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桥“歌册姆”

乌桥岛 杜一方 摄

       当年乌桥石篱尾往东一条小巷深处,有一处人称石门肚内的住宅,里边住着7户人家,中间有一块阔程,经常有些姿娘人聚在一起勾花、织网、织羊毛衫,还用红泥炭炉冲泡工夫茶,工夫茶盅具是歌册姆提供的。

       厝边头尾都知歌册姆嗓音好,歌册唱得好听,还会给人择时,为孩子取名。她虽不会勾花织网,但她会织毛衫,且会织麻花纹、枣花纹、葵花纹等式样。她虽读书不多,但唱起歌册来,既押韵又琅琅上口,大人小孩都爱听。歌册姆每次唱歌册之前,首先要求有人专门给她冲泡工夫茶。她说有茶水润喉,声前声后,韵头韵脚,才不会跑调,才能唱得让大家听入心,这样胶己也才会开心。

       不久前,两位马来西亚华侨来乌桥故里寻亲,还提起与歌册姆相识的往事。两位华侨年近古稀,是哥俩,哥哥名贵庚,弟弟叫庚福,他们说这名字还是歌册姆取的。虽然他们一人9岁、一人7岁就离开潮汕,离开乌桥,但对乌桥老厝石门肚内却念念不忘。尤其老母亲在世时,经常听她念叨歌册姆为他俩取名的事。她说当时在家里产下贵庚时,恰逢丈夫去客顶撑杉排,无人在身边,幸亏隔壁的歌册姆得知,请来先生娘为她剪脐带,还把自己家刚煮熟的沙锅粥沥出一碗干饭渗上红糖送给她吃,她才有了力气,心也定下来。因为疼得晕晕沉沉不知孩子出生时辰,这位母亲觉得心头压着什么物件一样很沉重。歌册姆知道后爽快地说,我来替孩子取名吧,“贵庚”就好,“饲”大就有庚福。

       一年多后,贵庚母亲又生了个胖小子,这次是在乌桥同济左旁妇产医院生的。夫妻俩十分欢喜,想起歌册姆为老大起名时的话,便为老二取名“庚福”。

       歌册姆为惠来嫂儿女取名的趣事至今也被人记着。住在石门肚内后巷的惠来嫂,一连生了三个女儿,都是歌册姆代为取名,大的名庆儿,第二惜儿,第三爱儿。惠来嫂失望之极,沮丧不已。歌册姆得知后宽慰她说,我胶己生了三个姿娘仔就没再生了,顺其自然吧,你下来若生男孩就取名“顺儿”吧。果然惠来嫂后来生了一个男孩,就取名“顺儿”。惠来嫂念着歌册姆先前吉言,执意要把顺儿过继给歌册姆做契仔,歌册姆含笑说要与老伴和女儿商量,至于最终有没有收下“契仔”就不得而知了。

       老华侨兄弟在乌桥转了一大圈,孩提时代居住地石门肚内已经在跨岛桥梁建设中夷为平地,老厝边也未知去向。天还是这片天,地也还是这块地,老厝老街老巷,年幼时斗胆跟着老父亲在乌桥溪学泅水的往事像映电影一样浮现眼前。

       兄弟俩到当地政府部门询问歌册姆和老邻居情况,得知歌册姆已去世。庚福再次回忆起歌册姆的往事:每逢歌册姆唱歌册时,总喜欢叫我去打一小桶井水来泡茶,并用鸡毛扇为她扇炭炉,烧开水冲工夫茶,待她喝茶后,便亮开喉咙,来一段精彩的故事。还记得她唱过《火烧林间楼》《七尸八命九重冤》《荔镜记》,甚至《杨乃武与小白菜》等。庚福说,歌册姆唱到《七尸八命九重冤》梁天来和杨乃武姐姐为冤情申诉过程,唱得声音颤抖,听者无不悄然垂泪……直唱到故事一段落,歌册姆抬步后退落座,继续织毛衫。厝边头尾姿娘仔和妯娌,还有在场跑前跑后的孩子会不约而同地喊:明晚再来,明晚早些来!歌册姆低头含笑,未置可否。

       时光如水,岁月沧桑,潮汕歌册已成为非遗传承项目之一,而汕头埠却很难再见到唱歌册者的身影了!

作者: 
刘建雄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5.11)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