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至清初潮汕地区女寓述略

  所谓“寓贤”,即曾寓居他乡并在当地产生积极影响的知名贤达。古代潮汕地区的寓贤,有的地方志书又称“寓公”,但这只是指男性而言。如人们比较熟知的有宋末的陆秀夫、文天祥等。但潮汕地区历史上也出现过一些女性寓贤,如宋末元初决战饶平百丈埔而阵亡的许夫人(本名陈淑祯,“许”为夫姓)和明末清初南下寓居潮州府城并逃禅为尼的明周王姑等,却并不广为人知。

  宋末潮汕女寓贤许夫人,相传为闽省晋江东石乡人,率义兵抗元护宋,自闽入粤沿海护跸,在饶平百丈埔遭遇元兵主力而英勇阵亡,是当时屈指可数的巾帼英烈。康熙版《饶平县志》载:“魏学使毁淫祠而及娘娘庙……(许)夫人率步兵沿海为援,在于百丈埔阵亡,土人义而祀之。”光绪版《饶平县志》亦载:“(许夫人)统步兵于沿海扈驾,会陈吊眼之师出自黄冈,与元兵战于百丈埔阵亡,土人义而祀之。”许夫人阵亡后“土人”(当地百姓)建祠敬祀,但立祠的具体什么时间志书未见载。据康熙饶志所载,明代嘉靖之前“娘娘庙”(许夫人祠)已经存在。上述广东学使魏校毁淫祠(未入载官方祀典的庙宇)在嘉靖元年壬午即1522年(见清乾隆《揭阳县志》)。清末爱国诗人丘逢甲曾经到过饶平县,并撰写有组诗《饶平杂诗》(其一)有:“战裙化蝶野云香,百丈埔前废庙凉。碧绣苔花残瓦尽,更无人拜许娘娘。”可知直至清末,百丈埔许娘娘庙一直没有修复。据载,明洪武七年(1375),福建晋江东石乡民为纪念许夫人之忠烈,在许宅附近造庙祭祀这位巾帼英烈,尊其为“东宫夫人”(许夫人后称“许娘娘”或许因这“东宫”二字而衍误),祠今仍存。当代晋江市东石镇建有许夫人纪念堂。今饶平县高堂镇百丈埔所在地前寮村中有“娘娘庙”,形制仅一厅殿,未立匾额,殿前搭一大铁棚,庙宇狭小,因村中另有规模较大的“百丈古庙”(祀男神)而俗称“宫仔”。其后相距约200米处就是宋末百丈埔古战场遗址,潮汕俗语“荋过百丈埔”就是指当时战争的惨烈和战后的纷乱。据当地人介绍,庙中敬祀许夫人及其族侄陈吊眼(一说为许夫人之子),许夫人居左,俗称“老夫人”,居右的男性则俗称为“伯公”。如今,娘娘庙已基本被当地民众改造成为神祈庙宇而失其女寓贤祠的“本真”。

  明末清初流亡潮州府城并逃禅为尼的女寓贤周王姑,相传为明藩周王朱恭枵(1580~1644)之女。崇祯十七年(1644),饶平先贤、南京礼部尚书黄锦受藩邑已失守的周王朱恭枵(同年三月二十一日薨于南奔道上,其孙朱伦奎于1645年袭爵)临终所托,携其女儿郡主(即周王姑)南下来潮郡避难。相传,其时周王姑的仪宾(明代郡马的别称)已在周王府邸河南汴梁1642年失守时阵亡,周王姑入潮不久“闻燕京残破,遂祝发为尼”,逃禅于潮州府城“大士阁”(后改称“王姑庵”,今仅存一巷,记为“皇姑巷”),自取法号“日曜”(语出“七曜历”,即日月加五星),佛堂挂“九莲菩萨” (明代万历帝尊称生母李太后)画像,表达对亡国的思念和矢志朱明。相传1646年11月18日,新周王朱伦奎(周王姑之侄)与南明绍武皇帝等君臣十多人在广州被清军俘杀而殉国。周王姑再闻国难,又举目无亲,在绝望中自经于庵中,时人立其画像于庵中供人。从此,王姑庵便成了潮州城一处胜迹。周王姑史称日曜尼,为明末清初“岭南三尼”之一。直至同治、光绪年间,前来凭吊的文人士子仍大有人在。

  在揭阳市区榕城,有一祀唐代张巡、许远二位英烈“二圣古庙”,相传肇建于明末,原俗称“塗塔宫”,后因其左廊殿入祀“朱圣姑母”又俗称“姑母宫”。此“朱圣姑母”是何方神圣?具体何时入祀?本地方志文献却难稽征。而揭阳民间则传其为明末揭阳县令冯元飚的侍妾黄月容从家乡扬州带来的一尊普通神祈,原为明代平民节妇,死后显灵受祀,后受赐国姓,但这只是人们口耳相传而已。揭阳当地有学者认为,“朱圣姑母”或为上述周王姑:“朱”为明代国姓,即周王姑姓氏。周王姑为周王朱伦奎姑母,“圣姑母”与“王(皇)姑母”词义亦相近。周王姑入潮时丈夫(仪宾)已去世,孀居独守,是为节妇。今榕城姑母宫中“朱圣姑母”神殿楹联为“灵威正气千秋在,忠烈丹心万古存。”“忠烈丹心”四字之义,与“二圣古庙”中的英烈在忠君爱国有“交集”,周王姑忠贞爱国,不忘故明,去世后入祀“二圣古庙”很符合清初南方反清复明的历史情势。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清廷有追封前明殉节大臣以调和民族矛盾的举措,是否“朱圣姑母”就是在当时这样的政治氛围下入祀“二圣古庙”的?可惜因缺乏相关记载而成为揭阳地方文史谜团。

  明末揭阳县令冯元飚(浙江慈溪人)的侍妾黄月容,揭阳地区历来称其为“扬州才女”,俗称“月容夫人”,遇害后冯令在黄岐山为她立墓并建侣云庵奉祀,本来可将夫人月容与许夫人、周王姑一样列为女寓贤。据调查,邑令冯元飚有裔孙在揭阳立籍,建有冯氏宗祠,并祀黄月容为“二夫人”(未祀冯令大夫人正妻卢氏)。这样,月容夫人葬于斯,亦籍于斯,则与潮汕女寓贤之称失之交臂。

  古代潮汕地区的女寓贤同“寓公”相比,为数甚少,但她们却是粤东历史星空中光芒闪烁的流星,为当地的历史人文增添了异彩,值得后人的关注、纪念和深入探究。

作者: 
谢若秋
来源: 
揭阳日报(2016.11.26)
浏览次数: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