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逢甲说潮汕风水故事

  生活在潮汕地区,丘逢甲自然也十分关心地方上独特的风土人情,除了在诗歌如《说潮》二十首、《饶平杂诗》十六首、《王姑庵绝句》十六首等组诗中有描写外,他还有两篇专门谈潮汕风水的笔记体文章,十分有趣。这两篇笔记小品皆来自于1899年11月份的新加坡《天南新报》,因为《丘逢甲集》不曾著录,故笔者先期转录发表,以飨读者,并略加案语。

  虱母仙

  潮人最信风水之说,其图谶往往托之虱母仙。虱母仙者,明初何姓名野云,或云陈友谅之军师也。友谅败,遁来潮,有王景略扪虱而谈、王安石虱游相鬚风,故人以是目之。仙之者,神其术也,盖来为人葬地,得其葬者皆致富贵,后且成大族。潮阳东山多奇石,其麓有卧石,仰而凹,其上有立石,俯而凸,人因目之曰石阴石阳。日初出则石阳之倒影入阴中。虱母仙为林氏葬石阴,苏氏葬石阳,两族后皆甚盛,惟石阴最忌人以除夕置物其凹中,则次年林氏必多非礼事。故每岁除夕,林氏必遣子弟牢守之,此亦可笑矣。乃有葬师告林氏曰:“阳盛则阴必衰。”林故城居近东山,苏居乡绝远。林氏因令人凿石阳四周,示若阉然者,既而两族皆不利。有葬师诧曰:“孤阳不生,独阴不长。幸阉未殊,尚可以法医之,不然则两族绝矣。”夫阉石者固奇谈,医石者亦奇谈。然石若能言,定怪虱母仙作俑,置两枯骨为石无穷之害,致阴阳不安也。虱母仙卒,无后,葬者家皆为之祀云。

  案:虱母仙是潮汕地区信仰极广的一位风水大师,尤其是传说他落脚的潮阳地区,更流传着许多关于他选择风水的故事。光绪《潮阳县志》卷十三:“明初有虱母仙者,精于青乌之术,至潮为人择地,而多不扦穴,听人自得之。矢口成忏后,吉凶皆如券。每遇其蹲坐处则多吉地,故人往往阴识之,以为验。或曰即何野云也,从陈友谅而败,佯狂来此,然终不得而详。”丘逢甲时在潮阳掌教东山书院,此文当是他道听途说得来。结尾处作者评价道:“夫阉石者固奇谈,医石者亦奇谈。然石若能言,定怪虱母仙作俑,置两枯骨为石无穷之害,致阴阳不安也。”对于世俗的迷信和虚妄表达了作者的一种否定态度。

  老虎公

  业葬者号形家,故葬师葬地辄喝形以惑人。然往往因形而多生禁忌。如“饿虎形”,子孙不敢上坟,恐其噬人也。“睡虎形”则上坟不敢鸣鞭炮,恐其醒而噬人也。□种怪论士大夫且信之,乡愚无论矣!海阳王元龟尚书,名大宝,南宋名臣也。著述甚富,其目见《宋史·艺文志》,今全佚矣!其事迹亦载宋本传。生平不附和议,与王梅溪先生十朋齐名,曰二王,又曰二龟,以梅溪字龟龄也。乃今则人不龟之而虎之矣,其墓在龟湖山中,墓志铭则胡澹庵先生铨笔也。葬师亦喝其墓为虎形,潮人之称尚书也曰王老虎,其子孙亦自称为老虎公。述其生平,尤多齐东野语。故问人以元龟先生,学者或不之知,问人以王老虎则人人皆能言也。予祭丰顺丁雨生中丞师,文有云:“如元龟之气节,人乃以老虎为称;如仁夫之功烈,人乃加以独角牛之名。”有慨乎其言之也。仁夫,前明名臣翁尚书万达字。俗谚谓“广东独角牛,斗死江西一栏牛”,乃由尚书言之极谬。其墓在大埔之三河镇,俗所称为“日受千人拜,夜受万盏灯”者也。盖三河为客舟所萃,墓正向河舟,人用力若鞠躬而拜,夜则船火如繁星也。乃葬师亦喝为虎形,至今其子孙皆无敢上坟者。此亦一老虎公,乃人不虎之而牛之,何耶?

  案:此文旁征博引,将潮汕地区几位名人王大宝、王十朋、丁日昌、翁万达等的墓地与风水中的《老虎公》关联起来。作者夹叙夹议,将历史和虚构、正史和民间传说交织在一起,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小品文。

作者: 
孔令彬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6.29)
浏览次数: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