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淇村的彭氏婆祠

  

  彭氏婆祠位于空港经济区登岗镇西淇村陈氏宗祠北侧,坐南朝北,为潮汕传统建筑“双背剑”院落(左侧巷厝已倒塌),乃清代乾隆年间西淇陈氏第十六世祖陈嘉琜、陈嘉璠、陈嘉球(庶出)三兄弟为其生母顺敬(号)彭氏所建造的专用祠堂。祠堂大门石匾阳刻“坤芳鼎峙”四字,命名与古代其他女祠建筑殊异。后厅堂匾已失,堂号失考。这座名称独特的“坤芳鼎峙”女祠,当地人俗称其为“婆祠”。  

  我国古代女祠主要包括祖姑祠和婆祠。古代女祠的建造各有渊源,祖姑祠是祠主兄弟的裔孙为感念祖姑对宗族的功德而建造的女祠,婆祠则是宗族派系中的庶系(阿婆即妾,妾为庶)子孙为颂扬(祖)母恩德而建造的女祠。在建制规模上,女祠比所在地区族姓的宗祠要小,且方位朝向一般与宗祠相反,多为坐南朝北或坐东向西;在命名称谓上,女祠多以祠主的“号”命名为“××(号)祖祠”,如揭西凤湖婆祠“清德祖祠”、揭东玉湖祖姑祠“贞义姑寝室”(“寝室”即祠堂)。其中,婆祠也有以宗族姓氏加上“(庶)祖祠”命名为“×氏(庶)祖祠”的,如榕城西门的“许氏庶祖祠”、东门的“郭氏庶祖祠”等。西淇彭氏婆祠命名为“坤芳鼎峙”,实在与众不同。  

  据载,清代西淇陈氏第十五世祖陈伯长有五子:嘉锡、嘉瑶、嘉琜、嘉璠、嘉球,均有功名,同为生员,时有“五秀士”之美谈,西淇陈氏族运也自此蓬勃兴旺。陈伯长有一妻一妾,五子中,嘉锡、嘉瑶为第十五世妈(娘房)嫡出,嘉琜、嘉璠、嘉球乃彭氏(婆房)庶出。其时第十五世妈治家严肃,严明嫡庶,两嫡子为人谦卑和顺。彭氏阿婆恭顺贤淑,其三子中以陈嘉琜最为贤达。陈氏第十五世祖、妈去世后,陈嘉琜长期主持宗族房派事务,对传统礼教稍有所改易,意在提高婆房裔孙在家族中的地位,遂引起娘房裔孙的不满。彭氏阿婆去世后,陈嘉琜兄弟三人以其祖父陈孟淑两位祖婆(陈孟淑正妻池氏无子,两妾张氏婆和蔡氏婆均有子息,去世后神主均入祀宗祠,蔡氏婆即陈嘉琜祖母)神主均已入祠奉祀为由,提出将其生母神主入供陈氏宗祠(建于清雍正年间,坐北朝南)奉祀,遭到娘房裔孙的极力反对,有的甚至还在陈氏宗祠前下跪痛哭以示抵制,事情发展出乎意料。为了维护宗族团结,陈嘉琜遂放弃初衷,与二位同母弟以婆房名义为生母彭氏建造专祠,以期四时奉祀,谨表孝道。此事发生于乾隆年间,但具体年月其族谍未见所载。  

  据说,彭氏婆祠“坤芳鼎峙”门匾的含义有:一是颂扬母德,“坤”指女性,“芳”为美德,“坤芳”即彭氏阿婆的美德;二是指嘉琜、嘉璠、嘉球兄弟3人均有功名,各自家业有成,故言“鼎峙”。匾额拟定后,帮助建造婆祠的风水先生觉得其含义有瑕疵,认为建造祠堂的本意是报本崇德,求光前裕后、敦宗睦族之效,不可为孝道而舍亲情(不提及二嫡兄),当念与嘉锡、嘉瑶两兄长有同父之实,毋忘“一代同堂五秀士”之义。陈嘉琜听后深为愧疚,但吉日已定,改易则不吉。于是恭请风水先生为之弥补缺失,遂有后堂楹联“同堂五秀士,子作孙承;经兄先弟后,数岁先明”之作,意谓兄弟五人同根一本,当不忘长幼有序、美德世代相传之礼训。“坤芳鼎峙”门匾的含义也有另解:门匾乃祠主彭氏阿婆两孙撰书(匾额左侧有“愚侄孙雄思拜撰”,右侧有“愚侄孙文炳拜书”。陈雄思生于雍正四年,揭阳诗人,原为清代海阳县禀生,后其父至揭阳任教,遂占籍揭阳,乾隆四十四年参与校勘邑令刘业勤主持重修之《揭阳县志》,乾隆五十一年丙午科解元,有《龙津草堂诗集》存世),可知匾额的文义并非陈嘉琜兄弟3人所出,而是另有他人。婆祠名称意在赞颂彭氏阿婆恭顺贤淑,教子有方,她的美德(“坤芳”)可与前代已入宗祠合祀的张氏和蔡氏两祖婆相媲美,3位阿婆功德齐芳,不分伯仲高低,故言“鼎峙”。这种解读前后衔接自然,而且具有其族史(阿婆入祠)的针对性,可惜缺乏“祠记”等其他相关资料的佐证。尽管对婆祠的名称存在不同的传说和理解,但在祠堂命名文化上,“坤芳鼎峙”这一名字的确很另类。  

  西淇彭氏婆祠“坤芳鼎峙”有200多年的历史,是揭阳古代女祠文化中的一朵奇葩。

作者: 
谢若秋
来源: 
揭阳日报(2013.07.15)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