礐石绿化忆当年

  汕头市一贯具有重视绿化的优良传统,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市政府就组织市民群众绿化礐石山,1956年和1957年,连续组织6万人次在礐石植树造林。1958年3月,市二届人大四次会议作出《发动群众建设礐石风景区的决议》,设置“礐石建设委员会”,创办“汕头市国营石农林场”,拨出建设款项。至1960年的3年中,共组织23万人次的“大会战”。在那些火红的日子里,跨海前往礐石义务植树的干部群众多如过江之鲫。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我父亲曾多次参加礐石绿化大会战,也曾被所在单位派驻礐石一段时间。坐落在礐石风景区的母校金中也不例外,学校与礐石园林管理处挂钩,积极组织师生参加礐石山绿化的义务劳动。绿化礐石,美化校园是金中师生的一项重要任务,可以说,自从金中搬到礐石,校园及其周边植下的树苗倾注了师生们许多的心血,礐石山每个角落都留下历届金中生的足迹。上世纪60年代我求学金中,在礐石山连续住了5年,其间在礐石参加的劳动大部分与绿化礐石美化礐石有关。我们多次参加园林处培育树苗、植树造林和除灭害虫等劳动,还连续多天参加建设礐石海滨公园,挖掘人工湖的高强度劳动。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有些劳动场景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有一次,因干旱少雨,礐石山上的绿化林大面积爆发虫灾,市民辛辛苦苦植下的松树密密麻麻缠满松毛虫,毛虫所到之处,一片枯黄,像被火烧过一样,形势十分严峻。应园林处要求,金中师生迅速行动起来,上山参加灭杀松毛虫的战斗。我们穿着事先准备的长袖衣服,扎紧袖口,拿着竹枝当筷子把背上有红绿斑点的可憎害虫一条条从树上夹下来弄死。松毛虫有毒,蛰到皮肤马上会红肿,若不慎掉到脖子里,那滋味是够难受的了。有些女同学,胆子较小,平时对虫儿之类的东西避之唯恐不及,现在竟要面对遍身绒毛令人恐惧的毒虫,但为了保住汕头市民绿化的成果,她们都豁出去了,和男同学一起捉害虫,从缩手缩脚到毫无畏惧。对付这些可恶的毒虫,我们采取的是人海战术,与园林处职工齐心协力在短时间内包片给予扑杀,终于保住礐石山的一片青翠。

  为美化礐石,建设海滨公园,我们接受任务,到石码头附近的海边滩涂挖掘人工湖(现为石海滨公园的东湖西湖)。我们分成多个劳动小组,排成一长列,站在海边的烂泥里挖泥传泥坯。力气大的同学抢先拿起掘泥工具,站在队伍最前列挖起泥来。我们采用一种叫做“横”(潮汕音)的“T”字形挖掘工具,这种工具在淤泥地掘泥非常管用。我班不少同学来自农村,使用起“横”来更是轻车熟路,三两下就能切出一块像“甜粿”的长方体平滑泥坯来。其他同学也不甘落后,在滩涂站稳脚步,迅速传递着滑溜溜的“甜粿”。小组之间展开劳动竞赛,你追我赶,看哪个小组掘得多,传得快。挖泥传泥坯是一项极消耗体力的高强度劳动,烈日之下浸泡在泥浆里干活大家很快就感到疲累,但师生们还是咬紧牙根坚持下去,溅了一身泥浆,谁也未能幸免。劳动结束,几乎每个人都变成了“大花脸”和“泥猴子”,但能为绿化美化礐石贡献自己微薄之力,大家还是感到很欣慰。昔日礐石轮渡码头附近大片的烂海滩变成今天美丽的海滨公园,是广大市民群众包括金中师生努力和奋斗的结果。

  礐石绿化需要保持常态化,绿化工作在“文革”期间也没有完全停止过。金中师生对礐石山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绿化礐石的热情丝毫未减,有金中学生自发组织劳动小组,利用下午空闲时间到石园林处参加义务劳动。在园林处领导的安排下,做一些培育树苗和碎土晒土的工作。

  风光旖旎绿意盎然的礐石风景区是汕头人的骄傲,礐石从大量花岗岩裸露的荒山演变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离不开好几代汕头市民的不懈努力。如今汕头更上一层楼,再接再厉,正开展“绿满家园”全民运动,积极创建国家生态园林城市和国家森林城市。

作者: 
思永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10.20)
浏览次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