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的潮汕谜花——抗日战争时期潮汕谜人谜事

  抗战时期,日军侵略潮汕,兵荒马乱,致使许多潮汕谜人流离失所,生活无着,但是却熄灭不了潮汕灯谜前辈师友心中对中华传统文化灯谜的情种。

  抗日战争时期潮汕灯谜遭到重创,潮汕各地灯谜组织相继停止活动,大部分城镇的谜事活动逐渐消匿,潮汕灯谜被迫进入历史的最低迷时期。

  日军侵略潮汕,兵荒马乱,致使许多潮汕谜人流离失所,生活无着,但是却熄灭不了潮汕灯谜前辈师友心中对中华传统文化灯谜的情种。民族危难时刻,国仇家恨,更是激荡起潮汕本土以及侨居海外的灯谜前辈师友救亡图存的爱国情怀,灯谜的星火燃点起不灭的希望之光,不论是身居国外还是留守家乡,一些灯谜先驱依然利用灯谜宣传抗战,留下了可歌可泣的珍贵史实。

  潮州枫溪吴万惜为支持抗战,开谜台进行抗日募捐。他在柬埔寨金边设台悬猜征射,台上设一个抗日救亡捐款大木箱,凡参加猜谜者,自愿捐款于木箱之中,数量多少不拘,而猜中者,也不发谜赏,只发谜笺,节约之款投入箱中,以资捐献。每场散后,万惜先生将义捐之款收集起来,一并支援国内抗战,款额虽不多,而爱国事迹感人至深,传为佳话。其爱国义举,受到人们敬重。

  潮州灯谜先贤柯鸿才先生,谜号回青,青年时喜爱灯谜,并积极参加工人运动。曾是1921年“宁波寺事件”的当事人之一,1927年潮州“七日红”时参加工人赤卫队,1930年南渡泰国业医,被邀加入“文隐深处”谜学社,尔后自创“天南别墅”谜学社并编《谜海》一书。1940年因宣传抗日,被逐出境,回国后仍继续进行抗日活动,直到全国解放。

  澄海沦陷期间,革命者利用灯谜活动进行革命宣传,共产党人余锡渠于乡间的传统节日,以灯谜的形式寄意宣传革命形势,揭露日伪反动派的狰狞面目。他创作的抗日宣传谜作具有突出的思想性和强烈的斗争性,如:“还我河山(字)诗”、“爆竹轰鸣驱日寇,水深火热欣解除(字)共”、“收复失地(字)诗”……1945年,中共潮汕特委创制采用灯谜“离合会意”手法的宣传革命的签诗,作为一种抗日手段,利用谜语式签诗向群众宣传日伪必败,革命即将胜利。

  抗战时期,潮汕时局动荡,经济疲软,到处一片萧条景象,但是灯谜师友苦中作乐,经过不懈努力,仍有一些地方如揭阳的榕城区坚持设立谜台开猜。据庵埠谜协邓家乐会长搜集整理的《虎啸龙溪第一声》文中记载,1938年前后,原籍庵埠官里村人、谜号飞影山人的陈蕾士先生与教友吴思明在庵埠天主教堂门口举办两次“圣诞谜会”,是庵埠灯谜史上最早的专题谜会;1939年,南澳县已经沦陷,但依然在县府举行一年一度的元宵谜会;1941年秋,普宁谜号一笑的庄容川先生在果陇戏台主台开猜,当时秋雨成灾,遍地泽谷,漫浸谜台,仍吸引花甲之年的许应时先生淌涉没腿的十里水路赶来猜谜,留下“涉水探骊”的谜坛佳话;1943年元宵节,揭阳榕城谜人林悟生创制一幅画谜在灯橱上以会意的手法讽刺腐败官员陈暑木,画面标注“猜时人一” 还特意注明“此物害人”……

  抗战时期因时势造成,潮汕灯谜著述和灯谜作品专集相当有限,能够完整保存下来的灯谜作品集,仅有潮州谢会心居士于1938年编定的《评骛韵谜叶选》稿本;据说,饶平县黄冈城的灯谜“状元标”也在1940年流失国外。日寇践踏、时世维艰,一批潮汕灯谜前辈名家相继与世长辞,包括1938年逝世的庵埠谜家林宏喜先生、1943年逝世的潮州谜家谢会心先生;1945年3月年仅44岁的澄海谜家王笑侬先生在饥寒交迫中一病不起,与世长辞,身后四壁萧然,无力安葬,由莲阳集德堂收埋于义冢……鉴博历史,激励未来,回顾抗日战争时期潮汕的谜人谜事,日军侵略暴行覆灭不了潮汕谜花,让我们在惨淡痛楚的历史回忆中抚昔惜今,深思前进;国运昌,谜事兴,如今,时逢盛世谜花香,潮汕谜苑一派朝气生机,潮汕灯谜遍及城镇乡村,在中华传统文化百花园中焕发出繁华艳丽的光彩,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作者: 
陈伟滨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8.03)
浏览次数: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