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埠老报馆》:堪称清末及民国报业出版大全

  2016年8月,曾旭波著作《汕头埠老报馆》出版,书中资料之丰富,考证之翔实,论述之专业,足以见其用功之深勤,成就了这部全面、准确介绍汕头老报馆的著作。

  以往,论述汕头报业史的文章只见于报端和刊物中个篇论文,以系统研究著书出版的曾旭波是第一位。《汕头埠老报馆》分三章:第一章,清末及民国汕头埠报业概况。阐述汕头埠报业的兴起,论述了清末及民国汕头埠报业的三个特点:受穗、港、沪报业影响,以方言入报;宣传辛亥革命和民主革命的阵地;具有华侨文化、商埠文化及地方文化特色。第二章,清末汕头埠报业。考证《鮀江辑译局日报》、《岭东日报》的出版时间和论述这时期出版的第一份潮语白话报纸《潮州白话报》等。第三章,民国汕头埠报业。对这时期出版的60多种报纸做逐一的资料挖掘。

  曾旭波曾在汕头图书馆从事潮汕文献开发、服务与研究工作,熟通潮汕文献史料。其撰写的《汕头埠老报馆》考证翔实且具有深厚的专业功底。例如在第二章“清末汕头埠报业”部分,作者考证汕头埠第一份报纸应为《鮀江辑译局日报》1902年3月22日出版。曾旭波这样论述:笔者见到的《鮀江辑译局日报》,出版日期是“大清光绪二十八年四月十九日(西历一千九百零二年五月廿六日礼拜一)”,报纸流水编号是“日报第56号”。“56号”即是已经出报56期,日报每天出版,56期就是56天。若以1902年5月26日第56期反推,不算休息日停报,即是1902年4月1日为第一期。但笔者注意到报纸正面右边纸印有一行字“昨日寒暑针 晨八十四度 午八十六度 酉八十三度 虚房星昴日停”字样。“虚、房、星、昴”是中国传统历法中的二十八宿中的四个宿名,“虚房星昴日停”的意思就是每逢“虚日”“房日”“星日”和“昴日”停出报纸一天。……1860年后,西风东渐,基督教传教士不仅把“洋教”传到中国各地,也把礼拜日休息的习惯传到中国……但是为了避免效法西教、“以夷变夏”之嫌,于是遂依据中国传统天文历法中的二十八宿值日法,以虚、房、星、昴四日对应西人每月的四个礼拜天,而将礼拜称为“星期”。……故此,《鮀江辑译局日报》的出版周期可以确定为每周出版六期,逢星期日停报一天。故以1902年5月26日第56期反推,则第一期是1902年3月22日。

  从这段论述中可以看到作者具有深厚的历史知识和专业知识,深挖探幽,用功甚勤,考证翔实。同样,作者还对文史界一直以来对《岭东日报》出版时间说法不一进行深挖,考证出《岭东日报》第一期应是1902年5月3日发行。这样,《鮀江辑译局日报》第一期发行时间为1902年3月22日,比《岭东日报》第一期早40多天。类似这样的前人所未发的考证,全书甚多。

  《汕头埠老报馆》不仅考证详实,而且资料丰富,弥足珍贵。例如第三章“民国汕头埠报业”,收录了60多种目前能见到的汕头埠老报纸,这部分报纸均收藏于汕头图书馆,是一座丰富的文献宝库。曾旭波对每种报纸进行详尽论述,例如:最有特色的《汕头各日报联合版》,是从1949年6月~9月仅出版了四个月。因为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迫于当时国民党当局舆论控制,汕头十几家报纸联合办报。如今,这份报纸保存下来的只剩几期。《岭东民国日报》作为国民党岭东地区的党报,是汕头埠办报时间最长、影响最广的报纸,这份报纸现今馆藏数量相当可观。另外,书中还论述了汕头埠老报上的副刊、特刊和增刊。略举副刊刊名和时政作用,甚为珍贵。

  弥足珍贵的还有“附录”部分。附录一:《汕头埠清末及民国报纸出版情况一览表》,收录了192种老报纸出版信息,包括:报纸名称、创办时间、创办人、主笔、出版频率、规格、版数、报社地址等,堪称汕头埠清末及民国报业出版大全;附录二:《方志》目录,整理出《岭东民国日报》和《大光报》刊《方志》栏目的文章题名及作者,总计102期。包括饶宗颐、温丹铭、林德候、翁辉东等多位潮汕名家的论述,是研究潮汕方志的珍贵史料。正如林伦伦先生在该书序言中所述:“就我熟悉的方言和民俗研究领域来说,这些旧报纸就是可供研究的丰富的资料,是一座矿藏丰富的宝山”。

  当前,汕头市正在推进老市区小公园等文物建筑的活化保育工作,《汕头埠老报馆》的出版,即是对珍贵历史文献保护的贡献,也是创新的开发和利用文献史料,为汕头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和合理利用提供保障。

作者: 
王缨缨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1.05)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