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贾岛·浪西楼

    最近,北阁景区新增了一处文化景观,这就是清·光绪《海阳县志》中提到的浪西楼。
 
    “浪西楼”最早出现在唐代苦吟诗派诗人贾岛的代表作《寄韩潮州愈》中:
 
    此心曾与木兰舟,
 
    直到天南潮水头。
 
    隔岭篇章来华岳,
 
    出关书信过泷流。
 
    峰悬驿路残云断,
 
    海浸城根老树秋。
 
    一夕瘴烟风卷尽,
 
    月明初上浪西楼。
 
    贾岛(779—843)字浪仙,河北范阳人,青年时落拓为僧,寄居于从弟释无可长安圭峰草堂寺。《唐才子传》说他“貌清意雅,谈玄抱佛,所交悉尘外之人,况味萧条,生计龃龉(龃龉,不相融合之意)。”他一生醉心作诗,且极注重炼字炼句,苦吟成癖,状若痴迷。《唐遗史》载:一日,贾岛访隐士李凝归来,得一联句:“鸟宿池边树,僧推(敲)月下门。”他对诗中用“推”字还是用“敲”字,炼之未定,吟哦中不时作出“推”与“敲”的手势,过往行人对他的动作都感到莫名其妙,他自己也浑然不觉,时适逢尚书职方员外郎(司级副长官)韩愈外出路过此地,贾岛回避不及,撞上韩愈的侍卫队第三引导那儿才被拦住,侍卫将他带到韩愈面前,贾岛具实诉说,“因未定‘推'、‘敲',神游物外,不知回避。”韩愈听后没有责备他,略思片刻后笑道:“‘敲'字佳矣!”自此,韩贾结为布衣交。这一年是唐宪宗元和六年(811),韩愈44岁了,而贾岛只有33岁。
 
    贾岛诗风清奇僻苦,极似孟郊。他常以诗谒韩愈,深得韩愈赏识:
 
    孟郊死葬北邙山,
 
    日月飞云顿觉闲。
 
    天恐文章中断绝,
 
    再生贾岛在人间。
 
    韩愈还劝贾岛归俗应试。无奈贾岛时运不济,累举不第,直至59岁时才任长江(今四川遂溪县)主簿;62岁时改任普州(今四川安岳)司仓参军,直至65岁仍“老而无子,因啖牛肉得疾。死之日,家无一钱,唯病驴、古琴而已”(尤袤《全唐诗话》)。
 
    韩愈一生倡导古文运动,且以辟佛为已任。元和十四年(819)正月,他上《论佛骨表》,力谏宪宗“迎佛骨入大内”,因而触犯“人主之怒”,几被定为死罪,幸经裴度、崔群等人说情,方免死罪,而由刑部侍郎贬为潮州刺史。韩愈此时已52岁了,况潮州离京师长安有八千里之遥,路途困顿可想而知。当他来到陕西蓝田关时,侄孙韩湘赶来送行。韩愈触景伤情,想起自己原是满怀热诚为朝廷革除弊政,竟落得如此下场,悲歌当哭,慷慨激昂地吟起《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这首千古名篇:
 
    一封朝奏九重天,
 
    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
 
    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
 
    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
 
    好收吾骨瘴江边。
 
    《左迁》诗传到京师,贾岛读后深为韩愈愤愤不平,遂驰书慰问,作《寄韩潮州愈》诗。在这首诗中,作者表达了与韩愈非同寻常的交契,流露出深情的眷念和神往,并表示愿陪密友“直到天南潮水头”。韩诗情悲且壮:“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贾诗则报以“峰悬驿路残云断,海浸城根老树秋”。韩贾互诉衷曲,人虽远隔,心却相连。“老树秋”有“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之慨。贾诗第四联则是对韩诗“好收吾骨瘴江边”句,反用其意,宽慰祝愿友人道:南方的阴霾瘴气,总有一天会像风卷残云一样被扫光,到那时,您会看到,一轮明月升起在东方,清朗的银光洒满在潮州浪西楼上。言外之意,总有一天,友人无辜遭贬的冤屈,将大白于天下。
 
    从《寄韩潮州愈》一诗可以看到韩、贾的亲密情谊。正如古人所说,“同心之言,其臭如兰”。
 
    浪西楼的重建,既为我市增添一处人文胜地,也寄托着潮州人民对韩愈和贾岛的怀念。

作者: 
李赛媛
来源: 
潮州日报(2003.06.18)
浏览次数: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