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逢甲改诗

  丘逢甲在一封《与菽园》的信中说道:“中元节后有两书,一由汕埠邮局径寄,一由兰史代转,想次第接到。由兰史者有诗数纸,内有东山寿忠祭文及改本,诗当时检查则抄者尚有讹字,因匆匆寄去,未及改正。戊戌东山吊忠诗,承赐和者,计必载入大著《挥麈》中。此诗所寄记系原本,复有改本,兹附上。兄鉴定,倘改者胜,希载改本也。”(《丘逢甲集》第788页)丘逢甲信中所提到的《东山吊忠诗》在《丘逢甲集》中题为《潮阳东山张、许二公祠为文丞相题<沁园春>词处,旁即丞相祠也,秋日过谒,敬赋二律》,诗如下:

  其一

  夜半元旌降岭东,文山曾此拜双忠。百年胡运氛何恶,一旅王师气尚雄。沧海梦寒天水碧,沁园歌断夕阳红。荒郊马冢寻遗碣,秋草萧萧白露中。

  其二

  石阙苔荒一迳深,悲秋怀古此登临。九州难画华夷限,万死思回天地心。南客旅愁观海大,东山云气朴城阴。斜阳照起英雄恨,枯木寒鸦泪满襟。

  作者如此认真对待自己的作品,尤其是素有“东宁第一才子”之称的丘逢甲,确实出乎一般人的想象之外。邱菽园《挥麈拾遗》书笔者未发现有记载此事,但却有幸检索到《天南新报》1899年11月6日《词人妙翰》栏目所刊登的丘逢甲《潮州东山吊忠诗改本》:

  夜半元旌降岭东,(注原作“半壁东南百战功”是统说张、许,未切定东山祠庙,此则用“元旌”双见事,似较切当。)文山曾此拜双忠。百年胡运氛何恶,一旅王师气尚雄。(注原作“漂萍身世伤胡运,枯木祠堂吊鬼雄”,虽皆切本事而句近雕镂。“吊鬼雄”又与次句意复。)沧海梦寒天水碧,(注原作“揭岭”今改“沧海”,与“天水”较合,亦用公诗意。)沁园歌断夕阳红。荒郊马冢寻遗碣,秋草萧萧白露中。

  石阙苔荒一迳深,悲秋怀古此登临。(注原作首句是“潮气空■瘴海深”,与登临不相呼应。)九州难画华夷限,万死思回天地心。南客旅愁观海大,(注原作“北斗高文悬传后”,专切张、许,未能双管齐下,且与下句亦气格不侔。)东山云气朴城阴。(注原作“寒翠字虽苍秀似”,未浑成一气,今易之。)斜阳照起英雄恨,枯木寒鸦泪满襟。(注原作“英雄异代多相感,独立苍茫泪满襟”,虽收得起似近空腔。此用《沁园春》原词句较结实也。)蛰庵丘逢甲自订稿。

  这段十分珍贵的改诗文字不仅反映了丘逢甲在诗歌创作方面严肃的态度和一丝不苟的精神,更为我们提供了其具体修改作品的思路及创作经验之谈,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十分值得我们学习(注:第二首诗第六句的原作“寒翠字虽苍秀似”笔者疑原文有误!)。

  丘逢甲的作品许多是首先公开发表在报纸上的,而在其结集时,作家显然又经过成熟的思考,所以其不少作品结集时与当初发表时都有不小的改动,笔者试再举两例。如其《过三河吊翁襄敏公墓》,最早发表在光绪二十九年十一月初十日《岭东日报》的《潮嘉新闻》栏目:“落日青山虎气沉,河流还啮故城阴。地埋一代名臣骨,天鉴三边守将心。人物岭东前史在,关山直北战尘深。英灵异世应相感,漠漠寒云锁墓林。”而在收入集中时,诗的最后一句则改为“英灵异代应相感,一片寒云绕墓林”。再如《天南新报》1899年6月16日刊登的《谢林雪斋丰年惠画》四首第一首:“漳水东流去不回,登高慷慨赋诗才。更将绘画丹青手,细写山泉海岛来。”在收入集中时后两句则改为:“更将绘画乾坤手,闲写山花野鸟来。”总之,研究作者改诗的过程,对于提升我们对诗歌的理解以及旧体诗歌创作都是大有裨益的。

作者: 
孔令彬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6.01)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