蕴含中庸之道 寄托兴族愿景——程洋冈蔡氏宗祠大门匾额“ ”字浅析

程洋冈蔡氏宗祠(资料图)

  澄海程洋冈蔡氏宗祠始建于明成化年间(1465-1487年),继更建于明崇祯庚午(1630年)。宗祠大门为巨形方条石门楼建筑。门额嵌有“ 氏宗祠”四字的巨幅石匾,石匾左右各有一幅石浮雕。右侧石浮雕为“天官赐福”,其右侧书“崇祯庚午岁次”一竖行小字;左侧石浮雕为“地官进禄”,其左侧书“仲冬既望重建”一竖行小字。从这落款可知门额“ 氏宗祠”书写的年代是明崇祯庚午年(1630年),而“ ”字的结构十分特别,在笔者涉猎的字贴中,均未有像这种 书写结构的“ ”字。其特别之处有二:

  一是“草字头”。“草字头”旧字形作四画(“+ +”)。象形—甲骨文作“艸”,形似两株小草(像两个并列站立的人双手往上斜伸形)。《说文》:“艸,百卉也。从二屮。”小篆写作“艸”,像丛生之草形状。“艸”是“草”字的本字,隶变后用“艸”作偏旁时一律写成“+ +”。而此处的草字头却跟现在简化了的一样,是三画(“艹”)。遍观澄海地域建于明清时期的蔡氏宗祠门额题字,尚未发现其“蔡”字像此处的书写体。

  一是“ ”字中部写成“登字头”(癶)。

  蔡氏先贤为什么把“蔡”写成“ ”呢?这不能不引起观赏者的猜测和遐思。笔者试就儒家学说和历史背景二个方面作粗浅的分析。

  一、“ ”的字体结构蕴含儒家学说中庸之道。

  理学大师程颐在《中庸》一书中这样解释“中庸”的含义:“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这段话译成现代汉语是:不偏于一方叫做“中”,不改变常规叫做“庸”。“中”的意思是天下的正道,“庸”的意思是天下之定理。

  “中庸”是儒家的最高道德标准,“中”就是不偏不倚,既不过分也无不足。“庸”即是平常。“ ”这个字的结构体现了“中庸”的理念。“草字头”一横二竖(“艹”),二竖左右对称,不偏不倚,符合“中”。“登字头”(癶)左右对称,不偏不倚,符合“中”。字体下部的“示”字上面二横紧靠“登字头”,不偏不倚。如果以“小”字的竖钩(“亅”)为中轴线,整个字体左右对称,体现了中庸之道的含义。孔子说:“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这段话译成现代汉语是:“君子的言行做到符合中庸的道德标准,小人的言行违背了中庸的道德标准。君子之所以能达到中庸的标准,是因为君子的言行时时处处符合中庸之道,小人之所以违背中庸的标准,是因为小人所作所为肆无忌惮。”这就是书写门额先贤的良苦用心:希望和要求族人成为践行中庸之道的君子,而绝不能做一个违背中庸之道而肆无忌惮的小人。

  二、“ ”的字体结构寄托着安定、团结、均衡发展的兴族愿景。

  蔡氏宗祠门额书写的时间是明朝的末期,此时的朱家王朝风雨飘摇,社会动荡不安。

  明朝中后期,倭寇流窜于我国东南沿海各地,残酷蹂躏百姓,烟火瓦砾,僵尸枕籍,惨不忍睹。据《澄海县志》记载,倭寇四次窜扰澄海地域,祸害百姓。嘉靖三十七年戊午(1558年)春正月,倭寇自福建的漳州、泉州经梧屿趋揭阳,掠夺蓬洲、大井、鮀江、鳄浦、下外莆都及苏湾等都。嘉靖三十八年已未(1559年)冬,倭寇窜扰苏湾。嘉靖四十一年壬戌(1562年),倭入寇,散屯各乡,把士民的坟墓都挖掘出来。隆庆二年戊辰(1568年)春二月,倭奴入寇。倭寇二百余人,从外砂、南湾焚舟登岸。

  另者崇祯年间,李自成、张献忠领导的农民起义队伍,风起云涌,浩浩荡荡,朱家王朝岌岌可危。

  在这风云多变、社会大动荡的历史背景下,蔡氏先贤意识到宗族要生存、发展和壮大,族内和谐、团结、安定是当务之急,故此把这种心愿凝固在石匾的“ ”字上。

  “草字头”的“一横”,以示族人要团结一致,风雨同舟。“二竖”以示族人要挺起脊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二竖”对称和“登字头”左右对称,以示宗族中房与房之间、家与家之间、人与人之间要互相倚靠、互相关照,均衡发展。

  均衡是这个字的结构主旨,“草字头”一横二竖是均衡,“登字头”左右对称是均衡,“示”字也是上下左右十分均衡。这就是蔡氏先贤所盼望:族人只有和谐相处、同心同德,均衡发展,宗族才能不断壮大,族人才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程洋冈蔡氏族人秉承先祖崇儒重教、诗礼传家的优良家风,理学著家声,族运亨通,兴旺发达,成为当地的名门望族,且人才辈出。单是清代,便从这个祠堂走出了二位进士、六位举人、十位贡生。“兄弟科甲”、“父子科甲”成为邑里的佳誉。还走出了一位被清廷封赠为“大将军”的达濠副将。这或许就是蔡氏族人以中庸之道修身、齐家、治国所结出的硕果;这也许就是这个特别的“ ”字所折射出来的蔡氏先贤的睿智吧。

作者: 
蔡伟杰 蔡云鹏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8.09)
浏览次数: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