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普宁学宫重修

  报载:普宁学宫即将启动抢救性修缮,这是“呼唤”了好久的一个文化工程,现在总算有了响应。作为一名关心此事的退休文物工作者,我有点类似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欣喜。

  相对于揭阳学宫,总占地2200余平方米的普宁学宫规模较小,其大成殿虽也采用高台基式,但总体工艺档次较低,然而这座肇建于明万历三年(1575),定型于清康熙六十年(1721),历经多次修缮的教育建筑,其历史、艺术价值,比之清代末期重建的揭阳学宫,要高出一筹。

  同样,普宁学宫从民国年间(1920)辟为现代学校校舍起,就接连遭到破坏。中部的棂星门受围砌,泮池遭填塞,东、西路的配套建筑被改建,而中轴主体建筑文庙部分,因年久失修,摇摇欲坠。普宁现在多方投入资金进行抢救性修缮,可谓功德无量。

  不想历数普宁学宫在历史上对于普宁人才培养的贡献,也不想罗列任职普宁的学者在此讲学对于儒学传播的影响。只想强调,尽管有些残缺,有些破旧,但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审视,这座古老的建筑,都是普宁故城洪阳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核心价值所在。假若没了学宫,洪阳的文化就会没了灵魂。

  能够有机会得到修缮是好事,而且相信现在的法制比较健全,有利于保障修缮质量。因为学宫在洪阳,使我自然也就联想起洪阳的另外两处文保单位——城隍庙和文昌阁修缮的教训,于是本能地就想提醒这次的重修,一定要在相对较好的环境和氛围中,写成一张不太潦草的答卷。

  文昌阁就不再说了,城隍庙重修的时候,经历了改头换面的“整容”,顶上盖上琉璃瓦,墙上贴上白瓷砖,所有可以体现“传统工艺”的环节,几乎荡然无存,尤其是前壁上部可以体现清初时代特色的三层连拱,也被拆毁,而代之以红砖砌墙,外贴福建式造型浮雕。城隍庙华丽则华丽矣,但却已是色厉内荏的空壳而已。

  壮丽的棂星门和古朴的大成殿,是普宁学宫建设史上树立的两座丰碑,其妥善保护可以彰显文脉的搏动,更可反映经济困难时期学宫建设者在先贤神位处理上,遵制前提下因陋就简的创意。台基后面朴拙的石雕,是不可多得的明代工艺作品遗存,其自身已是普宁文化瑰宝。这些,在修缮时都应得到细心的呵护。唯有把这些精华部分妥保下去,普宁学宫的文物价值才会继续存在。

  现在的古建维修人才缺乏,工艺失传的情况非常严重,是全国性的问题,这是各种媒体都有公开的事实。很希望作为普宁几乎是硕果仅存的学宫,能在有资质,有责任感也有丰富经验的工程队伍精心施工中,真正达到保持历史风貌,不因重修便重蹈某些覆辙。

  此外,加强监理,做好护航很重要。

  它的重光,是在一个极有希望成效卓著的、国人重视传统文化传承弘扬的时期,我乃写作此文以表祝贺。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6.10.08)
浏览次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