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浦”的由来与“玉浦老寨门”

玉浦老寨门

  在揭阳市榕城区北门对岸榕水之滨有一大村,名为“玉浦村”,在其老寨门石匾上楷书有“玉浦”两个大字。但是,人们口头中都称之为“尖浦”,就连北门的渡口也被称为“尖浦渡船头”。这是什么原因呢?

  原来,“尖浦”是这个村的原名,而“玉浦”则是到清代时才改的。玉浦村原称尖浦村,系多姓杂居的零落村圃,据传创于宋代,以詹姓为主,故名詹圃。“詹”与“尖”潮语同音,故俗称尖浦。明洪武二年(1370)以后,詹及其它杂姓迁徙或湮没,为单一黄姓所取代。《揭阳县志》中,不管是雍正年间的,还是乾隆年间的,都称这个村为“尖浦”,后来为何改称“玉浦”呢?据该村长者介绍,玉浦村创建于宋代,那时村中是多个姓氏杂居之地,也包括黄姓在内。村中以詹姓人口居多,也较富裕,成为村中主姓,故此称为“詹浦”。浦意为水边,因村左处于榕江北河之滨,故用“浦”为村名。到了明朝初年,詹浦村形势发生了变化,有盛有衰,詹姓走向没落,黄姓发展较快。于是,村名再用“詹浦”便无意义了,乃改为“尖浦”,同音不同字,得到村民认同,又使用三百多年。到了清初,形势又再变化,黄姓发展迅速,人口大增。过去人们相信风水,认为地理已为黄氏所占,纷纷迁走,村中几成黄氏一统。到了清乾隆七年(1747),乡村中出了一位进士,名为黄世杰,此人才华横溢,声誉也佳,为官也获良好评价。他辞官后便在村中设馆讲学,培育人才,邻里从其学者甚多,也培育出了不少有用之才,很受县尊的器重。黄世杰成名之后,便提出了改村名的倡议,得到村民赞同后,便改为“玉浦”,取“玉”表示雅致、尊贵、高尚,“浦”则保留,因地处榕江河边,而且“浦”还有水顺畅流入大海之义,象征村子前途无量,大有振展之意。

  清乾隆八年(1748),黄世杰改村名为“玉浦”后,寨门座西北向东南,取“紫气东来”、“熏风自南”之吉兆。老寨门连顶高达3.6米,上一石匾中书“玉浦”二大楷书,紫色,寓书者黄世杰已紫袍官服加身,又含此寨门系通往帝都之紫陌(道路)。在上侧小楷七字“乾隆八年花月立”,丹书。右下侧为书者姓名“黄世杰”,金字。寨门为四石柱框架,门高2米,宽1.2米。这种以寨门为中轴线的建筑,体现了儒家的中庸思想。门限下连石阶,以通寨道,两边连接寨墙,向北西延伸。寨门外有小溪流过,石板桥通行,颇有点古寨的风貌。整座古建筑坚固、厚重,雄峙于古名城之北隅,至今260年,仍固若金汤。

  老寨门有桥连通内外,清溪环境,古树(龙眼)掩映。玉浦老寨门,默默无言仰苍天,但它却具特别的意义:一是历史悠久,迄今已越260载;二是风格独特,讲究对称,内涵丰富,视野开阔,建筑艺术性较高;三是贤者云集,为玉浦寨门添辉。辟寨门之黄世杰,少年时才华横溢,颇有名气,与郑大进关系密切,一同被学使接见。后在邑中设馆讲学,为学者日众,大多数在他栽培下成才。邑宰顾彝对他高度赞扬,与他交往甚密。

  玉浦村地理位置优越,得天独厚,南临榕江,隔岸便是县城,北傍公路,可通兴、梅、潮、汕、普,交通转运十分方便,东、西两岸良田沃野,是个可农、可渔,宜工、宜商的好地方。过去,揭阳县城北门内外,多为玉浦人营商之地,商铺不少是黄姓所开。北门火船头、镇屐街是县城又一热闹繁华之地,也属玉浦人经营范围。在未建北河大桥之前,尖浦渡有八艘渡船,从早晨到深夜,络绎不绝,载满客人。所以,玉浦村虽是人多地少,但有钱人在县城开铺经商,小本者摆摊设点,或肩挑小贩,无钱者则靠劳力做工、搬运,人人有事做,家家有收入,在揭阳农村也算为富裕之乡。

  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玉浦村人更是如鱼得水,成为工业、商业、运输齐备的新农村。丙申正月,有着600年历史的玉浦村举行了每6年才轮上一次的大型民俗文化活动。虽然过了正月十五,但是当地村民的祈福民俗活动才纷纷开始,全村一派喜气洋洋,白天彩旗招展、鼓乐声喧,队伍巡游;夜晚花灯如昼,烟花璀璨,既有传统文化的韵味,又有现代生活的气息,村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作者: 
黄春宇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12.19)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