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饶“新事隐语”碑

       三饶文明塔建于清代康熙三十七年(1698)三月,先由王益聪修建四层,未完成,后于康熙四十七年八月,由县令郭于藩捐建至七层才竣工。塔建成后竖一石碑,碑首题刻“新事隐语”四字,碑文为十二句组成的一首五言诗:天高一望空,水际青如许。悬看本无心,贪多贝则去。横目点离州,廓上开新宇。竽头竹已非,水草翻无羽。同船话相告,土草合为侣。健儿欠失人,木侧堪乔草。

       这是一则文义谜类型的隐语诗,如果透过诗句中主要字素部首和笔划的增损离合,是可以读出谜底的。现试将碑文诗谜的扣合作解释:第一句“天”的“一”望空,当存“大”字。第二句“水(氵)”加“青”,可成“清”字。第三句“悬”无“心”,便是“县”字。第四句“贪”去“贝”,即是“令”字。第五句的“目”字如横看的话,可看成“四”字;“州”字离去三“点”,则非“川”字莫属。第六句“廓”开去“广”部,当为“郭”字无疑。第七句“竽”去“竹”,必是“于”字。第八句“翻”无“羽”存“番”,加“水(氵)”和“草(艹)”自然成为“藩”字。第九句“船(辶)”加“告”,可得“造”字。第十句“土”加“草(艹)”和“合”,组成“塔”字。第十一句“健”去“人(亻)”存“建”字。第十二句“木”加“乔”,即成“桥”字。全底由此组成“大清县令四川郭于藩造塔建桥”十三字。尽管碑文诗情的表述不连贯,对谜意的扣合也有点牵强附会,但主扣字笔划的离合却见恰切。其实,这类谜体的格式,从东汉孔融“郡姓名字诗”及蔡邕在“曹娥碑”后所题的八字诗到开封相国寺壁诗,所挂隐的手法并无二致。

       三饶的“新事隐语”碑近于孔融的郡姓名字体的创作模式,其文义更通俗,扣合更简明,但就制谜技巧方面而言,给人的感觉是有点胡拼乱凑为谜而谜的造作行为,这是明清时期这类隐语式谜作的一大通病。当然,我们也无须用现代灯谜学的眼光去审视古人的作品,反之,倒要感谢三百年前这位从天府之国千里迢迢来潮汕为官的郭大人,为潮汕的灯谜史留下这一珍贵的见证物。

       近人研究潮汕谜史,由于缺乏翔实的资料,往往认为外来灯谜文化正式传入潮汕,始于清朝道光年间来潮州任职的一位曾姓官员,并把他所导引的正宗谜法称为“外江谜”,以示对潮州当地方言谜种的区分。三饶谜碑的出现,至少将灯谜入潮的时间从道光提前到康熙年间,而联系到潮汕民间所流传的明代潮人吴殿邦的猜谜故事,则潮汕灯谜悠远的历史将会得到更多的印证。

作者: 
曹学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5.07)
浏览次数: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