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街道名字趣谈

榕城柴街。 涂英鹏  摄

  城市的规划建设是一个城市生命之魂,而城市构成的元素是街道。街道命名是一个城市文化的保护与延续,街道名称大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名称延续了历史,让今人从一条条街的名字中领略了城市的历史文脉。城市有了街名就便于城市的管理、便于市民在串亲访友、出门办事找到准确的地点。

  古城榕城置县之初,城市建设依 “城依水在,水绕城流”展开,河网交错、池塘满地是古榕城水乡特色。街道的名字的由来与河流的名称一脉相承,让街道伴着那长长的流水记忆在人们心里,成为城市的绝唱。位于马山滘的街名叫马山滘街,位于南滘的街叫南滘街,位于沟仔墘的叫沟仔墘街、杉浮溪街、口溪街、后畔溪街,更有以池命名的街巷,郑厝池巷、陈厝池巷、邱厝池巷、暗桥池巷、下池巷、莲角池巷、蔡厝池巷等,可见先人命名以河流为街以池塘为巷,让人泾渭分明、记忆深、易上口、地理明、容易找。

  随着城市的发展,城里街道,大户旺族的姓氏成了街巷的名字,通常配以所处位置而命名,像:北门的埔上李街,东门的赵厝巷、孙厝围,西门的郑厝新巷、郑厝东巷、郑厝西巷、郑厝大巷,可见郑姓是大族。还有谢厝巷、彭厝巷、杨厝内等,这些以姓氏命名的街巷集中记载着古城姓氏的由来与族人生殖繁衍,以大户旺族姓氏命名的街巷遍布古城的大街小巷,让城里人易找好记,方便来往。

  人口的增加,经济繁荣,城市不断发展,商品集散地的形成,自然形成集市,由此产生许多专业街;城里的街道出现许多是用专业街来命名的。像显誉潮汕的打铜街、卖草的草街、卖布的布街、卖柴的柴街、卖水果的青果街,还有做油纸雨伞相对集中的雨伞街、做木屐为主的钉屐街。黄麻布街是黄麻商品集散地,古时黄麻是织布的主要原料,谁家要织布,就到此处买黄麻,还有猪仔圩街等。这些街道的命名,早存在群众的口里,一旦形成街名,让人一目了然。国外有一报道,有个城市为了在公园修路,设计单位不做规划,让人们随意行走,最后根据人们所走的路径进行铺设路基,这种体现尊重民情的做法值得当政者的借鉴。正像鲁迅先生说的:地上本来就没有路,人走多了就成了路。

  街道的名字,记载着历史,因而一个城市的知名人士或知名的景点,许多用来作为街道的名称,榕城的街道名称也有此情况,像古城八景之一“鳌桥垂钓”,桥边的街叫吊桥外街,桥旁边的巷叫吊桥边巷,建于明正德十五年的榕西大关桥是榕城最大最古老的石板桥,桥旁的街道叫关桥围。建于明朝位于北门外的武爷宫前的街道叫武爷前直街,横的叫武爷横街。在北环城路一段路因是火船头所在地,叫火船头街。在中路至原揭阳县县府前一段路因古时是考院,因而叫考院前街。位于中山路至观音仔街一段路因是城隍庙所在,因而叫城隍前路。更有以人名或铺号命名的街道像西门洪胜美,南门黄耀泰、林捷兴巷,西门的黄万隆等,这些街道因命名准确、方位明了,百年来记在群众心中,印象特深。

  街道的名字是一个城市画龙点睛之笔,街道有了名称,才是真正的诞生。此街道发生的所有文化或历史事件承载在名称中,街道的名称记载着过去、现在与未来,是社会浓缩的归宿。街道的名称还承受着群众的认同感,只有认同了才有亲和感,名字才会记在群众的心里,城市才有生命力。因此,街道的命名必须尊重历史,要有城市自己的特点,千万不能把群众早已熟悉的街道名称七改八改,让积淀在街道的文化历史随着名称改变而割断。假如这样,城市一条路一条街建十年二十年,群众还不知叫什么,在哪里。这样的城市管理乱,市民出行定不方便,城市的名牌定不亮丽。

  要珍惜历史的赐予,研究历史的发展,让水乡街道的名称永葆生命力,让水城的建设有自己的特色,有独特魅力。让街道的名称成为城市点睛之笔。

标签: 
作者: 
孙锐卿
来源: 
揭阳日报(2017.11.04)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