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阳红头船蕴含丰富的内涵

  人们大都只知潮汕著名樟林古港有众多红头船,却不知潮阳曾有不少红头船,这些红头船集中在前溪的隆津港口。这里有元朝创建的赤产天后古庙,庙前立有近年来发现的5块清代禁示碑,其中乾隆四十九年(1784)五月立的《廉明县主毛(圻)太爷牌示》碑是应马恒顺、许发万、张万财、许承顺、林有财、李有财等64家商船户有关出海沉溺船工赔偿标准判决而立的。我们以最低估计,每家仅有一条船的话,当时隆津港口就有64条红头船。自雍正元年到这时已有六十一年,潮阳红头船发展已成规模了。其时每逢农历三月廿三日天后圣诞,每家红头船主来天后庙前摆一红桌祭拜,把庙前场地都摆满了,那些放钓鱼船、载沙船的不得不到大围摆桌祭拜,为此重塑一天后圣母像到大围供祭祀,人称食桌妈,今食桌妈塑像仍供奉在赤产天后古庙里。由此也可见当年红头船之多了。

  那末这些红头船所载是何物呢?碑文有记:“地居滨海,所有山海出产货物皆由船只装各省出售”。因为隆津是练江出海港口,练江两岸及附近所出产东西都由舶船运来港口集中,清朝潮阳县令李文藻《劝农》诗曰:“岁岁相因是蔗田,灵山西下赤寮边。到冬装向苏州卖,定有冰糖一百船”,诗说的是载冰糖。已故的文史工作者郑白涛则说其家乡沙陇有商家专收购番薯粉由红头船载往上海苏杭供纱布厂浆纱而发财。

  隆津港口的红头船精神,有丰富内涵。首是开拓进取精神。碑文记“往来江浙闽粤诸省,水远天遥,归期无定”。这些船只拼搏奋斗,在海上丝绸之路,在诸省港口往返运输,归途也载外地其他产品来隆津港囗通过舶船载入练江两岸向內地发售,故俗语有“苏州货,一年来一过”。隆津港口众多的红头船,记载着潮阳海上商运的辉煌。红头船促进潮阳经济对外交流,活跃城乡商品经济,对人们生产生活起一定作用。

  隆津港口红头船,有拼搏奋斗不怕牺牲精神。在这碑文里记:“倘船上舵工水手人等,在洋不测,皆由命耶!务秉天良照伊议领斋祭银六两。至人船两失,是由天灾。”从中看出从事商运的红头船随时准备牺牲,而红头船主必须随时为天灾付出代价。

  隆津港口红头船,还富有抗争精神。他们运用法律手段,与损害红头船利益作斗争。港口旧址立有清乾隆五十四年之《广东布政使司许宪批发府宪严禁牌示》碑记,据船主姚长兴、生员马恒顺等多人告状称:“潮有二港前溪后溪海门达濠凡造商渔船只遵例编号印烙后缴纳一定银两,并无重烙陋规,年换牌照仅用铜钱三百三十文。自林金允更勒商船烙金益每只银五圆,钱四百。换牌照关卡五圆、钱五百,渔船不无。”此案层层申告,后由广东布政司作出判决:“筋提魏启等到案,因魏启病故无从深究,将肖泰来、林俊、林钦各予以杖责,林金允均惩不法”,严令“仍若需索,按律治罪,决不宽贷”。红头船主终于取得胜利。

  即使是军人侵犯利益,红头船主也敢向军门告发。古庙前乾隆五十九年十二月立的《广东提督军门路大人严禁牌示》碑记载,海门炮台汛弁兵借挂号出口起例增勒银钱,继勒花边数元而潮营效尤,引起魏林万等四十余船户上诉,经调査之后军门作出处理:“将陈遂革职枷号三月,另有弁兵四名即日沿海枷号示众”,“日后不敢借端需索”。

  今天在两个文明建设中,昔日红头船在海上丝绸之路拼搏奋斗,其丰富的精神内涵,我们要继续发扬光大。

作者: 
陈创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8.27)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