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洋行 传播汕头印象的日本相馆

明信片上的日本驻汕领事馆

明信片上的商业街

明信片上的汕头鱼市场

明信片迴澜桥上望韩江图

明信片上的太古洋行栈桥

明信片上的汕头海关验货场

明信片上的汕头沿海马路

明信片上的崎碌路

明信片上的潮汕铁路汕头车站

明信片上的火车站内场景

  潮汕与日本交往的历史非常悠久,据日本著名学者蒲丰彦教授研究,潮汕与日本的交往至少从11世纪末到12世纪初就已开始。当时日本的主要贸易港在九州北部的博多,此地出土了不少潮州陶瓷的陶片,这是潮汕与日本关系史上最早的史料之一。到了17世纪的江户时代,幕府政权限制海外贸易,指定九州北部的长崎为唯一合法口岸。此后每年有许多中国船来到长崎,其中就有“潮州船”。江户政权的海禁政策不许日本人到海外。但是,在文献中却有记载日本渔民和商人的船只因遇风暴漂流到潮阳,也有潮汕人的船只被暴风吹到日本的记录。这些水手和船客也是潮汕跟日本交流的一小部分。

  到了近代,甲午战败后的台湾进入日据时代,由于台湾跟汕头的距离较近,使得很多日本人能够非常方便地来到汕头。教育家丘逢甲筹办的岭东同文学堂,就聘请日本学者熊泽纯之助任教,又通过他的介绍认识犬养毅、平山周等日本知名友好人士。最早有记录在汕头的日本人是1902年开相馆的彦阪贞美,次年日本领事馆汕头分馆设立,接着玻璃厂、杂货店等先后开张,1904年日本医生在育善街开办同仁医院。据汕头日本领事馆1909年的报告记录,当时在汕头的外国人最多的是日本人。1929年《潮梅商会联合会半月刊》的调查则显示在汕头的56家外国人商店中,日资的就有34家,其中的山口洋行曾经在清末民初出版了不少汕头明信片。

  山口洋行登记地址是海关路,业务是服装业,而在内田五郎著的《新汕头》中记录,日本人山口菊松除经营汕头旅馆外,同时经营山口洋行。

  山口洋行出产的这批汕头明信片,大多数以手工上色再发行,与同时期的美璋等相馆相比,这成为山口洋行明信片的一大特色。其中有日本驻汕领事馆、日本汕头邮局、海关验货场、汕头天主教主教楼等机构照片。而最多的是潮汕铁路、崎碌马路、海关路、沿海马路、商业街,以及韩江水路和太古洋行栈桥等汕头交通设施的照片,还有汕头鱼市场的照片。这些手工上色明信片的色泽总是鲜艳中带着一丝诡异,画面幽暗,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显得有些超现实的朦胧美。

  通过这批老照片,我们发现在山口洋行的镜头下,汕头埠繁华中透露着贫困,卫生状况不如人意,城市基础设施落后,这是山口洋行留下的汕头印象。近代来华的日本人对中国社会的政治、军备、经济、风俗、景观、资源等较为直观的认识,正是基于这些明信片图像的传播,这是他们与中国接触的过程中,对中国上百座城市和无数农村全方位、多层次社会状况的立体认识基础上,对中国的一系列个别“中国印象”累积而成的。在一定程度上,近代日本的中国观不是日本对中国的认识是否是客观的,而是真实的近代日本人对中国的实际认识。(本辑照片由汕头山口洋行发行,陈传忠收藏)

作者: 
陈嘉顺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3.20)
浏览次数: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