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骗子行骗奇招面面观

  自古至今,骗子手法千变万化,但归纳起来,不外就是利用被骗者的贪心、粗心和善良之心。下面几则刊登于清末的报载新闻,都是骗子骗人的各种招式,虽然过去了一百多年,今天读来还是很有警世作用。

  设计骗盗赃

  1887年8月29日《叻报》,刊登了一则新闻,称潮人某甲,不知他操何种职业,初六日“贸贸然荷乌布十余匹至东陵地方潮人某乙之店中沽卖”。此时,在店中跟某乙喝茶聊天的南海人某丙,见某甲行色可疑,遂起身跟主人示意,便匆匆离去。乙待丙走远了,转身对甲说:老兄你危险啦,刚才那位认为你的布匹是赃物,已经去官府报案了。甲极为害怕,问乙怎么办?乙便对甲说:你现在若带着东西逃跑亦很不方便,何不这样,我们都是老乡,你暂且把东西放在我这里,自己先避一避如何?甲相信乙的话,遂放下东西,急急而去。乙见甲走远了,马上把丙叫回来,两人遂将甲的布匹平分。过了不久,甲回来,问乙情况,乙说:刚才幸亏你跑得快,官府来人要抓你,见你已经逃跑,便将东西都带走了,现在还在到处抓你呢!你还是快快离开这里吧。“甲闻乙语惊而遁去”。新闻最后评论说:“夫以盗而遇骗,可见天道之巧,然盗而至此亦愚之甚矣”。

  棍徒骗行旅

  古人对木枕头可说是情有独钟,特别到了明清时期,木枕大多形如箱箧,长方而中空,内可储物。文人墨客用它存放文书、字画,商贾用它收藏金银、宝物,甚至侠客亦利用它来放置防身暗器。清末的潮人出洋,身边亦常常备有此种木枕箱。

  光绪十三年(1887年)七月二十日《叻报》载,潮人蔡氏一向在槟榔屿经商,前日因事搭船往新加坡,把二百洋元放在随身携带的木枕箱里,不料却被同船的广东人某甲发现,竟然产生骗取的想法。于是,他自称是船上的差役,主动帮助蔡打理船上的一些杂务并跟蔡聊天拉家常,两人很快便熟稔起来。待船即将抵岸,某甲对蔡氏说:君刚到新加坡,各事不熟悉,我可以帮助您到岸上雇佣一辆马车吗?蔡氏马上答应,内心还一阵感动。甲便先行上船到岸上雇来一驾马车,对蔡说:君且在岸边守看行旅,不可乱走动,待我帮君将行旅都搬上马车。蔡氏早没了防备,均一一答应。某甲遂将蔡氏的行旅搬到马车上,待搬到那件枕箱,乘其不备便将枕头夹起溜走了。蔡氏此时才知道遇到了骗子,但为时已晚矣。

  抛诱饵行骗

  壬寅年(1902)六月十三日《岭东日报》载,汕头德兴市(今德兴街一带)某玉器店,有一位顾客到店内声言要购买玉手环和鼻烟壶,店主人见商机上门,高兴之余,马上拿出三双玉手环和二款鼻烟壶让顾客选购。那“顾客”接过玉手环和鼻烟壶,细细察看后,大夸店主的玉器做工精美。接着就说,他是为他姐姐代买的,不知他姐合意哪种,店主可否派一位伙计跟他一同把玉件带回给他姐亲自挑选?店主人欣然应允。那位“顾客”便拿起玉件,跟伙计一同出店。两人行至潮安街,进入一客栈内,那位“顾客”自行登上二楼,并询问店伙:“某都老在否?”,店伙答道:敝号无此都老也。“顾客”下楼,对跟来的伙计说,你且在此等我,待我去把都老找来。说完便带着玉件径自离去。过了很久,伙计见“顾客”没有回来,便问客栈店伙,店伙愕然说与那位“顾客”素未谋面也。

  伙计知道被骗,马上返回玉器店告知店主人,店主人跟伙计急急来到客栈交涉,客栈的店伙笑道:这就是你自己的失误了。你若信任那“顾客”,则不用派伙计跟他同行,你若不信任他,又怎不让你的伙计拿玉器而让他拿?玉器店主被问得无话可答。

  亏空玩失踪

  光绪二十四年至二十八年,潮州城鼠疫流行,特别是二十八年春夏间疫情大爆发,致使潮城几近成死城,商务颓败不堪。一些行铺表面上生意还不错,但内里却已亏空欠债。为了躲避债务,个别商铺更是祭出各式倒闭奇招。据壬寅年(1902)七月初三日《岭东日报》载,某茶食店近来生意颇旺,店老板乃以“充本”为由,托银行经纪借得银子数千元,然后邀请店伙和朋友到酒楼畅饮,自鸣得意地称今年销路大畅,非雅宴无以酬谢诸位好友。而当席罢更兰之时,请客的店老板已人间蒸发,杳如黄鹤,不知所踪了。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1.31)
浏览次数: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