鮀浦巡检司遗址探秘

图为龙尾圣庙拆除墙壁露出清末时的木构件

        在汕头老市区文物修复的热潮中,位于升平路老妈宫右侧的龙尾圣庙也得以修缮了。龙尾圣庙的前身,是鮀浦巡检司的衙署。由此,揭开了一段关于汕头开埠早期的市政管理遗事。

        汕头埠早期的市政管理

        众所周知,自嘉靖年间,在鮀浦海面浮出沙汕数条,直至开埠前的小渔村沙汕头,以及开埠早期的汕头埠都归属澄海县鮀浦巡检司管辖。1860年,汕头开埠,小渔村突然之间形成国际性港口埠头,必然需要当地行政上的有效管控。为汕头埠老市民所熟知的清末时期承担汕头埠市政管理的“惠潮嘉分巡兵备道”,在汕头建署办公是同治七年(1868)。至于开埠到道台署设立的七八年之间,汕头埠的市政管理就依赖鮀浦巡检司了。

        开埠的同年,鮀浦巡检司衙门也即从蓬洲所城南门迁至升平路建衙办公,也就是正在修缮的龙尾圣庙。选择这一地点是,因为该处就是汕头开埠的原起点。惠潮嘉巡道张铣在《汕头巡道行署碑记》中这样描述:“汕头,特海滨一隅耳。其水斥卤不可食,风沙晦冥,澒洞无际。十年前,污莱未辟,居人捕鱼为业,茆檐蔀屋,落落数十家而已。”张道爷的这段话在阐述汕头未开埠的情形时,似乎也说得过于绝对了。民国期间,曾担任广东省议会副会长的陈述经在成文于上世纪中期的《鮀浦市与汕头市》中则有这样的表述:“考诸顺昌街尚存有一二口淡水井。”可见,正是因为这一二口水井,成为开埠前聚居渔民赖以生存饮用的水源。在修缮龙尾圣庙和对面的老升平戏台的过程中,也发现一口老埠时期的古井,其水清沏甘甜。由此印证,升平路、顺昌街一带就是汕头开埠的发祥地。

        陈述经的文章又说:在鮀浦巡检司衙署隔壁的老妈宫“后方筑营房,营房前建立烟墩(张家地)。”“当时汕头行政属澄海管辖,商人涉讼由鮀浦司或澄海县处理。”在列强强行开辟的商埠,行政的力量显得很薄弱,一如陈述经言:“在当时,无论任何教会之牧师、神父,抑或长老,不管华人、洋人,皆可乘四抬大轿出入县知事衙门,并得县知事开中门接入,陪审案件。不但官厅敬而畏之,即当时我辈小童亦莫不时受长辈约束,禁与教徒接近,恐招麻烦也。”虽然受到列强的欺凌,但是鮀浦巡检司依然尽力管理这个新兴市埠。这从当时潮阳诸生赵圭锡的诗作《挽章巡检坤》(见《潮州诗萃》),可见一斑。诗云:“誓扫萑苻指顾间,鮀江未许一官闲(君坐补鮀浦司)。终军系颈心何壮,温序衔须血已殷。自有总戎能死敌(时与膺公同殉),更教从事不生还。秣陵蒋尉英风在,望到残旗泪点潸。”此诗自有本事,基本可以得知的是,这位坐补鮀浦巡检司叫章坤的巡检是与一位尊称为膺公总兵一起殉职的,至于为了何事,虽尚不得而知,但从“鮀江未许一官闲”句,已然可见巡检司的忙碌了。

        汕头开埠后,城市各项事业都得到飞速发展,况涉及到与各国外交事务,以鮀浦巡检司的级别和处理事务的能力显然适应不了。于是,同治六年(1867)惠潮嘉巡道决定在汕头设行署管理汕头市政和涉外事务,并于次年建成并投入使用,署址周围800米,俗称道台衙。由此,存在五百年的鮀浦巡检司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其衙署也由此闲置,人们便在这个衙址上建成龙尾圣庙。

        鮀浦巡检司的史概

        鮀浦巡检司始置于明洪武二年。当年,朝廷曾敕谕天下巡检说:“朕设巡检于关津,扼要道,察奸伪,期在士民乐业,商旅无艰。”尽管巡检司的品秩不高,但却是明王朝加强基层控制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其主要职责是盘查过往行人,稽查无“路引”外出之人,缉拿奸细、截获脱逃军人及囚犯,打击走私,维护正常的商旅往来等。

        鮀浦巡检司一开始设在鮀浦市乡(今鮀东村)。陈述经在《汕头市前身鮀浦市旧墟考古》一文中说:“旧鮀浦司衙址在西门,沿称衙园。围墙外角有福德祠,宫侧有更楼,已塌;宫前为盐厂旧址,沿称盐厂巷。”衙园后为栽种蔬菜的旱园。近年,村民在其址建筑民房,清基时曾出土石鼓等衙门装饰用物,古朴精致,略可见当日鮀浦巡检司署衙门的雄伟壮观。衙园地名民间一直使用不辍,围墙尚可见残迹;衙园福德祠至今犹存,而且近年已修葺一新。陈述经又说:“鮀浦巡检司,在溪东大港驻水师,存有官衙遗迹,铳城于民国后始为官产局拍卖拆除”,而铳城所在的位置则是“由鮀江入溪东大港处,为鮀江入内地要塞”;溪东港所驻此处水师守备,“为此一地区母汛营地,其子汛烟燉台,斥堠北由北门乡至水吼桥之庵埠,西至山后之小坑”,可基本窥见巡检司的职权范围;“鮀浦巡检司为出入海港商场,防御重镇要地,驻百户一员,率兵守卫。”

        清初,清廷为防范台湾郑成功的反清势力,采用“沿海居民内迁五十里,以杜绝汉人接济郑氏”的做法。这对于富庶的潮汕地区无疑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而作为一地商贸、物流中心的鮀浦市,其损失就更难言喻了。在内迁过程中,鮀浦巡检司署因荒置而衙门遭拆毁。直至康熙二十三年,清廷收复台湾,海禁解除,沿海建制恢复。但鮀浦居民回迁之后,巡检司无力展复,乃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在当时澄海知县王岱的主持下迁入蓬洲所城内,于南门择地视事。

        经此重创之后,鮀浦巡检司日渐式微。但是,随着汕头开埠,鮀浦巡检司又一度重焕光彩。一是行政上明确汕头埠仍归属鮀浦巡检司管辖,二是司署从蓬洲城迁移至汕头埠,开启了鮀浦巡检司的全新历史阶段。缘于此,当时文人墨客多习惯以鮀江、鮀浦、鮀岛指称汕头埠,而鮀岛之名更是延续至今。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则莫过于丘逢甲的《鮀江秋意》诗:“海上瀛洲已怕谭,浩然离思满天南。西风一夜芦花雪,鮀浦秋痕上客衫。”诗题有鮀江之谓,诗文有鮀浦之称,更有注云:“鮀江,即今汕头,旧设鮀浦司。”

        鮀浦巡检司与龙尾圣庙

        近日,本地学者陈业建经实地调查后,在《汕头特区晚报》发表文章,介绍了汕头埠鮀浦巡检司的基本概貌:“坐落在升平路路头的澄海县鮀浦巡检司衙门,其上部呈盖山顶琉璃瓦结构,其下部砖墙是传统的贝灰结构,大门之前有道木条护卫栅栏。整体上具备明显的明清官场风格。新庆里的巷道很窄小,宽仅容两三个人并肩行走,呈曲尺型状。当时巷内往北是巡检兵丁的宿舍与员工的住房,与巡检司衙门后壁相联的则是贝灰结构的官员住所,如今此建筑还在。巷道的曲尺型处往南设有一个中小型的木栅栏门,由此门进入是一间设于天后宫与关帝庙围墙后面的巡检司附属机构的办公场所和器械存放处等。”

        据民国期间的《汕头全市庙宇调查》中记载:“龙尾爷(庙),光绪七年(1881)建,升平路九号。”在同份材料中则有记载位于升平路七号和八号关帝庙、天后宫于光绪五年修的信息。也就是说,从光绪七年时,这个地方就形成三庙并列的文化景观。

        龙尾圣王的香火一直旺盛到上世纪中页。其后,移为它用,近年成为一家经营药材的门市部,然而经营者仍保存着刻有“龙尾圣王、夫人”字样的石香炉于店内,并且每天清香供养,衍续着龙尾圣王的香火。去年,笔者参加由市政协组织的对汕头老市区文物项目考察活动中,即实地走访了龙尾圣庙原址。该庙的整体格局保存完好,虽然没有一墙之隔的天后宫的宏伟气势,但是从原建筑中保留下来的大量石板石材依然可以看出旧日的奢华;而庙的格局也有别于天后宫,由主殿和拜亭两部分构成,这是典型的潮汕庙宇的建筑格局。

        有趣的是,鮀浦巡检司明代的办公址在今鮀东古村的衙园,清代的办公址在今蓬洲古城的南门,都有龙尾圣庙。现存且修缮一新的衙园龙尾圣庙的格局又与升平路龙尾圣庙的格局完全一致。这只是巧合,还是有其内在原因,现在不得而知,但却带着某种文史意趣,让人品味。

        庆幸的是,在文物修复过程中,市文物管理部门负责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说动了药材门市的负责人主动退让,使龙尾圣庙得以修缮。但是,该庙所蕴藏着关于开埠初期市政管理的史实仍晦而不彰。为此,我们热切建议在龙尾圣庙合适位置标挂“鮀浦巡检司遗址”的标识,相信这有利于汕头埠和汕头市政管理的历史研究。有不少学者和有识之士认为,如果能同时于鮀浦巡检司前期,在鮀东衙园和蓬洲南门两个办公地址标挂同样的标识,那么这三个史上原点便可在历史时空中形成一道若明若暗的风景线,那将是500年来汕头内海湾区早期行政管理的缩影。这种文物修缮和历史遗址的标识,不仅是保存城市历史文脉,更重要的是对当今的人们有所昭示。这在当前全市广泛推动的创文活动中,不无一定的现实意义。

作者: 
陈琳藩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6.14)
浏览次数: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