁范。

  北宋郑侠有诗云:“揭阳繁富州,钟子处城闬。怡然保清操,不与世俗换。豪家富廪庾,鼠雀嫌陈烂。”郑侠其时迁谪泉州,泉州离揭阳并不遥远,他笔下的潮州郡揭阳邑商业文化状况是真实可信的。

  自宋室南迁之后,这里得到很好的开发,经济不断发展。过去毒雾瘴气,日夕发作,而现在,诗人杨万里在《揭阳道中》赞:“地平如掌树成行,野有邮亭浦有梁。旧日潮州底处所,如今风物冠南方。”

  南宋初另一位诗人王安中在《潮阳道中》诗中道:“火轮升处路初分,雷鼓翻潮脚下闻,万灶晨烟熬白雪,一川秋穗刈黄云,岭茅已远无烟瘴,溪鳄方逃畏旧文,此若有田能借客,康成终欲老耕耘。”以上这两首诗,是南宋时潮州滨海平原景物的写照。

  南宋时任潮州知州的徐璋在一次宴请潮州郡举子的酒席上赋诗:“揭阳多士天下都,声名籍籍南海隅。”潮州,文化越来越发达,在科举考试上中举的人数越来越多。

  潮州郡,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人文景观丰富,民间有“到广不到潮,白白走一遭”的俗谚。

  潮州,南宋诗人李曾伯赞“潮人百世称名州”!

作者: 
陈群歆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1.08)
浏览次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