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文化的积极意义

  去年以来,接连承编三几本有关黄氏的地情著作,包括《揭阳黄氏人物志》《揭阳黄氏聚落》和《潮汕黄氏人文大观》。都是相关社团委托的。

  刚好前此,我集中做过一点“涉黄”的事情,像协助编修《玉浦黄氏族谱》《玉浦乡志》和《庵前村志》等,与姓氏有关的则还有主编《揭阳林氏人物辞典》、校核《揭阳百家姓》等,对于揭阳的姓氏(特别是黄氏和林氏),算是有了较为全面、系统的了解。目前,《揭阳黄氏人物志》和《揭阳黄氏聚落》两书,已经大体成稿,正在修改润色,假以三几个月时间,即可与读者见面。

  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也就产生一些相关的想法,以过去未曾有过,称之为“悟”。悟啥呢?其一:编写这类著作,对地方文献整类相当有用,可以丰富这个“文库”,让人们从中可有更多的了解。乡邦文献的组成,可以是史性纵式的,也可以是志性横式的。纵式的不用说了,按时间顺序铺排;而横式呢,则可以“主题”的不同而再细分门类,两者我都有过尝试,像《揭阳历史三字经》《揭阳进士》和《揭阳举人》,就大体按照史性——时间顺序来编写;而《揭阳风物》《揭阳文献》等,却就按类汇编。社会是由各个家庭,也由各个姓氏宗族组成。中国是从宗族社会走过来的,展示姓氏也即宗族在一个地区的历史存在、历史表现,显然也就是从一个侧面、一个角度,反映社会发展的步履、印记,这就说明了涉姓的新著,非但对于一个姓氏、宗族,对于整个的社会,都有其积极的意义。

  其二呢,就是使姓氏文化真的成为文化,成为优秀的传统文化。历史上,以姓氏为中心、为主题的著述当然已经有过,而最常见的是宗谱、家谱之类。那些文献当然也是乡邦文献的一部分,而且往往有比地方志更具体、更实用的内容,是研究地方历史、地方社会不可或缺的文字。但传统族谱、家谱于敦宗睦谊、慎终追远、诗礼传家的核心价值强化的同时,却也夹杂一些落后、糟粕的观念与训词,有着相当的负面作用。以现代观念和方法编写的姓氏、宗族著作,能够扬长避短,弘扬那些先进的元素,而对负面的成分尽量削减淡化,这样,虽然也是以姓氏、族群的事迹与理想、道德规范等为内容,但因价值观的调适,所以积极意义得到提升,其教化的功能,就远非旧籍所可比拟。

  应该还有其他方面的积极意义。但就是仅仅有着上面那项,我以为也就够了。

  传承传统文化,选择优秀的作为对象,而且传承的方法方式,要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不断地推陈出新,如此,庶几可以取得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成效。

  这正是我乐此不疲的工作。“涉黄”者说到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此而已。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7.04.29)
浏览次数: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