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招商局追根溯源

民国地图上标示的招商局旧址。 李德鹏 摄

汕头市街道图(1946年9月出版)

汕头市详细图(1947年10月出版)

       记者探访当年招商局今安在

       时隔145年,招商局与汕头再次“牵手”!从1873年招商局的第一艘轮船“伊敦号”停靠汕头以来,招商局与汕头就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汕头有一条“招商路”,就因招商局而得名。这条后来改名为“南海路”的马路,在今年3月又改回了原名“招商路”。近日,市政府与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包括港口、交通物流、区域综合开发、金融服务与投资等多个领域,开展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的战略合作。

       招商局是汕头曾经辉煌的一个重要标志。从史料记载以及部分地图所标注的位置,许多专家学者曾多次寻找招商局旧址,但找到的多数建筑不是被改为住宅楼,就是早已不存在。热心探究老城历史的张耀辉也曾先后多次根据以往的资料,在南海路、怀安街56号和商平路16号三处地址寻访招商局的旧址,也同样无功而返。直到最近翻查到数份现存民国的汕头地图,才偶然间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根据张耀辉的指引,按照地图上显示的地址,记者在怀安街的树业里走访附近街坊,试图寻找到招商局原来的办公地点。一位姓石的阿姨在此居住已有数十年,她只知道附近的那栋被刷上白色油漆的巴洛克式建筑是原商务局,至于招商局的旧址她就不清楚。而另一位80多岁的老人则是上世纪50年代左右才搬到这里,只知道以前这里曾经在抗日战争时期被轰炸过,但其它的就不清楚了。记者尝试着寻找“最有力的见证者”,可附近很多住户都是解放后才搬到怀安街居住的,对于这里是否有过招商局,他们也不清楚。

       记者从张耀辉提供的三张民国时期的地图发现,招商局原办公地点是位于怀安街和怡安街之间,而且与商平路相交界。按照地图上显示的位置,也即是位于那栋被刷上白色油漆建筑的西南角,而在这个位置上只能看到两排墙壁泛黄的小平房。假若这里是招商局的旧址,那么这两排平房是什么时候建起来的?是否就是招商局原来的办公地点?还是被拆后重新建设的平房?这一连串的问题还有待考究。

        “浪事多过招商局”这句潮汕俗语,在日常生活中经常被引用,喻事多而烦。那么招商局是什么机构,在哪里,为何潮汕地区有这样的俗语?最近,南海路改名为招商路的新闻,唤起我寻访探索汕头招商局渊源的兴致。

  起伏跌宕的齐价合同

       1872年,慈禧批准李鸿章在上海创办国营轮船公司“招商局”。招商局的“伊敦”号轮船于1873年8月由汕头港起航远赴日本神户、长崎,开辟了中国第一条远洋定期商业航线,从1873年开始,招商局开辟沿海航线“永清”号往来上海、香港、汕头、广州等处;“利运”号往来上海、厦门、汕头及天津、烟台等处,经过多年经营逐渐形成一条主要运输北方豆饼和南方糖的海上贸易路线。招商局根据汕头货物贸易运输情况,在1876年招商局除上海设立总局外,设立了中国招商局汕头办事处。1899年招商局汕头办事处升格为国家办的招商局汕头分局,汕头招商局拉开华彩的奋斗序幕。

       商场无情,竞争激烈。招商局与太古洋行、怡和洋行的抗争与冲突,是招商局从成立那一天起就注定会发生的。1873年招商局将自己的轮船驶入长江,单枪匹马挑战洋人,与太古洋行、怡和洋行以及美资旗昌公司展开了激烈的搏杀。面对招商局轮船行驶长江水道,英国太古、怡和、美国旗昌三家“议和行事”,联手行动,不惜血本跌价竞争,企图一举击倒羽毛未丰的招商局,把中国新式航业扼杀在襁褓之中,而他们准备的导火索就是上海到汕头的定期航线。

       太古轮船公司自恃本足利轻,“拼命争挤,故意减低水脚”,把上海汕头航线每百斤跌至一分。招商局也把从上海港吞吐的货物的运费从每吨4两猛跌到7厘,争持不下的抗争中,双方的实力均受到损伤,双方都在寻求暂时妥协的机会。

       1877年12月18日,太古行东施怀雅与船东霍利施到上海招商局登门求和,向唐廷枢、徐润表示希望“终归和好,两有所裨”。经过长达9天的讨价还价,招商局与太古洋行于12月26日达成协议,正式签订了中外航业之间第一个为期3年的齐价合同。从此拉开招商局、太古洋行和怡和洋行长达70年跨越清朝民国的四次齐价合同。其中三次齐价合同的拉锯战均以涉及汕头航线作为导火索。但是由于国家和民族遭受侵略的日益深重,在1897年最后一次齐价合同签订时,招商局没有得到平等对待,占不到应得份额,招商局的经营每况愈下。

       曲折离奇的码头坪案

       1882年中国招商总局想在汕头港建专用码头。1888年5月31日两广总督张之洞支持招商局,指令“设轮船码头于汕头”, 两广爵署督办立即向时任中国海关税务司罗伯特·赫德咨称拟将潮海关查货厂改作马头号填地建厂,然后用海平路新填筑地坪与潮海关一地换一地。

       结果,实权掌握在英国人的潮海关,根据税务司罗伯特·赫德指示,立马回复委婉拒绝。其实当时英国的怡和洋行、太古公司都在汕头有专用码头,中国自己国营的招商局反而没有。

       最后招商局采取收买原德麟洋行的元兴码头。至4年后的1892年才建成。码头结构形式为木栈桥外加趸船,趸船长42.67米(折合140英尺),造价1万元。自轮船码头建成后,促进海运贸易的发展。此后在在汕头建浮水码头,为发展贸易需要,招商局先后于1890年、1893年、1899年、1901年在汕添造4大座栈房,以堆放货物。

       1908年10月23日两广总督及山东巡抚张八骏紧急报告,表明招商局承接汕头海平地坪地段情况立案,必须永远不得转租赁买卖,才能保障汕头商埠的繁荣发展,因为两广总督知道招商局生意惨淡就在当年,即将改为民办,担忧未来招商局失去已有来之不易的码头货栈。

       搬运工嫌麻烦的复式记账

       码头历来就是搬运工用汗水赚钱养家的地盘,汕头埠的兴旺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汕头港的开放。货运码头,是港口的最重要设施之一,码头设施到位,来往货轮才能快速装卸货物,加快货运周转,资金流转。

       招商码头建立后,码头搬运工人越来越感到这家人的钱不好赚。因为从一开始招商局就采用现在通行的商业簿记方法,即复式记帐方法。它的特点是手续齐备,少漏洞,须严格审查原始凭证。因中国传统的单式会计方法漏洞颇多,通常身兼记帐、会计、出纳数职的帐房先生对老板个人负责,而雇主也绝对信任他,可说该老式记帐方法是建立在“人治”之上的。

       现在与招商局打交道则每一次都须严格按章办事。当时,码头工人在搬货物上下船舱时,每人每搬运一次均须领一支竹签插在腰上,待全部货物搬完之后,才凭竹签向有关人员换取纸凭据,再持纸凭据向财务人员领取工钱;此外,领工钱时还得签名(码头工人几乎不识字,可由别人代签)。而在其他地方搬卸货物时,只须几个伙伴合起来与货主达成口头协议,货物搬完后即付工钱均分就行了,哪来这么多麻烦事?搬运工深感在招商局办事烦琐却又无可奈何,要谋生,就要继续与之打交道,就得照它的规章制度办事。因此,他们便以“浪事多过招商局”这句市井俚语来渲泄心中的怨气,而且很快传遍潮码头,广为应用。

       由民国地图考究旧址

       汕头的招商局在哪里?笔者试图从民国旧地图查找招商局的地址,毕竟招商局在当时还是重要的建筑,特别是民国初期,英国太古洋行和日本三井船社都会把竞争对手标进自己出版的地图,果然在三份独立绘制的地图看到了招商局汕头分局。

       根据地图显示的地址,招商局坐北朝南,位于怀安街和怡安街之间与商平路交界处。笔者按图索骥来到此处,发现只有后期所建的平房,显然招商局已经被拆除。这么曲折复杂的考究经历,也见证了百载商埠的变迁。

 

  

作者: 
张耀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5.24)
浏览次数: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