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贤趣联意味长——潮汕联话

  从宋喜公题关帝庙联说起

  三国关云长,自明清帝皇大力推崇,死后一派好运,官爵一升再升,敕封“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生前为人臣,死后却称帝,确实很有趣。从忠义到“大义参天”到“神威丕显”,这是国人集体意识的确认。于是“有井水处”即有关庙,自然,庙楹联也就多起来。

  揭阳宋兆禴(1600~1642),字尔孚,号喜公,明崇祯元年(1628)与同郡郭之奇、黄奇遇、辜朝荐、李士淳、梁应龙、杨任斯、陈所献等同中进士,世称“潮州戊辰八俊”。历任江西广昌县、仁和县(今杭县)令,有政声。以清廉耿直未能迎上司之意,罢职归家,与弟以诗文自娱。著有《学言馀草》《旧耕堂存草》,时论谓其诗以才学兼胜。据《西湖梦寻》载,宋于崇祯十六年(1643)在仁和令,为杭州西湖关帝庙题写一联,曰:

  从真英雄起家,直参圣贤之位;

  是大将军得度,再现帝王之身。

  说的就是从人臣到称帝的过程。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一说:“关帝庙联最多,世人皆习用《三国演义》语,殊不雅驯。有集《四书》句者,云:‘知我者其惟《春秋》乎?乃所愿则学孔子也。’最著于时。语似正大,不知帝之好读《春秋》,正史亦无明文,惟裴松之引《江表传》云:‘公好《左氏传》,讽诵略皆上口。’而已。‘学孔子’语亦泛而无当,不得谓之佳联。”

  宋联虽不那么出色,但未陷入“殊不雅驯”。吾乡揭阳有关庙二座,一在城北,一在城西,乡人称为北关和西关,北关是明嘉靖间邑推官林维翰创建(清刘业勤《关帝庙重建碑记》),庙门联为:

  师卧龙,友子龙,龙师龙友;

  弟翼德,兄玄德,德弟德兄。

  此联为汪继之题安徽祁门关帝庙(原联为:兄玄德弟翼德德兄德弟;友子龙师卧龙龙友龙师。)。梁章钜说:“‘兄玄德,弟翼德’近于演义,陈寿《志》虽有‘义同兄弟’之语,并非孰兄孰弟主名。”庙柱联为:

  秉烛岂避嫌,斯夜一心在汉室;

  华容非报德,此时两眼已无曹。

  以上两联在各地关庙不少,只是个别字眼不同而已。柱联远胜于庙门联,特别是“岂”“非”二字用得最好。甘肃兰州关帝庙建于元代,有鲍宗儒所撰联:

  秉烛岂因嫌,此夜心中忆汉;

  释奸非报德,当日眼底无曹。

  揭阳联或在此略修改。西关关庙,称“德胜庙”,因清顺治十三年清军在此击败闽军,故称。有联曰:

  赤心汉室三公业;

  义在春秋一卷中。

  联不错,但陷入梁章钜所说“习用《三国演义》语”。揭阳霖田都棉湖(今属揭西县)亦有关庙,乡人杨蟾桂(字芗霭)题柱联,为:

  志在春秋,与尼山并称夫子;

  才兼智勇,即诸葛亦仰将军。

  因谈及关庙而涉及。至于以集唐句联题关庙,较有新意者为:

  吴宫花草埋幽径;

  魏国山河半夕阳。

  上比李白《登金陵凤凰台》,下比李益《同崔邠登鹳雀楼诗》,浑然天成,不知集联者是谁?不过此联用于刘备或诸葛亮祠亦未尝不可。

  黄奇遇味书处嵌字联

  黄奇遇(1599~1666),字亨臣,号平斋,自署绿园居士。揭阳渔湖都广美乡人。为崇祯元年(1628) “潮州戊辰八俊”之一。南明永历帝时任礼部尚书。晚年告病乞归,纵情山水,吟咏自娱。揭阳县城以前有“味书处”书斋,自书门联:

  嚼出六经皆有味;

  读完二苑寻无书。

  六经,为儒家经典,即《诗经》《书经》(即《尚书》)《礼经》《易经》(即《周易》)《乐经》《春秋经》(即“春秋三传”《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二苑,晋代姑臧县的东苑城与西苑城,喻藏书处。惜书斋与门联今都佚。

作者: 
孙淑彦
来源: 
汕头日报(2017.10.30)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