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华振中在潮汕

  档案资料看多了,觉得世界一片无趣。触及抗战史之后,尤感爱哭无泪。阅读了华振中的诸多资料,对其战绩肃然起敬,同时对他的人生际遇也甚为唏嘘。

  所有资料都只介绍华振中是独9旅旅长,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与经历。华振中是保定军校六期毕业生,与张发奎、叶挺是同窗。张发奎大家都知道的,第四战区司令(两广总督),后来官至上将总司令;叶挺更是不用说了,早已经是新四军军长,如果不死,开国元帅也有可能。可就是华振中军功越大,官职却是越当越小。在来潮州驻防之前他还是160师师长,160师是正宗粤军,武汉会战刚开始就被派去支援,守候在浔南一带。华振中的确敢死,接任务打仗从来不会耍滑头,打残了日军的101联队,击毙日本军神坂塚少将,从此日军闻之胆战。据说还将日本要员乘坐的“上海号”飞机吓唬掉下来,该飞机飞越中国防区,一听是华振中,飞行员心头咯噔错误操作坠毁了。他还救援过香港,一直打到深圳河。

  然而一个堂堂中将,从师长当成旅长。160师虽然干掉了日军101联队,但自己也已经不成建制。不同的是日军101联队长坂塚被干掉了;国军160师师长华振中还在,按照正理主将还在,不宜取消番号。可是老蒋不但没有给华振中补给,还将160师压缩成一个旅。这事换谁都会心里不爽的,但华振中好像并没有放在心上。因此历史学者萨苏评说老蒋心胸狭隘,那时是抗战最艰难的时刻,中央军连每年一双鞋都发不出,兵源更是短缺,有些地方从摊丁入伍到抓丁入伍了,能去哪里找来给160师补充?而全国需要补充的部队又不止160师。但当时军与政的要员关系复杂是事实,前方战事吃紧,后方弄权的大有人在,历代都是这样。华振中是良将,但不是官场老手,所以他的这种境遇是必然的。好在他是保定军校出身,且善战,军中人缘口碑都好,当时的军中要员多半是他的校友师兄弟,在他们的关照下,这里几挺机枪,那里几箱子弹,就将他的独9旅凑成广东唯一钢盔旅,人数是少了,轻型武器装备还是不错的。

  华振中带着独9旅来潮州后,几乎没有停歇就与日军开战。萨苏说:“独9旅刚从回马岭撤下来,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呢,所以还未经历激战,就不得不弃城撤守揭阳”;地方史料更是以“国军弃城而逃”一句带过。读到这些资料,让人难以置信还感觉很不爽,这根本就与华振中的作风完全不一致。华振中是个政治白痴,政治上经常站错队,一生仕途从未得志一点不假,但却是出了名能打硬仗的家伙。他来潮州也确实是脚跟还站不稳,就听说日军从汕头往潮州推进。他马上派军赶往庵埠阻击,在预备六师的协助下,且战且退,坚持了两天一夜。从庵埠到潮州城30公里的距离,日军要花两天一夜的时间才能夺下,这在中国战区是非正常的进度。就是这两天一夜,使潮州城里的政府机关、学校、工厂赢得了转移的时间,能够安全地转移到揭阳来。退入潮州城后,还坚持了一天,因为日军派飞机轰炸,才不得不弃城撤退入山区。

  退出后组织了二次反攻战,想夺回潮州。他向预六师借了一个团,自己一个625团,加上保安队差不多三个团的兵力。1939年7月初对潮州发动了反攻,仅用四天时间就铲除了潮州城周围的日寇据点,占领了市区的大片地方。四天后日寇援兵赶到,预六师团没有积极配合作战,即闻风撤退,独9旅625团腹背受敌,才被迫撤退。没有重型武器,又借兵打仗,想想是真够揪心的。

  1940年1月,华振中继续组织反攻袭击,将驻扎在西塘据点的日军再一次狠狠揍了一顿,还缴获大量军需用品。日军因没有料到独9旅这么快又开始进攻,猝不及防,损失惨重。日寇这次因为来不及调动飞机重炮,也没有坚固的防护工事保护,吃了大亏。军事档案对这次战役的记载:日军损失400余人,是潮汕抗战史上日军伤亡最大的一次,是中国军队打出声势的漂亮战。需要说明一下,400余人都是日军,没有夹杂伪军,所以才叫漂亮仗。就手头那点兵力和轻型武器,还能将日军揍得鸡飞狗跳,取得这样的战绩实属不易。

  华振中除了立下赫赫战功,在潮州期间还不忘兴学育才,创办学校。他在田东镇黄竹径村修建了“振中学校”,这倒不是他要为自己扬名,而是取其寓意:振兴中华。校址至今善存。这个中将旅长很有当教师的癖好,空闲的时候经常跑去给学生上课,教学生写毛笔字,讲民主自由的思想。这所学校培养了许多人才,有许多学生后来都加入了共产党游击队。古往今来忠臣良将皆不得志,华振中的人生经历成为二战中国军官的一个缩影。

  历史是后人写的,但却很少有人愿意为前人说句公道话。

作者: 
许小鸣
来源: 
揭阳日报(2016.10.23)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