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运》,反映民国汕头城市生活的电影

蔡楚生像,载于《人物杂志》1948年第三卷第7期封面

  摄影术发明后,随着电学、光学、化学、机械学等诸学科技术的发展,人类又发明了电影,将活动的物像用摄影机拍摄在胶片上,又通过放映机将这些记录在胶片上的活动物像投射到屏幕上。可以说,电影与摄影本质上是相辅相成的技术(把连拍照片连续放映就成了电影,而电影胶片裁成一张张底片又成了照片),民国年间汕头的大型相馆,如价仁相馆就拥有能够拍摄的电影非林制片机,并在其广告中宣传其能承接电影拍摄业务,而电影公司的摄影部也对外承接照片的拍摄。

  上世纪20年代是中国电影急剧发展的时代,上海是中国电影名副其实的发源地之一,由于汕头与上海的紧密联系,在当时汕头也有了本业电影。那么早期汕头的电影业情况如何呢?近日笔者从上海图书馆收藏的《华剧特镌》了解到一些初步情况。

  《华剧特镌》于1927年6月10日创刊于上海,季刊、16开本,华剧影片公司出版,由何肯、黄志刚编辑。华剧影业公司于1925年秋由张晴浦、张惠民兄弟在上海创办,地址乍浦路鸭绿角(今四川北路海宁路口)。以“提倡尚武精神,发扬国光”为主旨,拍摄多部故事片,摄制风景短片《潮州八景》和纪录短片等,1932年,厂房毁于“一·二八事变”战火而停业。

  《华剧特镌》创刊号中,收录了电影艺术著作与批评文字,论著编制电影剧本谈,杂记电影漫谈,影片本事、职演员介绍等。每期附图片十至二十页,刊内载有许多资料,并衍生宣传该公司摄制的新片。因为有摄影机和拍摄电影胶片的便利,《华剧特镌》上刊登了多幅在汕头拍摄的照片,如“本公司足球队联合汕头足球健将与汕英海军比赛足球时摄影”(见图②)、“汕头进业电影制片公司欢送我们返沪”(见图③)、“潮州进业公会欢迎本公司摄影”(见图①)等,还有《呆运》主演石瑛的卓别林装照片及演出照片等,照片可能是由华剧公司摄影师汤剑廷所摄。

  中国电影史上群星璀璨,蔡楚生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一生中编导了27部影片,创造了中国电影史上多个第一。他早年在汕头工作期间,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在观看了“进业白话剧社”演出的《可怜的裴加》后,他感叹:“演剧让人得益匪浅!”蔡楚生自此决心编写剧本,投身电影事业。当时彩票盛行,蔡楚生以此为题材,利用半个月的工余时间,编写了滑稽短剧《呆运》。随即以《呆运》为敲门砖,加入了“进业白话剧社”。1927年初春,上海“华剧影片公司”的导演陈天带着演员、摄影师来了汕头,拍摄《白芙蓉》等影片的外景。陈天是潮阳人,1925年在上海创办新大陆影片公司和大陆影戏分校,导演《真爱》等影片。华剧公司诸人到汕后,蔡楚生和剧社同人热诚欢迎,大力协助,与陈天等共同在汕头永平马路泰生公司写字楼创办汕头进业电影制片公司。汕头进业公司拍摄第一部电影,即是剧本由蔡楚生编写的谐趣剧《呆运》,这很可能便是汕头人在汕头拍摄、以汕头城市生活为背景的第一部电影。

  《呆运》在广告中被称为“中国第一部滑稽讽刺电影”、“完全潮汕剧界人材及潮汕名胜风景”“全剧演员百余人”,蔡楚生在剧中出演配角。影片长60分钟,以离奇的情节,夸张的表演手法,揭露了彩票行业的现象:梦想发财的修鞋匠省吃俭用买了张彩票,为防丢失贴在了门背后等待开奖,梦想成真交好运中了大奖彩票却揭不下来,无奈之下只得扛着门板去兑奖,欣喜若狂中撞倒行人、摊档,受损者紧追其后索赔,所得的奖金却连赔偿还远远不够,气急败坏之下,修鞋匠呆若木鸡、欲哭无泪。

 

  《呆运》在汕头映出后引起不小反响,蔡楚生人气大涨,他自此进入电影殿堂。到上海后经由陈天推介,进入华剧影片公司当演员兼场记、置景,边工作边琢磨、学习制作电影的环节与技能。已成名的电影导演郑正秋,得悉了同乡蔡楚生《呆运》及在“华剧”的表现,便推荐他进入了当时规模最大的明星影片公司。蔡楚生用心学习钻研电影的编、导、演,不久,郑正秋提升其为助理导演兼美工,接着又为副导演。蔡楚生成了郑正秋的助手,协助郑正秋拍摄了《战地小同胞》、《桃花湖》、《红泪影》等影片。经三年磨炼,蔡楚生已在上海电影界小有名气,1931年秋到联华影业公司担任编剧导演,翌年独立编导了电影《南国之春》;后又拍摄了《粉红色的梦》,从此晋身中国知名导演之列。

作者: 
陈嘉顺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9.11)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