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消失的济案纪念亭(下)

蔡公时

  近年,报纸上有关汕头中山公园里济案纪念亭毁于何时,口径基本跟汕头市中山公园管理处编《岭海名胜汕头中山公园》一书中的记述是一致的,就是汕头沦陷时期。在一篇《中山公园曾有一座“济南亭”》(见汕头都市报2014年6月4日)的文章这样写:“1939年6月21日汕头市沦陷,中山公园被日军占领,其司令部设在济南亭的对面。日本鬼子视此亭为眼中钉,进入公园的第一件事就是拆毁此亭。但因为该亭建造时采用的工艺非常特别,日军无法得逞,最后竟用炸药炸损该亭,同时把二楼的石屏也炸碎了,后人也就鲜有知那段历史的了。”该文作者没有详细说明资料来源,笔者未便核实。不过,笔者在1947年10月10日出版的由曾景辉主编的《最新汕头一览》中,却看到这样的描述:“济案纪念亭,建于园内左侧,为三层高亭,周围铁链及石堤现已残破。”(曾景辉主编《最新汕头一览》,汕头虎豹印务公司印刷,页80)《最新汕头一览》既然出版于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如果当年汕头沦陷后,纪念亭被毁,该书一定有所述及。从该书所描述“周围铁链及石堤现已残破”一句分析,当年纪念亭虽然有所损坏,但主体应该没有“伤筋动骨”。前面所引的那篇文章还写到,上世纪80年代,馆花宫建设前,该亭就只有地基尚存。这就说明,济案纪念亭彻底被毁,是在1947年之后至80年代之前,而最有可能就是文革时期。

  周(惠和)烈士纪念亭

  是怎么回事?

  济案纪念亭的石碑,刻镌了由林修雍拟写的八则标语,其中第三则的内容是“蔡公时周惠和两烈士及济案遇难同胞碧血英魂千秋不泯”。本来,济案纪念亭已经有此标语,纪念亭所纪念的也是所有惨案遇难烈士及同胞,为什么还要单独给周惠和烈士建纪念亭?这话还得从蔡公时说起。

  蔡公时,字公时,别号虎痂、公痂、痂公,以字行,1881年5月1日生于江西九江。青年时期的蔡公时在九江老家与友人组织“慎所染斋”学堂,宣传革命思想,成为江西革命先驱。蔡的行为很快被清廷发觉,他被迫逃往日本,就读于东京弘文学校,并加入同盟会。1904~1905年间,蔡公时随黄兴、谭人凤等人入粤,参与钦廉之役。失败后逃往越南,后辗转回江西老家,任法政学校教授。辛亥革命后,蔡公时任江西省交通司长。1913年,调九江关监督,兼任外交部江西交涉员。这是蔡公时参与外交交涉之始。同年,蔡公时参加讨伐袁世凯的“二次革命”,失败后再次逃往日本,留学东京帝国大学。期间,蔡公时的原配姚夫人,独自留在江西老家,因家被抄没,丈夫又被悬赏捉拿,不知生死,忧惊成疾,不久离世。1918年,37岁的蔡公时回国,入方声涛“征闽滇军”总指挥部任职。旋因地方派系纠纷,再次被迫逃亡到汕头赁屋居住,靠卖字维生。蔡公时写得一手好墨字,他的书法“尤苍劲高古,笔姿俊逸”“尤工隶书,其隶书往往能融行草笔意于其中”。结果,不仅求墨宝者络绎不绝,更引来一位姑娘的爱慕。据蔡公时女儿蔡今明回忆,当年“他赁住的房间隔壁,有位21岁的少女郭景鸾,特别垂青于他。郭小姐毕业于香港华仁书院,在汕头市政府协助处理商务,是那个时代不多的知识女性、职业女性之一。当郭小姐得知蔡公时是革命党时,称自己十分仰慕孙中山那样的伟人,愿与公时一起追随孙中山。在举目无亲的地方,蔡公时意外地获得这样一位红颜知己,自是感到一种不期而遇的巨大幸福。”(资料参考康鹏《“外交史上第一人”蔡公时的生前身后事》,见2015年4月30日《齐鲁晚报》及黄绍坚《新主人与旧房客》,见2015年9月6日《厦门晚报》)有资料介绍,郭景鸾是汕头富商之女,亦有资料说她其实是宝安人。但不管她是何籍贯,她在汕头跟蔡公时邂逅是事实。上世纪30年代,郭景鸾曾带其子蔡今任来汕头,并到中山公园的济案纪念亭前留影。

  济南惨案被屠杀的17位交涉署工作人员中,有两位是广东人,分别是谭显章和周惠和(参见《近代史研究》1981年第l期319页)。那么,为什么两位都是广东籍的烈士,汕头中山公园却只提及周惠和一人,且还要为他单独立碑(亭)呢?

  最近,笔者偶然看到一本民国《光裕杂锦》的手抄本,该手抄本抄录了林洲占《纪济案殉难中之周烈士》的文章,文章对周惠和烈士的生平作了简略的介绍,这是周惠和烈士生平的首次发现及披露,亦让笔者解开了中山公园当年拟为他单独兴建纪念亭的谜底。

  原来,蔡公时是周惠和的表姐夫(即郭景鸾是周惠和的表姐)。周惠和生于1904年,字乾生,广东潮阳人。周家世业商,周父早逝。周有弟兄八人,他排行第六,为其二太夫人所生。周惠和少时聪慧好学,温文而雅,不屈不挠,先后毕业于广州培英中学、上海国民大学。蔡公时任江宁关监督时,曾一度聘周惠和为职员。因周办事勤勉,战地政务委员会成立时,又随蔡公时到济南充交涉署科员。周惠和17岁时,与郑春波先生之侄女结婚,遇难时年仅24岁,虽结婚七载,但未生育。

  让我们重新回到中山公园拟建周烈士纪念亭的经过。原来,济南惨案发生后,“对日会”除了提出兴建济案纪念亭外,还曾向筹建中山公园委员会提出为周惠和烈士树一纪念碑。1928年11月4日,筹建中山公园委员会第四次常务会开会时,宣传部尤永增委员提议,“函请对日会将拟建周烈士纪念碑改为小纪念亭以赞观瞻”,议案一致通过。1929年1月12日,筹建中山公园委员会第十四次常务会议确定,周烈士纪念亭地点选址总理纪念堂之西(即原市博物馆西侧,刚刚拆除的旧舞厅地),并函“对日会”工程部知照。

  周烈士纪念亭最终有没有兴建?何时兴建?报告书均没再有下文。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5.01)
浏览次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