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十年繁花似锦 精品迭出声名远播

《潮剧历史图片集萃(1956—1965)——金色十年》封面

曹禺题辞

  在广东潮剧院出版的《潮剧历史图片集萃(1956—1965)——金色十年》一书中,封面四个烫金大字“金色十年”字体厚重,隽秀大气,是时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著名剧作家曹禺先生题写的,这幅书作十分珍贵,也是曹禺第二次给潮剧的书作。此前,为纪念广东潮剧院建立30周年,1984年,筹办机构向有关领导和海内外与潮剧有过交集的专家名流发出邀请,请他们届时出席指导。过了不久就陆续收到受邀者寄来的贺信或书画作品。其中就有一幅曹禺先生的题辞,全文是“一曲难歌是精神而潮剧得之 广东潮剧院三十周年纪念 曹禺八五春节”。在全国360多个戏曲剧种中,潮剧属于地方小剧种,能得到戏剧大师这样的赞许,说明潮剧以至潮汕文化已给他留下美好的印象,因此概然应允,再次为潮剧作书。曾发表过《雷雨》《日出》《原野》等大作的曹禺是中国现代杰出的戏剧家,一代大家因何与潮剧结缘?记者走访了潮剧著名剧作家沈湘渠老师。

  参加重大演出获党和国家领导人赞赏

  翻开以曹禺题写“金色十年”四字为书封的《潮剧历史图片集萃(1956—1965)——金色十年》一书,第一页就是1957年5月,广东潮剧团在北京怀仁堂演出结束后,毛泽东主席、刘少奇委员长、周恩来总理上台接见全体演员。照片中是毛主席和《扫窗会》演员姚璇秋、翁銮金留影的历史一瞬。书中每一帧照片都述说着历历往事,谈及潮剧的“金色十年”,沈老师感慨良多:“那是1956年至1965年,这段时间是潮剧发展史上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重要历史阶段。也是潮剧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高峰期,是潮剧繁花似锦的十年时光。”

  在这十年,潮剧曾经有几次前所未有的重大演出和艺术交流,博得党和国家领导人、文化艺术界专家名流,以及海内外广大观众的一致赞赏,获得殊荣。1957年4月,广东潮剧团参加由广东省组织的潮、琼、汉三剧种赴京汇报演出,首次晋京演出;1958年4月间,广东潮剧团奉调赴穗,参加招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演出;1959年10月,广东潮剧院一团(广东潮剧院成立后,广东潮剧团更名一团)再度晋京,为建国十周年庆典作献礼演出;1960年5月,广东潮剧团应邀赴香港演出,是继1957年中国民间艺术团之后,又一个在香港演出的艺术团体;1960年,广东潮剧院一团受国家派遣,以“中国潮剧团”名义访问柬埔寨王国;1962年后,广东潮剧院征集到1000多个剧本汇编成《潮剧剧目纲要》。一系列的大动作在中国剧坛产生影响,引来戏剧界专家学者的关注,1962年春,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下,我国著名作家、戏剧家老舍、曹禺、阳翰笙等多人应邀到潮汕,在汕头、普宁、澄海和潮州等地,观看了多个潮剧表演团体的精彩演出,给作家和戏剧家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二十几个职业剧团活跃城乡文化生活

  这十年间,二十几个职业剧团在粤东和闽西南的剧场巡回演出,为城乡的文化生活建立了稳定的供需关系——观众有戏可看,剧团有足够的经济收益。此外,活跃在各个地方的业余剧团,既填补了专业剧团无法满足的演出需求,还不断为专业剧团输送人才。舞台遍布城乡,除中心城市和县城外,每个乡镇(那个时候称为公社)都有一座有顶盖的大型剧场,可以满足群众观剧的热切愿望,让潮剧的演出风雨无阻。

  为了增强艺术交流,促进潮剧的发展,除派出潮剧代表团参加广东省组织的汇演外,汕头地区先后组织了规模不同的戏曲汇演、丑戏汇演、旦戏观摩演出、现代戏汇演,让各个表演团体有机会互相观摩、互相学习,提高艺术水平。在潮剧研究工作者的努力下,《潮剧音乐》《潮剧曲谱扫窗会》《潮剧剧目纲要》《潮丑表演艺术》等专著相继出版发行。

  剧作家领导参与写戏精品迭出

  与此同时,每个剧团都有编剧。这些剧作家大部分是受政府派遣进入剧团扫盲的文化教员,是在与艺人相处中学懂戏理而走上写作道路的。他们的参与提高了潮剧剧本文学的品位。创作、整理、改编、移植,古装戏、现代戏、新编历史剧,一出出新剧目皆出自这个作家群笔下。县长写戏、市长写戏、专员写戏、部长写戏更成为美谈。

  时任汕头市副市长张华云喜爱潮剧,应邀执笔参加《苏六娘》剧本的整理,《剧本》月刊发表的第一个潮剧剧本就是《苏六娘》;时任汕头行署副专员余锡渠自编自导节目,以潮剧的形式宣传革命,接连创作了《龙舌涵》《滨海风潮》等五部现代戏,群众称为“专员戏”;时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吴南生一向关心潮剧的改革与发展,对剧本的创作、修改更是花了不少心血,直接参加多部剧作的创作、整理或改编。如《辞郎洲》《续荔镜记》《井边会》《金福戏鬼》《梅英表花》和现代戏《松柏长青》《万山红》等,其中大部分已成为保留剧目。有同侪笑他公务已够忙的了,还讨来个额外负担穷操心,何苦!自此,“何苦”成为他在剧作上署的笔名。担任广东省委书记后,他依然关心潮剧事业,组织力量编辑出版在戏曲史上具有文献意义的《明本潮州戏文五种》,并亲撰序言。

  潮剧百花园创作一派繁荣景象

  “作为一个地方戏曲剧种,能够两度晋京汇报,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临观看和赞赏,这在潮剧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有次宴会,周总理还对身边的姚璇秋询问剧目保留情况,一位泱泱大国的总理日理万机,具体垂询一个地方剧种的状况,怎不教从艺人员竭尽全力为事业奋斗!”回首往事,沈老师万分感慨地说。

  当时,在精英荟萃、行当齐整的优势下,潮剧艺术家们还通过各种途径向京剧大师梅兰芳、著名戏剧家田汉、著名作家老舍、戏剧家曹禺、电影艺术家蔡楚生、戏剧家欧阳予倩、京剧名家盖叫天、正字戏陈宝寿先生、电影艺术家孙道临、著名粤剧演员红线女等诸多泰斗及名家学习,汲取艺术营养,广采姐妹剧种之花,酿制潮剧事业之蜜。

  在潮剧500多年的发展历史上,十年只是一个短短的片段,但历史的洪流在一瞬间把潮剧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为所有潮剧团体积攒下一笔不可低估的艺术财富。在1992年《金色十年》编辑小组编印画册时,就用上了曹禺写的“金色十年”四个大字为书封。

作者: 
陈文惠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1.06)
浏览次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