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遵宪与潮汕

黄遵宪

1931年商务印书馆《人境庐诗草》重印本,梁启超题书名

钱仲联《人境庐诗草笺注》(1981年)

人教版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中的《人境庐诗草自序》

  黄遵宪(1848-1905),晚清嘉应州(今广东省梅州市)人,是我国近代卓越的诗人、外交家、教育家、思想家。近百年来学术界对黄遵宪的研究从未间断过,形成了颇受关注的“黄学”。近读黄遵宪的《人境庐诗草》,发现黄遵宪曾避乱于潮州,在汕头写了最早的《人境庐诗草自序》,留下不少关于潮汕风物的诗作,与潮汕有着鲜为人知的密切关系。

  潮州曾是避祸之地

  1865年10月,太平军康王汪海洋攻破嘉应州城。在战乱纷起,家园朝不保夕的形势下,18岁的黄遵宪与同乡叶氏匆匆完婚,新婚仅数日而城破。11月,黄遵宪全家避乱大埔三河墟,继而逃往潮州,直到第二年春才返乡。

  太平军之乱,使黄遵宪的家庭遭受了毁灭性的灾难,留下刻骨铭心的影响,他为此写下了《乙丑十一月避乱大埔三河虚》8首、《拔自贼中述所闻》6首、《潮州行》1首、《古从军乐》7首、《喜闻恪靖伯左公至官军收复嘉应贼尽灭》3首和《乱后归家》等诗歌,达28首之多。在这段流离失所的避乱经历中,黄遵宪一家30多人逃到大埔三河,“一叶小舟三十口,流离虎穴脱余身”,但三河仍不安全,无奈再转潮州。接近潮州城时,盗贼突起,“起惊贼已来,快橹飞如雨”,舟人与盗匪拼死相拒,形势万分危急,幸好“一声霹雳炮,杀贼贼遽去”,才得以虎口脱余生,此时弟妹已俯伏舟中,吓得惊魂失色,真是“吁嗟患难中,例受一切苦”!

  逃避战乱途中,黄遵宪一家还遭遇贼匪的抢劫恐吓,真是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须臾达潮州,急觅东道主”。好不容易到了潮州,急忙找地方,把家人安顿下来。至于黄遵宪避乱潮州时的住处,就目前所见资料,暂无法确定具体地点,应在潮州东山书院(即韩祠)一带。

  在潮期间,黄遵宪16岁的小姑,与同避乱潮州的张心谷草草成婚。张心谷,梅城下市人,黄遵宪的学友,比黄氏小两岁,两人均以早慧而称于乡里。在潮时,黄、张经常前往先贤黄香铁执教潮州东山书院时的寓所崧韭之舍临眺。遗憾的是,张心谷及双亲(其父为潮州榕江书院主讲)不久竟病逝于潮州,时心谷年仅21岁。黄遵宪悲痛地写下《哭张心谷》6首,其中有云:“匆匆事业了潮州,竟认潮州作首丘。哀泣一家新故鬼,此邦与汝定何仇?”又作挽联曰:

  与骨肉交,结文字缘,汝尔两人心,从今旧雨来时,忍复忆兰圃春盟,桐阶夜话;

  谪大仙人,为真才子,尘寰二十载,此际乘风归去,何必恋闺中少妇,曙后孤星。

  最早《人境庐诗草自序》写于汕头

  《人境庐诗草》是黄遵宪一生诗歌创作的重要结晶,也是我国近代“诗界革命”的标志性成果。一直以来,我们多以为黄遵宪1891年写于伦敦的序言是该书的唯一自序,即被选入人教版高中语文选修教材的《人境庐诗草自序》。其实,黄遵宪从1864年间开始保存诗作,并于1873、1874年间将诗编为两卷,1874年入京应试途中在汕头寓所写有一序,全文如下:

  此诗两卷,盖《人境庐诗草》之副本也。十年心事,大略具此。已别命书人缮写,携之行囊。然予有戒心,虑妙画通神,忽有胠箧之者,故别存之,以当勇夫之重闭。诗固不佳,然亦征往日身世之阅历,亦验他日学问之进退。将来相见,风雨对床,剪烛闲话,出此一本,公度自证之,吾弟又共证之,亦一快也。什袭珍重,等闲不遽以示人。

  这篇序言写于同治十三年四月八日,即1874年5月23日,应是黄遵宪最早的《人境庐诗草》自序。此后,黄遵宪不断创作,《人境庐诗草》所集之诗,屡经增改,1891年又作一序,至1902年定稿,形成了我们目前所见的11卷、古今体诗641首版本,以钱仲联先生的《人境庐诗草笺注》(1981年本)影响最广。

  留下脍炙人口的诗话

  清朝时的嘉应州,水路是最重要的交通动脉,而潮州、汕头正是其通往广州等地的必由之路。每次往返家乡,黄遵宪都会经过潮汕地区,因而也留下了不少描写潮汕风物的诗篇。如1885年秋,黄遵宪由驻美国旧金山总领事任满解任回国,抵达广州即赴梧州探望父亲,再乘船途经汕头、潮州回乡,写有不少诗篇。其中《夜宿潮州城下》:

  九曲潮江水,遥通海外天。

  客程余百一,江路故回旋。

  犬亦乡音吠,鸥依岸影眠。

  舻声催欸乃,既有晓行船。

  诗的首句形象地说明潮州是黄遵宪走出围龙、走向世界的必经之路。诗中的潮江水、犬吠、江鸥,构成了一幅祥和宁谧的夜景,既有故乡般的亲切感,又有近家乡的喜悦和浓浓乡愁。又如《夜泊》:

  一行归雁影零丁,相倚双凫睡未醒。

  人语沉沉篷悄悄,沙光淡淡竹冥冥。

  近家乡梦心尤亟,拍枕涛声耳厌听。

  急趁天明催橹发,开门斜月带残星。

  值得指出的是,潮汕也是黄遵宪寄怀至交诗友的地方,与梁诗五、胡晓岑、丘逢甲等人都有书信往来、诗文酬唱,留下了一段段脍炙人口的诗话。外交家、教育家梁诗五是黄遵宪的大舅,从小相处、志趣相投的诗友,关系密切,感情深厚。1870年秋,黄遵宪从广州应试回乡时,顺道到香港、潮州游玩,途中有《寓汕头旅馆感怀寄梁诗五》、《将至潮州又寄诗五》等诗作,如“片帆遥指凤凰城,屈指家山尚几程。以我风尘憔悴色,共君骨肉别离情”,表达了诗人的深厚情谊。

  丘逢甲和黄遵宪同是“诗界革命”倡导者和实践者,又是一对笃交的“诗兄弟”。1898年秋,黄遵宪被革职放归故里。当时正在潮汕讲学的丘逢甲知悉后,专程赶回嘉应州人境庐探望黄氏。此后,他们频繁地书信往来、赋诗唱和,现存酬唱诗文共50来首,成为近代诗坛上常为人称道的一段佳话。丘逢甲在潮阳时,曾以文天祥在当地题写的“和平里”石碑为题,作诗寄给黄遵宪,黄有和诗《和平里行和丘仲阏》,追述文天祥抗击元兵的英雄事迹,缅怀民族忠魂,以抒发深切炽热的家国情怀。

作者: 
郑少斌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0.23)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