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镜头记录汕头解放大事件

汕头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 (陆山海 摄)

电信工人在电信局门口贴出迎接解放宣传画 (陆山海 摄)

韩志光拍摄的解放军抵汕时行列(韩荣华 供)

盖有“勾践”钢印的照片(林黎南 供)

价仁相馆拍摄的贫民工艺院

  近日,收到汕头市图书馆副馆长林黎南先生发来的几张汕头老照片。照片是林馆长一位朋友家藏,林馆长知道我喜欢研究老照片,特地发送给我收藏。

  这几张照片主要是民众欢迎解放军的场景,不过从照片中景物看,无法了解具体拍摄地点,倒是照片中盖有“勾践”二字的钢印引起笔者的关注。汕头价仁相馆老板张价仁的大公子就名“勾践”,这些照片会不会是张勾践所摄呢?

  在1948年出版的《汕头市政概况》中,刊登有不少价仁相馆拍摄的汕头风景照片,上面均有价仁相馆的钢印,特别是贫民工艺院的照片,“价仁”钢印非常明显,与“勾践”钢印比对,发现两印外框大小、形式、弧度几乎一样,由此估计,此“勾践”即是价仁的大公子。

  汕头解放是潮汕近代大事件,不少摄影师均在此期间拍摄有照片传世。如1949年10月24日早上,汕头第一面五星红旗在小公园亭升起,在电信局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陆山海就用自制的相机拍摄了汕头第一面五星红旗、电信工人在电信局门口贴出迎接解放宣传画等系列照片

  解放军抵汕时,汕头马路上有不少夹道欢迎的群众,人们手执彩旗,敲锣打鼓,燃炮欢呼,盛况空前。星华日报的工作人员也同样上街欢迎,特聘摄影记者韩志光就拍摄下这一重要时刻。韩志光当时还拍摄有解放军抵汕时行列、解放军入市区时的英姿、入公园时的情形、在公园浩然亭边驻足的解放军迫击炮连、解放军进入汕头时的英姿等照片,刊登在《星华日报》上。

  作为汕头解放的真实纪录,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有张勾践、韩志光和陆山海三位摄影师拍摄的照片,从中仿佛看到了他们热爱生活、观察社会,善于从变动的事件中攫取生活真谛的敏锐观察力,这是优秀摄影师的共同特性,很难想象一位对生活没有热情的人能够拍摄出好的作品。

  虽然三人的拍摄都是为了记录历史,但陆山海是中共地下党员,早就得知解放军入城消息,才会自制相机拍摄照片。张勾践、韩志光两位是职业摄影师,特别是韩志光,他作为星华日报的特聘摄影记者,新闻摄影是他的工作,拍摄照片就是为了在报纸上刊登,以将其作为事件发生过的证明,满足新闻的视觉需求。

  把这批照片放在一起,明显可看出张勾践、韩志光的摄影水平比陆山海高明一些,相信这主要是因张、韩两位开设相馆,有着专业的摄影设备,是专业的摄影师,而陆山海的相机是自己用茶盒改制的,对相机结构和测光技术、后期冲印等知识掌握得不多,又没有专业摄影师指点,设备、技术上都逊了一筹,不过这丝毫不影响陆山海作品的价值。

  从传播媒体上看,民国时期,特别是抗战胜利后一段时间,尽管汕头报纸出版行业的发展迅速,但因为摄影、印刷成本和纸张质量所限,报纸刊登新闻摄影还是比较少的,当时的报纸看文字性的新闻、广告是主流,只有像《星华日报》这样的大报才有条件聘用相馆摄影师当摄影记者。张勾践、韩志光两位摄影师在短时间内抓拍,不太可能熟悉其拍摄对象,更不可能深入理解他的拍摄对象,完全是凭着对新闻的敏感进行拍摄。新闻摄影的叙事策略通常选择最具故事性的照片,但并不必然是最精确的或者最有深度的照片。

  纵观这批汕头解放摄影作品,让人印象最深的还是陆山海拍摄的第一面国旗照片,这是中共地下党员与相馆摄影师对重大事件认知不同所造成的。国旗是国家的象征,在庆典仪式和日常生活中,能够展示国家的权威。在汕头升起第一面国旗,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这标志着这座华南重要港口城市的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纪元。

作者: 
陈嘉顺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8.21)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