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煮饭的马后炮

  我一直都以为潮汕人煮的白米饭最为经典。及至听了日本“煮饭仙人”村嵨的故事,这才发现原来并非如此。

  有报道称:日本有村嵨者,在大阪府堺市的大众食堂“银饭屋下户亭”专注煮白米饭半个世纪之久,后受邀至中国传艺,以其鹤发童颜形象,被称作“煮饭仙人”,粉丝甚众,其中还有10位被收为弟子。

  村嵨的饭艺确乎是在精益求精中走红的。其在日本时,煮饭前白米浸水40分钟,在中国花了1年时间的研究后,则延长至1个半小时。并在今年3月煮出了精湛的作品:黏性、光泽与香气都达到极致的标准。他自称是“迄今为止吃过的最好吃的(米饭)”。

  不用说,村嵨的米饭是十分有名,可能也很有经济效益的了,说不定过段时间就会被公布为哪一级的“非遗”或世界文化遗产也说不定。

  我是没有品尝过村嵨所做的米饭,也许那是我辈吃不起的了。然而以潮汕人煮米饭人数之多、历史之悠久,难道会没有人可与村嵨媲美,或者有之而无不及?我相信大有其人。只是没有宣传,“养在深闺无人识”吧。

  潮汕已有超过千年的煮饭史,至700多年前的“八贤”之一的吴复古,曾在海南教授苏轼煮饭之法,以为可作养生之道。显而易见。这是见之记载最早关于煮饭的文献。而吴复古,则是煮饭名家和传播饭艺第一人。所谓煮饭,包括两个系统:干饭和稀饭,相比之下,稀饭的工艺要求还要更高一些,火候与水量的控制技术,都必须非常灵活地掌握。而潮汕煮饭专家,大抵两者俱能,而后者尤为娴熟。这就是说,比之只煮干饭的村嵨先生,还要技高一筹。

  然而一直以来,却不见煮饭名家的宣传,不见煮饭技艺的阐扬。于是潮汕这门比之功夫茶更具普通意义、更有享益受众的技艺,竟至不为人知,更遑论为人所重。于是本来应该由潮汕人主持传授的煮饭技巧,竟为日本的村嵨先生捷足先登,且执牛耳。

  我们应该脸红。这个“我们”,指的是潮汕文化的发掘者和弘扬者。多少年来,他们只瞩眼那些过去式的、小众式的文化现象,以为那才代表潮汕文化的古与雅,是潮汕文化的核心部分,而忽略了所谓文化,其实就是生活方式,就是衣食住行这些最贴地气、最具价值的现象。离开了人们日常生活的“文化”,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其文之化是狭隘的,也短暂的。只有关系民生的那些习俗,那些技艺,才是必须传承与弘扬的文化的精华。

  是的,报载“煮饭仙人”村嵨已经返回日本去了,他腾出的煮饭技艺空间,理应是姗姗来迟的潮汕厨师粉墨登场了。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7.05.13)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