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太顿丘氏墓的奥秘

  普宁市广太镇交南村牛母池山西坡间,当地村民掘土时曾发现一砖石双室墓,结合附近的一处墓记石刻,断为宋墓。见载于1986年编印的《普宁县文物志》。

  重要的是刻于巨石上“竖写四行二十八字”的墓记。文物志没有过多的考辨,只是指出“既是该墓墓记,又是一处有明确纪年的石刻”而已。这当然是不够的。有必要作些梳理。

  必须打通文义:它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于是先从方便排版出发,把竖写四行二十八个字改为横式如下:宋嘉定三年庚午

  贰月壬午日丙时

  葬顿丘氏于金坈

  县君堂名山谨记

  根据我的理解,这二十八字应这样句读:“宋嘉定三年庚午贰月壬午日丙时,葬顿丘氏于金坈县君堂名山。谨记。”

  必须“解读”的是“顿丘氏”“金坈”、“县君堂”几个词。

  “顿丘氏”,根据南蛮族《过山榜》的记载,是盘瓠的后代汤喾赐给外孙子、外孙女十三姓之一。也就是盘瓠——盘古的血缘后裔。

  “金坈”,“坈”音为rǒng,义与坑同。指凹陷之地。

  “县君堂”,县君,宗女、命妇的封号。宋代封朝官之母或正室为县君(常规是四、五品以上品秩),庶子、少卿监、司业、郎中、享府少尹、赤县令等官之妻也同。堂,府第,娘家。

  依此直译:宋嘉定三年庚午二月壬午日丙时,埋葬盘氏后裔顿丘氏在金坈县君堂这个有名的山丘。特此作记。

  这就是说,现在的交南牛母池山,在南宋称金坈,那里是属于顿丘氏县君母家的有名的墓地。

  在南宋,潮州妇女以丈夫居官品秩达到规定而被诰封为县君的比比皆是。值得特别关注的是,这位葬金坈的命妇,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少数民族,而金坈即广太一带,为少数民族地区。这才是重要的信息。

  顿丘氏的出现,印证了最少今广太一带有着盘氏一支,即瑶族一支的存在,因为顿丘氏是汤盘之先祖汤喾赐给其外孙、外孙女史称“汤厝十三姓”的十三姓之一,反映着其与瑶族盘氏(也即神话中盘古后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只见文献记载。而顿丘氏在现实中出现,并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则几乎全国仅此一例。这对瑶族的迁徙,对盘古信仰区域的分布,都有较高的实证价值。

  在榕江中游的丘陵地区,一直有着盘古文化的遗存(庙宇、传说等),过去有人认为可能跟江西赣州客家人的南迁所携有关,但从南宋就已存在的这处顿丘氏遗址看,则隐示了在客家入揭之前盘古信仰已经存在。如客家人携此信仰而来,则揭阳的盘古信仰为这原生和外来的两种生态的合流。这需要继续深入的研讨。

  《述异记》称“南海有盘古氏墓,亘三百余里,俗云后人追葬盘古之魂也。”今有学者论证,“古南海就在今珠江三角洲”,“花县一带自古就是南海中瑶人的根据地”,所以“炉山盘古王神坛‘葬’的正是‘盘古之魂’”。而花县(今花都市)狮岭不见盘古的内亲外戚,从血缘关系看莫若广太顿丘氏之亲近。“葬盘古之魂,舍狮岭其谁?”,那么,“金坈县君堂名山”不是更有资格?

  这是继虎头埔新石器时代窑群址的发现之后,广太为嗜古者提供的一个新话题。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7.11.15)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