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与饶平苏区

  2010年,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成立89周年之际,饶平县被确认为中央苏区县,这是饶平县政治生活和全县人民的一件大喜事,对确定我县革命苏区的光荣历史,缅怀革命先烈,鼓励教育后人,不辜负革命前辈的期望,推动我县经济发展建设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饶平县地处闽粤交界,地理位置特殊,这是一块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土地。饶平县曾与“八一南昌起义”、“三河坝阻击战”、“饶平茂芝军事会议”、“湘南起义”、“井冈山会师”联系在一起。和我们崇敬的共和国元帅之首、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国家的领袖——朱德同志紧密联系在一起。在饶平这块红色的土地上,无数革命先辈为了革命的胜利、人民的解放,义无反顾、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演绎了一个又一个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他们的光辉业绩在饶平大地上树起了一座座丰碑,他们的革命精神永存,他们的丰功伟绩将永载史册!

  一、饶平革命运动

  饶平地属广东潮州市,地处汕头、潮州东边;北临大埔县,东临福建平和县和诏安县。在土地革命时期,为了领导革命群众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压迫剥削,于1926年1月,中共饶平县党支部就在饶城(三饶镇老县城)成立。党员有林棕璜、黄世平、杨沛霖、林逸响、詹天锡、詹宗鲁等六人,支部书记为林棕璜。同年11月,中共饶平县部委在饶城成立,书记林棕璜。部委先后在新丰、九村、龙潭角、茂贝、饶城、浮山、黄冈建立了党支部。随着土地革命运动的不断发展,饶平县部委抓紧健全和发展农民协会(简称“农协”);积极举办农民自卫军(简称“农军”)模范训练班,培养和建立农军骨干,壮大农军队伍,推动工人、青年和妇女运动的发展。

  建立农会和农军武装

  1926年7月4日,国民党中央为完成总理孙中山的遗愿,在广州通过了《国民革命军北伐宣言》,启动了由广东国民政府发动的反对北洋军阀的革命战争。中国共产党组织由共产党人叶挺领导、以共产党员为骨干组成的第四军独立团是北伐先锋。在各界民众的支持下,北伐军第四军独立团高歌猛进,浴血奋战,先后在湖北攻克汀泗桥、贺胜桥,击溃军阀吴佩孚主力,攻占武昌。叶挺独立团战功卓著,所在的第四军被誉为“铁军”、独立团被誉为“铁团”,叶挺更是被誉为北伐名将。

  1927年4月,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和力量不断壮大。蒋介石和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破坏国共统一战线,疯狂镇压革命力量,发动了骇人听闻的反革命“四一二政变”,在南京、武汉等地,在北伐军中开始大量逮捕处决和驱逐共产党人,北伐战争的胜利果实被窃取。

  1927年7月,饶平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革命运动。中共饶平县委在上饶区祠东大彼楼成立,书记杜式哲,委员林棕璜、余丁仁、黄世平、张碧光、林逸响、詹前锋、李仁华。县委管辖区域为上饶区委(包括:新丰、九村、二祠、岭案、双善5个支部)和浮山、黄冈2个支部。中共饶平县委成立后,于二祠游凤岗村的东屋坷庵召开会议。随后,上饶区农会机关由新丰迁至二祠的盘石楼,领导各乡农会开展革命活动,扩大建立农军武装。

  饶平境内开始从饶北的新丰至双善地区就形成了一个拥有65个乡村,31000多人的红色区域,建立了一支2000多人的农军武装队伍,饶北成为了武装革命的重要基地。

  中共饶平县委领导的革命斗争如火如荼,为后来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军部队进驻饶北地区(茂芝)创造了有利环境。

  八一南昌起义

  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为了揭露国民党的反共政策,破坏革命统一战线,组成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周恩来为前敌委员会书记,到南昌领导武装起义,建立属于自己的革命武装。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朱德等领导指挥着两万多起义军,成功地举行了震惊中外的“八一南昌起义”(也称“南昌起义”、“南昌暴动”)。

  8月3日上午,中共前敌委员会按照中共中央原定计划,指挥起义军分批撤离南昌,向广东潮汕、海陆丰地区进发,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朱德担负了一项重要任务:被任命为先遣司令,为起义军主力南下开路。朱德说:“我自从南昌出发,就走在前头,做政治工作,宣传工作,找寻粮食,和我在一起的有彭湃、恽代英、郭沫若,我们只带了两连人,有一些学生,一路宣传一路走,又是政治队,又是先遣支队,又是粮秣队。”

  一支军队在开赴前进的时候怎么可能让你的主要领导人走在最前面开路?因为前面阻挡南昌起义军的基本上都是滇军,就是云南的部队。朱老总当过滇军的旅长,所以让朱老总走在最前面开路,让挡道的滇军把路让开,这就是朱老总在南昌起义后撤离这段时期所担负的重要任务。

  南昌起义军在途中经过会昌时与国民党军钱大钧、黄绍竑部队进行了激战的战斗并取得胜利,消灭敌人6000多人。起义军主力陆续折返江西瑞金,经福建向广东大埔县三河坝集结,实行了著名的三河坝分兵:由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率领起义军主力第二十军(贺龙指挥)和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叶挺指挥),从处在粤闽边境的大埔乘船,经韩江顺流直下,直奔潮汕、海陆丰地区。朱德率领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原叶挺指挥)、第九军教导团,共约4000人留守三河坝设防阻击,以防敌军抄袭主力部队进军潮汕的后路。

  9月中旬,当南昌起义军经福建向广东大埔县挺进时,中共大埔县委决定在茶阳、高陂两地配合起义军举行革命暴动,要求饶平县委派农军支援。饶平县委遂派张碧光率领农军50多名,前往高陂支援革命暴动,两县农军合并一举攻占了高陂区署,以迎接南昌起义军。

  9月下旬,饶平浮山区农会为了策应南昌起义军主力攻占潮汕。由区农会领导张修省等带领东洋、长教、胡岭等村的农军130多人,带着土枪、铁叉攻占浮山区署,赶走了区署官员,并将区农会迁至浮山“营盘”(今浮山小学)。

  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军驻守大埔县三河坝时,朱德通过大埔县委派交通员送信给饶平县委,要求饶平县委派人到三河坝见面。9月30日,饶平县委派张碧光、刘瑞光、邱达川等带领上饶农军46人,从九村出发,途经大埔高陂,于10月1日赶到三河坝起义军的指挥部,受到朱德同志的热情接待。朱德同志向饶平农军分发了40多支步枪和400发子弹。然后,饶平农军遵照朱德的嘱咐迅速返回上饶组织革命群众开展武装斗争。同时,朱德起义军与饶平县党组织建立了联系。

  协助农军攻取饶城

  10月4日,为了牵制国民党的兵力,策应三河坝阻击战,饶平县委做出决定:以上饶农军为主力,配合各乡农会会员近2000人,进攻饶城。由于驻饶城国民党军警有准备的负隅顽抗,敌我双方相持了一整天,未有进展。当天傍晚,为了减少损失,上饶农军主动撤回新丰乡大埔巷村休整,计划第二天再组织攻城。此时,饶平农军仍不知大埔三河坝周边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朱德率领起义军在三河坝经过三天三夜英勇顽强的阻击战,已经从三河坝战场主动撤退,先头部队已经到达饶北的上饶茂芝(圩)。

  10月4日清晨,朱德等领导率领的起义军第二十五师从三河坝突围后,经大埔的湖寮、白侯、冈头进入饶平县饶北地区,又经三斗坑、登竹坪、石寮溪、天上岽,于5日凌晨陆续到达上饶镇的上、下祠一带。

  饶平县委书记杜式哲等得知朱德率领的起义军到达饶北,立即带领县委成员组织接应,分头动员各乡农会,组织群众烧水、做饭,迎接起义军部队。杜式哲向朱德等领导还汇报了饶平农军攻打县城的情况。朱德听后果断决定,立即派出部队配合农军攻城。因第二十五师后撤的大部队尚未到达上饶镇,便命令先期到达的第九军教导团300多人配合饶平农军支援攻城,其余起义军分别进驻上饶茂芝,军部设在全德学校。

  饶平农军得到起义军的武装支援,攻城力量倍增,士气振奋,两支队伍密切配合,奋勇杀敌,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战斗,守卫饶城的军警从枪炮声中判明是正规军前来攻城,遂不再顽抗而弃城逃窜。此役战斗,起义军第九军教导团和农军占领了饶城,共打死打伤守城军警50多人。当晚,获悉蒋介石的嫡系钱大钧部队欲从大埔高陂向饶平进逼,包抄饶城。农军带着缴获的枪支弹药、军需物资迅速撤回饶北各区。朱德率领的第九军教导团则撤回茂芝驻地。撤离前,饶平县农军在城里还没收了几家反动商户的财产,同时处决了两名民愤极大的土豪分子。

  二、 饶平茂芝军事会议

  1927年10月5日晚,周士第指挥的第二十五师后撤部队也陆续顺利进驻茂芝。第二十五师前身是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的叶挺独立团,在北伐战争期间,第四军独立团号称为“铁军”“铁团”,是中国共产党组织领导最早建立、也是最有战斗力的军队。6日,第二十军第三师教导团参谋长周邦采率领从潮汕撤退来的200多名起义军余部,也进驻茂芝。汇合前来的还有担任革命委员会的警卫队,警卫班长粟裕就在其中,当时负责看守潮汕缴获的军用物资。还有从揭阳、汤坑失败回撤的零散人员,领导人也已分头突围撤离。起义军各路撤退到茂芝的指挥人员都分别向朱德、周士第和李硕勋(第二十五师师长和党代表)等领导作了汇报。此时才完全清楚南昌起义军主力挺进潮汕已经失败,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独立领导的革命武装起义彻底失败了。

  朱德临危整编溃散起义军

  综观潮汕地区撤退下来的起义军“散兵”与从三河坝撤离的朱德支队在饶平茂芝会合,官兵合计两千五六百人(仅为南昌起义兵力的十分之一)。起义军余部来自三个方面:一是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师长周士第,政委李硕勋,下辖第七十三团、第七十四团、第七十五团,陈毅任第七十三团指导员,林彪任第七十三团七连连长。二是朱德直辖的第九军教导团。三是从潮汕撤退下来的第二十军教导团,粟裕为警卫班长。三支部队的建制和师、团以上领导都健全。论实力,周士第带领的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最强;周邦采带领的第二十军教导团最弱,仅200人;论名头和官衔,朱德最大。

  朱德当时最大的愁苦是“光杆司令”,棘手的难题是如何掌握住这支陌生的、士气涣散的部队。南昌起义前,朱德任南昌军官教导团团长兼南昌市公安局局长,起义后任第九军副军长、军长。在南下途中两次带兵,指挥的都是临时拼凑的部队。他在自述中回忆,第一次带兵,撤离南昌,向潮汕进军:“我被举做在暴动中成立的新第九军副司令,带了一部分兵,还有教导团的学生以及零七八碎的散兵向东出发”。第二次带兵,是在三河坝:“这时分为两路,一路是主力,叶挺、贺龙带着走,占领了潮汕。另一路归我指挥,为一个支队,到大埔……(后来)主力在那面失败,我们也就撤了下来……(然后)收容了潮汕撤下来的残余部队,即刻向福建、江西退却”。

  朱德自从南昌起义南撤至饶平茂芝的过程中,两次带兵有三个特点:带的都是偏师;担任的都是牵制任务;所指挥的部队均为临时搭配的非正规部队。朱德形容前者为“零七八碎的散兵”,后者为“撤下来的残余部队”。在四面敌人围攻的逆境下,朱德所部官不识兵,兵不信官,处境堪忧。

  当时,驻扎在饶平茂芝的起义部队的处境极端险恶。一是饶平周边都是国民党军队,光是集结在潮汕和三河坝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就有五个多师,共约三万多人,占有绝对优势;二是起义部队刚遭遇失败,部队一时军心浮动;三是这支部队与中央和前敌委员会失去联系,周围又有国民党军队堵截,起义军随时都有被围歼或打散的危险。

  大敌当前,朱德意识到,起义军必须继续高举“八一”南昌起义的革命旗帜,稳定部队情绪,保存好这支队伍,再谋发展。朱德马上召集周士第、李硕勋、周邦采、陈毅等领导干部商议,对周围形势作了客观的分析,认为当务之急,是依靠部队的党组织,发挥核心领导作用,纠正悲观消极情绪,坚定革命意志。领导取得一致意见后,几位领导分头到各部队中去作起义军的思想工作。于是,起义部队中的党团会、骨干会都紧急召开起来,接着又召开班排会议。经过一整天的思想政治工作,全军上下马上出现了正气上升的局面,大多数指战员都表态,愿意听从起义军部队的领导指挥,跟共产党走。积极的思想工作初步振奋了部队的精神面貌,扭转了悲观情绪。

  陈毅谈到,起义军撤退至饶平茂芝:“2万多人的起义部队现在只剩下朱德身边这2000余人,而且四面都有占绝对优势的敌人,随时有被歼灭的危险。而如果这支部队的领导人不再坚持领导岗位,部队必将全部溃散”。

  饶平茂芝军事会议

  朱德面对骤遇主力覆灭和最高领导机关突围转移,部队无论在组织上、思想上还是心理上,都处于混乱、茫然的状态,官兵缺乏统一意志。更加严重的是,部队行动方针路线出现严重分歧。

  10月7日上午,朱德以非凡的革命胆略在茂芝全德学校,主持召开了起义军团以上干部军事会议——历史上称为“饶平茂芝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周士第(第二十五师师长)、李硕勋(第二十五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黄浩声(第七十三团团长)、陈毅(第七十三团党代表)、孙树诚(第七十四团团长)、王尔琢(第七十四团参谋长)、孙一中(第七十五团团长)、杨心畲(第七十五团党代表),符克振(第二十五师党委委员),赵蓉(第九军军官教导团书记长)、周邦采(第二十军第三师教导团参谋长)、还有第二十军第三师军需主任周廷恩、杨志诚等20多位军事干部。

  会议开始时,先由各负责干部检查统计报告各部人员。然后,朱德让周邦采向与会同志总结通报了起义军主力在潮汕失利的情况。然后,朱德作了重点发言:“我是共产党员,潮汕和三河坝战斗虽然失利了,但我有责任把‘八一’起义军的种子保留下来,我也有责任把大家统率起来,一道把革命干到底!”。接着,会议便围绕朱德同志提出的要不要继续举起革命旗帜和保存南昌起义革命种子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期间,朱德继续发言,他不同意有人提出的“解散队伍,各奔前程”的主张。他指出,主力部队虽然在潮汕失败了,第二十五师及第九军教育团在三河坝也吃了败仗,但是中国共产党还存在,革命武装斗争仍在继续,只要大家坚持下去,我们这支队伍仍有希望,现在尚存一个师2000多人,是南昌“八一”起义军目前保留完整建制的队伍。更重要的是大多数官兵痛恨国民党军阀,愿意跟共产党一起闹革命。因此,我们一定要把南昌起义的革命种子保存下来,把革命进行到底。陈毅随即表示支持朱德的主张,他说:“坚决拥护朱德同志的领导,并愿尽自己一切力量,协助朱德同志保存南昌起义这批革命种子,把革命进行到底”。许多同志也表示服从朱德指挥,继续举起“八一”南昌起义的革命旗帜,进行武装斗争。

  这次军事会议,使各部领导们认识到:起义军骤遇重大挫折、惊魂未定的情况下,只有朱德斗志最坚强,具有谋略的拿出一个完整的作战方案,令大家刮目相看。这位滇军名将从此开始发挥出了起义军主心骨的作用。

  会议经过热烈的讨论,会议一致通过了朱德同志提出:“从最新情报看,敌人正从南、西、北方面逼进,我们向东北方向穿插,直奔湘南”(简称“穿插西进,直奔湘南”)的正确军事决策,到敌人力量薄弱而群众基础比较好的湘、赣边界寻找落脚点,开展游击战。

  茂芝军事会议,一致同意在朱德领导下,对现有起义军进行了调整、改编,以第七十三团作为基础编为第一营;以第七十四团为第二营;以第九军教导团为基础编为第三营。改编后的起义军部队对外统一称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

  军事会议同时决定,把在三河坝作战中负重伤,包括第七十五团团长孙一种、第三营十一连连长许光达、党代表廖浩然等在内的20多名不能随行的伤病员,交给饶平县党组织,并留下100块大洋,作为医药费用,又送给饶平农军12支步枪、一匹白马。茂芝乡领导詹前锋代表组织接受安置,并安排本乡群众,逐一将伤病员分别送到群众家中精心护养。

  10月8日清晨,饶平县委书记杜式哲,还有詹前锋、刘瑞光等领导护送朱德起义军至茂芝北面的麒麟岭告别。朱德在与饶平县委领导分别时再三勉励饶平县委领导要艰苦奋斗,不怕困难,革命到底。朱德起义军在饶平县委派出的茂芝村赤卫队队员詹得甜、詹盈科、詹友益、詹益艳、詹德比等10多位农军引导下,走出饶北。从麒麟岭经闽粤交界的柏嵩关出境,进入福建平和县的九峰镇,再经粤赣边境,向西穿插,直奔湘南。

  三、建立苏维埃政权

  1928年4月,经过“湘南起义”,朱德率领二千多人的部队上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会师部队正式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八一南昌起义革命转折时期的“饶平茂芝军事会议”,朱德在革命危难中保存了革命武装,“饶平茂芝军事会议”也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史上的重要军事会议。

  朱德同志在饶平茂芝驻军仅有三天时间,但是,坚持武装革命的影响非常深远。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军挺进饶平,播下了革命火种,支持了饶平人民的革命运动。饶平人民非常怀念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

  1928年10月下旬,饶平县委组建了广东工农革命军东路第十四团。随着武装组织的发展,上饶红色区乡开展了年关抗租抗债暴动。饶平县委还先后派出农军支援福建平和县的武装暴动;开展上饶石井乡、茂芝乡保卫战,给国民党反动派致以了沉重打击。

  1929年,饶平党组织逐渐建立了以饶北石井乡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建立苏维埃政权,带领革命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同年10月,饶平、大埔、平和召开三县联席会议,成立军联委机关。创建了红军第四十八团。之后,迅速扫平了饶平北部、大埔东部、福建平和长乐一带的民团和反动据点,饶和埔边境遂连成一片。饶和埔与闽西革命根据地也连接在了一起,成立了饶和埔诏县(即:广东饶平县、大埔县、福建平和县、诏安县)苏维埃政府。

  饶和埔诏县苏维埃政府完成了中央苏区的大量革命工作和任务,包括闽西苏维埃政府下达的有关红军学校招生、扩大红军补充兵员、财政负担等任务。饶平人民在红色区域内还建立了枪械厂、后方医院,组织运输队、救护队、担架队、配合红军征战,组织民众运送各种物资进入中央苏区,为苏区的巩固和发展提供物质保障。饶平县也是饶和埔诏苏区县的诞生地之一。

作者: 
邱胜利
来源: 
潮州日报(2016.12.12)
浏览次数: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