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碧娘陈植陈格抗元事略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广东潮剧院创作演出了潮剧《辞郎洲》,内容是南宋末年元军南侵之际,潮州右都统张达率军抗元勤王,其妻陈璧娘送郎出征、临别前慷慨赋诗以勉壮志的故事,由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姚璇秋扮演陈璧娘一角,她那荡气回肠、热耳酸心的唱腔,在观众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该剧的陈璧娘,实有生活原型,她就是出生于福建诏安渐山(一说是云霄陈埭)的陈碧娘。

  陈碧娘(?~1279年),祖父陈景肃,南宋绍兴知制诰,曾讲学于仙人峰石屏书院和渐山石榴洞;父陈肇,又名宗一,官至参知政事兼太尉同平章事,封兴国公;弟陈植,南宋末提督岭南海路兵马;堂弟陈格,海盐卤簿。陈碧娘出生于名门,自幼知书达理,从父兄修文习武,且精通音律,喜吟咏能歌舞,聪颖伶慧,被誉为才女。家人视若珙璧,因而取名陈碧娘。长成后出嫁,为南宋潮州右都统张达(今福建诏安县四都镇东峤村人;一说为广东潮州饶平人)夫人。

  景炎元年(1276年),元军大举南侵,势如破竹,攻占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长街踏尽公卿骨,内库烧作锦绣灰”。山河破碎,社稷濒危。皇室在部份将官的保护下南奔退守福州,拥少年皇子赵昰称帝。张达在此期间在故乡授徒练武,组织义军,准备勤王。

  祥兴元年(1278年),文天祥奉命出使与元军谈判,却被扣于敌营,旋得逃脱回福州。但此时,元军已经势如破竹,分兵长驱直入,闽北沦陷。宋室群臣护驾,经闽东、闽南沿海继续南逃至广东,无奈宋朝叛臣张弘范极力向敌寇邀功,亲带元军劲旅对宋朝皇帝穷追不舍。宋少帝南奔到诏安梅岭港,元军船队尾随追击。幸张达率乡民砍来很多树木,横阻港路,少帝才得脱险。文天祥闽西战败,退经闽南而下广东海丰县境,又战败被俘并殉国。是时南宋景炎三年(1278年)五月,端宗赵昰死于砜州(今广东雷州湾外),陆秀夫、张世杰等立赵昺为帝,改元为祥兴,移跸崖山。

  时张达随南宋播迁,欲再转战。碧娘支持丈夫勤王,并渡海送夫至钱澳(今广东南澳县境内,后人因碧娘别夫于此亦称“辞郎州”)而归。

  陈碧娘胞弟陈植,时任提督,统率岭南沿海一带兵马;堂弟陈格,时任海船卤簿。值此国难当头,两弟皆尊乃姐之命,与姐夫张达合兵一处,奔赴雷州崖山,保护宋朝新幼主赵昺。 

  陈碧娘身居家中,心系抗元前线,作《平元曲》寄夫及二位弟弟(植、格均随帝昺在崖山):

  虎头将军眼如电,领兵夜渡龙舟堰。

  良人腰悬大羽箭,广西略地崖西战。

  三年消息无鸿便,一纸凭谁寄春怨?

  日长花柳暗庭院,斜倚妆楼倦针线。

  心怀良人几时见,忽睹二郎来我面。

  植兮再吸倾六罐,格也一弹落双燕。

  何不将我张郎西,协义维舟同虎帐!

  无术平元报明主,恨身不是奇男子。

  倘妾当年未嫁夫,请效明妃和西虏。

  虏人不知肯我许,我能管弦犹长舞。

  二弟慨然舍我去,目睹江头泪如雨。

  几回闻鸡几濒死,未审良人能再睹!” 

  此曲字里行间充满对亲人的思念与鼓励。“植兮再吸倾六罐,格也一弹落双燕”,前一句言陈植酒量能饮六罐之多,后一句言陈格一箭能射双燕,可知皆是豪雄之士。  

  堂弟陈格也作《崖山六咏》,以表壮志。其诗云:

  战舰冲风起怒涛,北船晓挫暮犹多。

  强胡难满吞天欲,志士横罹伏海号。

  这些词章均被后人载录于各地方志书,终成闽南之千古绝唱。

  迨至祥兴二年(1279年)二月,张达率军在崖山夜袭元军大营,双方死伤甚众,《宋史》卷四十七有简要记载。陈碧娘心系前线,闻崖山危急,毅然将爱子托寄于漳浦县四都寮口村(今属诏安县)的张达姐郭张氏家中,遂带部份乡勇义军,前往崖山助战。但此时元军已攻陷崖山,张达与陈格阵亡。宰相陆秀夫负少帝投海自尽。宋将张世杰覆舟自尽,至此,宋朝乃亡。

  陈碧娘赶至崖山,以重赏认回张达之尸,葬于渐山。堂弟陈格之尸没有认到,其兄陈植为他招魂,用他生前所用官服和奏板,装成人身入棺,葬于渐山书院。

  当崖山决战时,元帅张世杰采取“海上长城”战术,将1000多艘战船用铁链钉连。战败时,陈植砍断铁链,率六船突围,夺港而出,逃到诏安梅岭港,汇集散兵,并发动山区畲族,继续抗元。最后失败,便隐姓埋名辗转避匿于诏安一带的大山(据说即为今之诏安九侯山)之间。临终,遗嘱将他葬在海滨,墓地向南望崖山,不愿向北望元都,以示抗元到底。

  陈碧娘于丈夫张达殉国之后,与弟陈植继续抗元,最后战败被杀(一说绝食而死),张达族人被元军杀绝,只有寄养在其姐姐郭张氏家的独生子张千乔幸免于难,后来成为诏安东峤村张姓始祖。

  东峤村中现仍保存“祖姑庙”一座,乃陈碧娘之子孙后裔为铭恩而建,刻有堂联:“尊祖念姑,刻木不忘花月夜;归宗抚侄,造容聊报太平年。”又“抚侄归宗传百世,奉姑附祖祀弘千秋”。 东峤张氏宗祠也有一楹联:“孝可作忠,痛先人斩木救驾,特表奇勋千古;思堪锡类,念我祖依姑承祧(tiao),犹存祀典万年”。同样也反映了此一史事。  

  《辞海》及地方戏曲潮剧《辞郎洲》皆记载与演绎了这位巾帼英雄陈碧娘的酷烈事迹,笔者感其悲壮,也捎带讲了一下她的两个弟弟的事迹,以见我闽南、粤东子弟的血性秉赋、护国忠魂。

作者: 
陈放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6.15)
浏览次数: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