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领事观察下的汕头

潮海关

岭东商业学校

升平路

中山公园

邮政局

博爱医院

日本驻汕领事馆

东瀛学校

  民国年间,日本驻汕机构出版的林林总总汕头老照片,占了老汕头传世照片的大部分,虽然角度、时间不同,但几乎无一例外地将汕头主要景观作为摄影对象。除了直接的景观拍摄,还有不少日本人,图文并用,将观察到的汕头记录下来,将汕头事情传递回日本,内田五郎出版的《新汕头》就是其中一本。

  《新汕头》由日本驻汕头领事内田五郎所著,台湾总督府1928年出版,全书共48面,书末附有汕头地图及汕头交通图各一张,全书收录汕头埠照片24张,韩江、湘子桥、韩祠、潮州西湖等照片6张,相信这批照片出自日本驻汕领事馆人员之手。出版此书的初衷,内田在序言中写:

  《新汕头》并不是对各项事宜事无巨细进行记述。详细的专门的说明期望由他人完成,这里仅止于能让汕头这一概念在短暂的南支航路的船上,随海浪摇曳的床上,在头脑中留有印象的程度。文句通熟易懂,避免了生涩的文章。支那的事态如今以一日千里之势剧烈变动中。因此,所叙内容中最为生动的部分,想要直接以古旧的内容结束,这原也是不得已之举。

  内田著此书时,正值中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结束之后,汕头局势相对稳定,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由于日本岛国的特点,内田对汕头的认识非常有代表性,他记录:

  船只进入汕头的时候,港口外右手边能远眺仿佛与天相接的南澳岛,通过港口德屿与角石角之间狭窄的水道,往右进入港口内部的妈屿。眺望右船舷处,韩江三角洲肥沃的平原大陆在眼前展开,远远望去,还能看见沿路的诸多山麓。船只再向前进,右岸还残留着旧炮台的残骸。岸壁上,写着这样或那样的大字:打倒帝国主义。日章旗高高飘扬的高楼就是汕头第一的建筑物——帝国领事馆。与其相邻的青壁的东瀛学校,排列着标准石油及亚细亚石油的油箱的一带已经是崎碌,即美、法领事馆、潮梅警备司令部、汕头大酒店、博爱医院、市政厅、天主堂、日本人小学、日本居留民会、日本人俱乐部、其他日本人及诸国人的住宅区的所在地。船停靠在税关前面的浮标处。右方太古洋行、招商局的栈桥、仓库、船埠、税关、货物检查场、太古洋行及怡和洋行的栈桥、仓库等林立,形成港湾的中心地……

  这种从海上全景式关于汕头埠的记录,与韩江流域人们认识的汕头埠可谓完全不同,从内地来到汕头埠的人,是自韩江、榕江等流域向汕头港口外向流动,与日本人的流向正好相反。

  甲午海战之前,日本在中国的活动多集中在北方,台湾进入日据时代后,成为日本人向南中国活动的跳板,开始出现关于中国南方的记录报告。内田长期在中国东南沿海工作,他以日本人的视角与马格南摄影师式的执着对变革中的汕头进行了比较全方位的观看,正如他在序言所说,他不可能全面细致地观察汕头发生的一切,但他的眼光由于距离的设定与定位,还是非常敏锐和独特的。他能够比较准确地抓取汕头社会的变化和变化之中的汕头人,而且立场相对友好,没有一般西方人居高临下的歧视。

  即使如此,由于内田领事的身份,他所做的工作是无论如何与日本的大陆扩张政策分不开,这就决定了他的记录不同于纯粹以访古探胜、欣赏自然风景为目的的观光记,而是以调查和探知汕头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地理、风土人情等为目的的勘察记。正因如此,今天来看,他的《新汕头》是我们研究建市政厅初期汕头城市极有参考价值的史料。

  在翻译、阅读这类出自日本人笔下的汕头观察记录,笔者一直在思考并深深感受到日本人对汕头的了解,小至个人、社团,大至一个城市、一片流域,都非常深刻,知此知彼,正是在汕日本人的写照,这真是近代汕头的一种无奈与遗憾。

  (本文照片选自内田五郎的《新汕头》)

作者: 
陈嘉顺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5.01)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