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贤回报”的历史记忆

  看这个标题,读者也许明白这要说的是过去的事。

  和现在不同,过去的“乡贤”都是指那些得了科举功名,而且出仕而有一定政绩,可以为家乡的面子增添光彩的,商人和企业家是不列入的。这只要看看县志乡贤祠所奉祀的那些名字,就可以清楚。

  乡贤由家乡哺育培养,而后才有做官赚钱的本事和机会,在其获得这些资源,告老还乡之后,把这些所得用来家乡扶贫济困,办学建校,修桥造路,乃至穿针引线,助力经济建设,这就是“乡贤回报”。在过去,这被视为美德之一,地方志在为其立传时,都要特别提到的。

  有关宋朝乡贤回报的事迹,旧志记载较少,而元朝,黄点建仙桥则就有了特别的详述。黄点是元朝揭阳唯一的进士,其建仙桥横跨仙桥河,不但方便了当时群众的往来,甚至使一个政区的名称,由官溪而改仙桥,这就可以看到它的影响力之大。

  和元朝相比,明清揭阳乡贤回报的事例当然更多了,事迹也更丰富,意义更为深远。

  明之杨惟执(今登岗人),清之郑其崇(今之地都人),致仕(退休)后,分别“置义庄以赡族之贫者”,“恤贫乏”和“修祖祠,增祭业”,清之郑大进(今玉滘人)倡建梅岗书院,明之吴继桥(今曲溪人)讲乡约,“议保乡善俗事宜”,清之许登庸主持榕城书院,并“济贫乏”,孙奋扬(今京冈人)“筑堤修堰,周急平争,桑梓赖之”等等。

  在古代,乡村的集体力量很小,基础设施落后,人民生活贫困,教育事业式微,所以亟需通过外援来解决。在当时的体制下,国家鞭长莫及,地方官府没有专项资金,唯一可以助力的,就是乡贤了。因为他们的俸禄,相对于当时的普通民众,毕竟属于高收入,多少有点余资,如果愿意捐输,往往就可解决一些工程项目。至于以智力提高村众、族众的文化素养,平息纷争,建构善俗,愈是没有其他力量所可替代。所以,通过乡贤来促进家乡建设,缓和社会矛盾,在很长一段历史时间,都显得特别重要。

  新旧社会,天壤之别。但是毕竟历史的发展,是有其连续性的,今日乡村的各项建设,对于乡贤(现包括有能力的企业家等人物了)回报,仍有需要。所以,了解古代乡贤的回报事迹,从中得到某些借鉴,把历史记忆转化为现实行为,并非没有意义。

  故作此文以为倡议。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7.11.04)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