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信仰的力量——感受潮州营老爷

  迎神赛会是在我国南方地区广泛流传的汉族民间信仰活动,内容是民众以鸣锣击鼓及各种化装游艺节目迎送神像。潮汕地区正月间的游神赛会称为“营老爷”,是一项极富地方特色的民俗活动。今春在正月的潮汕民间文艺考察中,亲历了潮州东凤镇下张村正月十三营老爷活动,近距离体验张姓族众抬着老爷神像周游街巷的盛大场景,被这种民间信仰产生的力量所感动。

  营老爷活动通常发生在同姓宗族聚居的区域,下张村即是一个以张姓宗族为主体的传统村落。这处明朝初年建村的村庄位于东凤镇中部,昆江下游,故称下昆江,后因全村均为张姓,于是称下昆江张,简称下张。护堤路从村东边通过,西边有镇道东梅路,全村有近千户村民。明初张姓先祖秋鉴公为避元末之乱,自福建省泉州府莆田县蒲美乡打铁巷南井脚迁至此创业。当时村内已有张、洪、庄、辛、黄、许等姓聚居,至清朝中期,其他姓氏逐渐外迁,唯存张姓,初时村名为鲲沟。下张的老爷宫传为鲲江古庙。秋鉴公育有五子,大房公即现在上厝。二房公据说到现在的陆丰县甲子镇创乡。三房公是下厝和沟边新厝。四房公和五房公均到外地创祖,所以今天的下张村由上厝、下厝和新厝组成。

  潮汕人称神仙为老爷,普遍是多神崇拜,各村都有自己的神。本地年初都有营老爷的风俗,村民们将神像从庙里请出来,到村子里游行,在一个社神前举行拜祭仪式,然后再送回神庙安放。下张村的游神之日为正月十三日。

  我上午到达下张村时,营老爷活动刚刚开始。村里的壮丁们上午七时准时将大王公、大夫人、三王公、三夫人、仙师公、晋升公、花公妈、花公公、伯公、周仓老爷、土地公妈等诸“老爷”神像请上神轿,由标旗、仪仗队、醒狮、大锣鼓、潮乐队等作为前导,在下厝、上厝、新厝各主要道路巡游。老爷神像,大多是木头雕刻,大的比真人还要大,漆上金彩,小的只有一两尺甚至只有几寸高。

  游神队伍十分庞大,队伍的规模多达数百人,由标手、牌手、轿夫、乐手组成,人员均为村中男性,年长的统一着长衫或唐装,年轻者除承担特定任务的执事外皆日常装束。标旗仪仗上刺绣了“合乡平安”、“心想事成”、“年年有余”、“大展宏图”、“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等祈愿主题。

  游神队伍在各厝的社神前停留举行祭祀仪式,村民们用三牲和香表贡拜诸神。村里的成年男性在主事的引导下,向诸神集体行跪拜之礼。持香表焚化祭祀的多为中老年妇女,男性仅占极少数。“掉老爷”与“走老爷”是下张村营老爷过程中最高潮的部分。在祭祀仪式中,执事要先用红布将神像捆紧在神轿上,青年丁壮六人一组,在村民的注目中喊着号子将神像连续向空中高高抛起,称为“掉老爷”,如此即使在人群的后排也能看到老爷像不断“飞”向天空。“掉老爷”是个十足的力气活,丁壮们往往经过两次以上的轮换才能完成整个仪式。

  祭祀结束后营神正式开始,丁壮们抬起神像向前飞奔,边跑边歇跑遍村里的每条巷子,直至送老爷像回老爷宫。老爷要巡遍村中各主要道路,大人小孩要等待游神队伍经过家门,每家每户祭拜许愿,祈求来年顺利,主要街道鞭炮不断,孩子们在欢乐的人群中穿梭,场面热热闹闹。不管是“掉老爷”还是“走老爷”,其原始信仰的意义,都是净土驱邪,祈愿风调雨顺,合乡平安。

  营老爷是一项借祖先神明巡土安境而自发组织的全民参与的民俗活动,男女老幼均能在活动中找到自己的身份定位,整个活动让人看到了潮汕人对祖先虔诚以及对神明的敬畏。营老爷队伍中不乏身在异乡创业者或打工者,他们一年之中不管多忙,都会在这个特定的时刻赶回来营老爷,与同宗同族的乡亲们一起共同完成这个重要的仪式。

  社会学家将现代社会形态描述为“原子化社会”,其表征是大家族分解,家庭规模小型化,社会纽带松弛,人际关系疏离化,各种社会制约因素消解。下张村张姓家族举全族之力营老爷的民间信仰习俗,呈现了传统民俗在维系宗族情感中所起到的纽带作用。因为仪式的神圣性,参与者在与祖先神明的对话中会于内心深处筑起先祖们崇奉的道德堤防,无论身处何方,个人因信仰而产生的自律会始终存在。而这也正是祖先留给后世民俗教化传统之深意。

作者: 
潘鲁生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3.02)
浏览次数: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