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弼诗歌鲜明的现实主义特色

  张明弼的《榕城二集》五卷中用两卷的篇幅,收入作者的诗歌作品,计五古19首,七古39首,五绝15首,六绝2首,七绝50首,五律22首,七律97首,五言排律2首。这些诗歌,多系张氏履任揭阳时所撰。细读其诗,笔者以为,强烈的现实主义倾向,是其诗歌重要特色之一。这一特色在其古风中表现最为突出。

  其时五十四岁始中进士被授揭阳县令的张明弼,作为复社重要成员,一直在努力践行复社宗旨和文学主张。他没有把踏上仕途当做追求功名利禄的台阶,而是决心以此为平台,改革弊政,力图实现复社的政治理想。抵揭到任之后,他一面与地方豪强和官场、军队腐败作斗争,一面以诗歌为武器,对黑暗官场予以无情抨击,对劳苦百姓寄予深深的同情。

  《榕城二集》卷二的一首七古《人啖人歌》,系作者崇祯十三年(1640)在揭阳闻山东省那场大饥荒造成大规模杀人相食历史惨剧后的有感之作。诗中,作者以悲愤的心情,用“野草无根木无壳,煮石作糜石难凿”,“人食百物还食人,相生相啖谁能躲”等诗句,并引用饿得瘦骨嶙峋的儿子、儿媳妇哀求父母、公姑将自己吃了充饥这段催人泪下的凄凉话语,描绘了大饥荒的悲惨情景,质问“朝中夔契知不知”,揭露官府在天灾面前不顾百姓死活横征暴敛“催科”的罪恶行径,并用春秋笔法,以 “天子明圣人啖人” 的辛辣诗句,鞭挞、讽刺明朝廷的统治者。

  该卷的另一首七古《官山行》,对潮州地区“贵势之家窃权利,圉夺成富妄所忌。既租赤海称海王,又擅青山作山帝”,仗势霸占官山,强收私税,欺压、鱼肉乡民的可恶行为进行犀利的揭露和谴责,表达了绝不为保自己官位“纳好一人”而让千万乡民遭欺凌荼毒,以及不惜得罪贵势之家的铁心,记述了惩治豪强、废除私税的全过程,其为百姓伸张正义的民本思想十分难能可贵。

  再看他的五古《万里桥逢普宁县民送张散禅令君还里》,其诗曰:

  “经过万里桥,啼声盈川沚.借问为谁悲?廉侯返故里。邑小骛豪强,氓贫劳抚字。道气发春花,仁心及童子。不见荐鹗章,反闻玷弹纸。五岭天地外,生人无目耳。屠磔称循良,金珠换道理。家家开厕(侧)门,人人陟膴仕。既少栆郎金,那得不见毁?空余老稚哀,随君度越水。闻君爱廉名,廉吏今如此。居者当戒心,行者亦已矣!”

  此诗描写了明末廉明公正,体恤百姓,大得民心的普宁县令、复社成员、海盐人张瞻韩(散禅)因失上官意,被以“考功”不合格名义去职归里,邑民垂涕送行的情景,对官场“屠磔称循良,金珠换道理。家家开厕门,人人陟膴仕”这种是非颠倒,靠走侧门行贿才能升官的腐败现象十分愤慨,对张瞻韩这样的清官廉吏却落得如此下场发出了“居者当戒心,行者亦已矣”的无奈和慨叹,官场吏治腐烂的程度及诗人对此愤愤不平的正直秉性于此可见。

  明末复社成员们身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都十分尖锐的时代,由于他们积极参加实际的政治斗争,所以在文学创作中大都能注重反映社会现实生活,感情激越,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倾向,既有别于前后七子的刻意“模古”,也不同于公安派独抒性灵、不拘格套和竟陵派消极避世、幽深孤峭风格的空疏。张明弼也不例外。

  《榕城二集》中张氏这一类诗作尽管略嫌直白,但其反映的是明季复杂尖锐的社会矛盾。其矛头所向,直指腐败黑暗的官场吏治及明朝统治者。其抒发的是忧国忧民的情怀,其表现的是诗人傲骨铮铮,在黑暗官场中正直清廉的品格和独立直行的性格。其政治思想和文学主张,与明季东林学派和复社的宗旨一脉相承,进步倾向十分明显。而其所继承的,正是以杜甫、白居易为代表的现实主义诗歌流派的优良文学传统。

作者: 
陈作宏
来源: 
揭阳日报(2017.03.28)
浏览次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