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历史上的红头船港口

  提及红头船精神,我们必定提到潮汕的红头船港口。当年的红头船商人正是从这一个个红头船港口出发,驾驶红头船,披风斩浪,远涉重洋,进行海上贸易,从而造就了内涵丰富、特色鲜明的红头船精神。一提红头船、红头船港口,人们就十分自然地说起澄海樟林古港,这是因为樟林古港是红头船出现最早、数量最多的港口,也是红头船贸易最繁荣发达的港口,有红头船故乡之美誉。然而,我们必须清楚,除了樟林古港,潮汕的红头船港口还有不少,主要有饶平柘林港、潮安庵埠港、潮阳隆津古港和海门港、达濠古港、汕尾港以及南澳等。

  “粤东通洋总汇”樟林古港

  樟林古港遗址位于澄海东里樟林。古港遗址占地面积4.6平方公里,港埠面积约2平方公里。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清廷开海禁,由“片帆不准入海”至“准其出入贸易”。商民纷纷集资,造船出海。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又准与暹罗进行大米贸易,樟林港远洋航海事业遂应运而生,由渔业港猛转为商业港。海禁既开,海运事业热潮随之跃起。雍正七年(1729年),樟林的东陇河泊所撤裁,改设樟林镇巡检司。此时,沿海各省商贾渔船,来往更加频繁。为便于辨别、管理,雍正元年(1723年),规定各省商、渔船的标识,并进行审批、登记、发牌,并随时派兵船巡海稽查。因规定广东商船大桅杆上部及船头均油红漆,故有红头船之称。樟林乃成为红头船故乡。

  据史料记载,至咸丰时,樟林港远洋的红头船多达一百多艘。每年趁季候风,北上宁波、苏杭、上海、天津、青岛、大连、日本;南下番琼、安南、暹罗、实叻、三宝陇、苏门答腊、文莱、北婆罗洲、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澄海县志》记载,“每当春秋风信,扬帆捆载而来者,不下千百计。高牙错处,民物滋丰,握算持筹,居奇囤积,为海隅一大都会。”被称为“通洋总汇之地”“河海交会之墟”,是清朝潮汕地区海上贸易的枢纽。乾隆《澄海县志》载,其时,粤海关在澄海设立税口共5处:樟林口、东陇口、南洋口、卡路口、南关口。广东省在澄海征得的税银占总金额的1/5,而樟林口居五口之首。由此可见樟林港埠发展之快速,地位之重要。

  乾隆、嘉庆年间达到港口全盛期,其时港口规模已建成“八街六社”,停泊大商船112艘。港口航线北通福建、台湾、杭州、宁波、上海、山东,史称樟林港是“粤东通洋总汇”。昔日樟林港口有一胜景叫做“仙人翻册”,讲的便是遥观“帆随船转”变化的景象。当海船张帆乘风入港而来,由于航道转向,船和帆也必须随着转向,远看犹如仙人无形的手在一页一页地翻过书册一样,蔚为奇观。

  古港遗址现保留有潮汕地区规模最大的妈祖宫(天后宫)并有“藏资楼”“永定楼”“货栈街(新兴街)”“观海楼”“风伯庙”“关部税口”“巡检司旧址”、行铺、栈房等遗迹和一批石刻碑记,其中“天后宫”保存的碑记就有22方。1990年又新建一座古港亭,吴南生题“樟林古港”碑匾,著名作家秦牧撰写碑记,碑文如下:这里矗着一座古色古香的碑亭,纪录着人间的风云和历史的沧桑。樟林现在是一个内陆乡镇,然而历史上,它曾经是粤东第一大港。

  粤东“各口之首”庵埠港

  清初的庵埠又称龙溪都,位于韩江下游,属海阳县,虽然“去海三十里”,但因其“北为南桂地,西北通上莆,西南迩揭阳,东南接澄海”,地当三县之交,恰好是位于韩江、练江、榕江三江出海口交汇处不远的黄金位置,再加上历史上形成的自身四通八达的内河网络,确实是联系各出海口与内河码头的最佳中转站。随着清王朝统一全国,社会逐步稳定,庵埠港迅速发展起来,成为潮汕沿海地区有名的港口。据《庵埠邓氏族谱·冠儒公家传》载:“粤东之有海关也,征收沿海商人贸易税务。清世祖章皇帝入国时,分拨从龙兵丁经理各口,日久皆归土著……而庵埠实为各口之首。”清政府解除海禁的开明政策,为庵埠成为“各口之首”提供了一个契机。

  伴随着康乾盛世的出现,庵埠港进入了繁盛时期。当时的庵埠港,有潮州、樟林、东陇等潮汕沿海几个最繁荣的港口的货物汇集于此,并通过这里分别运到内地。“海(阳)、潮(阳)、揭(阳)、澄(海)四邑商贾辐辏,海船云集。”港内终日热闹非凡,停满了来自各地的船只,“集百货之舟,若蜂屯蚁聚”。港口的兴盛带来了整个庵埠城镇的繁华,当时的地方官员蓝鼎元发出这样的惊叹:“城南六十里为庵埠,迩海烟火万家,商贾百货所集也。”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清廷设立粤海关、江海关、浙海关及闽海关等四个海关,负责管理海贸事宜。粤海关在庵埠设立总口收税,总管潮州府各口,为通省海关六大总口之一。据《粤海关志》提供的资料,庵埠总口下属有16个子口之多,为粤海关所属总口之最,可见庵埠港口在清代前期的地理位置有多重要。至今庵埠仍保存着雍正八年(1730年)设立的“庵埠海关地界”石碑。在乾隆二十三年(1757年),清政府又宣布封闭闽、浙、江三海关,仅留粤海一关对外通商,从此,粤海关便成为全国对外通商的唯一口岸。

  庵埠港的兴起,促进了航运业的大发展。庵埠港作为粤东“各口之首”,商船来往更是频繁。据史载,在庵埠港内停泊并征税的商船有:往上海黄、白糖船,往潮阳木排,往琼州铁锅船,往达濠、蓬州、鮀浦零星木头的货船,还有往潮阳各地渡船,往潮揭小货船,钢桩船等。此外还有米谷、陶瓷、海盐、棉纱等等,各种各样的农产品与手工业品丰富多样,令人目不暇接。从庵埠海关进口的货物有大米、黄白藤、暹绸、胡椒、木材等,出口的货物有潮州瓷器、潮州刺绣、蒜头、菜籽、爆竹、生柑、麻皮以及内地转运的药材、兽皮、丝绸、松香。大米的运输,是最常见的货物运输之一。由于潮汕地区地少人多,属于严重的缺粮区,因此需要大量进口大米。乾隆年间,海阳县的粮食每年都要靠广东其他地区或者苏杭一带的粮食高产地来供应。而《澄海县志》也有记载:“其自海南(指广东沿海)诸郡传输米石者,尤为全潮所仰给,每当秋风信,东西两港以及溪东、南关、沙汕头、东陇港之间,扬帆捆载而来者不下千百计。”

  “未有汕头埠,先有柘林港”

  柘林港位于广东省东部,在今饶平县城南的柘林湾东侧。东距厦门94海里、台湾高雄160海里;西距香港198海里;南距南澳8海里;与黄冈、大埕相犄角,形势险要,其地一带为柘林澳。柘林港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粤东第一门户,自古就有“未有汕头埠,先有柘林港”之称。

  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清廷取消禁海令,允许人们出海贸易、捕鱼。柘林港对外通商贸易和渔业蓬勃发展,因闽粤等省普遍缺粮,商人到暹罗、台湾贩卖大米,红头船海运之风兴起,至雍正年间最为繁盛。乾、嘉年间的柘林港从事海贩贸易的红头船有300—400艘,经营红头船的船主有24家,大商户有300多家。柘林红头船航行于台湾、广州、上海、天津、厦门等地,还有几十艘航行于吕宋、安南、暹罗等地;台湾、日本、暹罗、安南及西洋商船也常来通商贸易。逢年过节和避风时节,红头船集中归航,柘林港内船桅如林,红船头连排,十分壮观。

  海运业的繁荣,带旺了柘林的商贸业和人气。历史的书页鲜活地记载着当时风樯麟集、商贾如云的盛况——岸上开设行铺货栈一百多家,形成一条南北走向、全长约一公里的商业街。当时港口上下货,船未到来,必须找个地方将货物储存,需要有人来看守,像潮州、东里、大埔、东里来的货物都需找个地方存放;船卸货,一时找不到人也需要存放货物;四外人流都集中在这里,每家店铺、每个商行都要有据点。这样,这些人就在这里居住,时间久了,他们都在这里繁衍生息,孩子在这里成家立业,然后在这里定居。外地客居柘林谋生办商务开商行的人日益增多,全盛时期人口达2万余人,有“百家姓”之称。当年还有一些阿拉伯人,死后的墓也葬在这里。据载,有一年“妈祖生”,竟请了23台戏同时演出,船舶一艘接着一艘,船桅如林,人们可步行往来,从岸上到西澳岛,形成约2公里的海上浮桥!

  盛极一时的潮阳隆津古港和海门港

  位于今潮阳城南街道的隆津古港,曾经是红头船聚集的地方,红头船载着货物航行于闽浙江苏,盛极一时。隆津古港经内海可到海门湾。《潮阳县志》载:“隆井(即隆津)渡,达省城。”隆津古港经护城河可入牛田洋(汕头内海),又可往闽浙江诸地。宋朝诗人杨万里莅潮曾写《过金沙洋望小海》诗,诗中有“须臾满眼贾胡船”,金沙洋即牛田洋,小海即内海;满眼贾胡船即到处都是商船与外国来的商船,说明宋时这里海上的贸易盛况。近年来,在隆津古渡头发现五块清代禁示碑,从碑文看出这里原来是清代红头船聚集的地方,红头船在此出入载客,通往南洋。

  那末,当时隆津港口有多少红头船呢?在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五月的《廉明县主毛爷牌示》碑文提到,“潮邑地居滨海,所有出产货物皆由出海船只装各省出售”。该碑文是应马恒顺、许发万、张万财等64家商船户有关出海船上沉溺赔偿标准决断而立的。我们以最低估计,每户只有一条船的话,这里也有64条船之多。据说,古时曾有一次前往琉球国贸易的红头船就达21艘,水手1300名,规模之大可见一斑。

  潮阳练江两岸及附近出产的东西,都由舶船运来港口集中。清潮阳县令李文藻《劝农》诗有:“岁岁相因是蔗田,灵山西下赤寮边。到冬装向苏州卖,定有冰糖一百船。”说的是载冰糖。沙陇的郑毓琮则专门运载潮阳薯粉往江浙供纱布厂浆纱,其他还有如苎麻、水产品等均装上红头船。碑文记:“(隆津古港的红头船)往来江浙闽粤诸省,水远天遥,归期无定。”红头船到目的地之后,将潮阳土特产卖出,又买回当地土特产等商品载来隆津古港,由舶船载往内地出售,辐射潮阳、普宁、惠来各地,故民谚云:“苏州货,一年来一过(次)”,海上运输促进了潮阳的商品化。

  抗日战争时期,日寇看到红头船上有防盗用的枪支武器便以为是对付日本军的,于是日寇将海上红头船摧毁殆尽。直至上世纪围海造田,港口外移,隆津古港才退出历史舞台,留下的是赤产古庙及庙前残存的古港遗址。

  海门港是潮阳母亲河练江的出海口。顾名思义,门就是海的门户,是扼守海潮灌入潮阳平原的一门户。清康乾之世,红头商船兴起。最著名的是被誉为“海底状元”的林文常(又名臣)。时水手多姓谭,故海门有“红头商船谭半港”之说。相传当年乾隆时期商船“顺风鸟”曾被海盗迫上暗礁,舵公马继章大声喝船过礁而得以脱险。

  港区商品交换频繁发达,成行成市,渔民捕捞于海,丰衣足食,确有“真疑沧海是桑田”之感。海门设饷关,仓储林立,商贸和渔业发达,国内外商贸空前活跃。海门与香港通航往来频繁,成了国货与外货交流贸易的起港点,曾有“小香港”之称。

  繁盛商埠的达濠古港

  达濠古为潮阳县管辖,称“踏头埔”。踏头埔在明代为潮阳县东部首屈一首的盐乡,因鱼盐之利而成市集。踏头埔在嘉靖年间为招收、砂浦二都首屈一指的大乡。明末成为潮阳县五个市集之一。鱼盐之利,甲于他墟。各地乡民到踏头埔赶集交易,互通有无。

  康熙《潮阳县志》对“踏头埔”有载:“招收名为千金港,货船渔舟聚集之处,多于此设埠开市。”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粤海关成立,即设立达濠口,对过往商船进行抽税。嘉庆《潮阳县志》卷三城池“达濠城”条记“前横一河,即达濠港,港内商渔船只千艘,湾泊东西两岸。”清代达濠驻有招宁司巡检、达濠守备、招收场大使,又设海关达濠口,既是军事雄镇,又是繁盛的商埠。

  繁盛的汕尾港

  汕尾港的命名,源于城内起至现凤照街止的一条沙陇线(古海岸线),当地有“红葫芦、沙坝尾”之谚语,即谓此沙陇线。汕尾港因地处沙陇线末端,故称“沙尾”,谐音汕尾。汕尾港建于明朝。自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以后,经过30多年的人口繁衍和开发,汕尾港开始见诸文字记载了。清道光刊本《粤海关志·卷五》载,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粤海关设立后,于海丰县乌坎设置总口,征收进出港口商品货物的海关税。其中汕尾、甲子港设置征税口,碣石、湖东港设挂号小口,以及长沙、鲘门等港设置稽查口,均属乌坎总口管辖。

作者: 
陈友义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9.07)
浏览次数: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