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寺与《题重建南山寺》碑

  南山寺,唐初建,位于现城南南碧园住宅区附近。

  历代《潮州府志》对南山寺记述如后:明嘉靖郭志:“南山寺,即广法寺,在南厢一里,洪武间(1131-1162)建。地基七十丈,海揭二县田地塘三十五顷一十一亩三分四厘,粮税一百六十二石三斗二升四合七勺。”清顺治吴志沿郭志:“南山寺,在南厢一里,明洪武间建。”清康熙林志沿吴志:“南山寺,在南厢一里,明洪武间建。康熙六年(1667)知府宋征璧捐俸重建。” 郭志、吴志、林志均持南山寺“明洪武间建”说。

  清乾隆周志有新说:“南山寺,在南厢一里,宋绍兴间建,康熙六年知府宋征璧重建。”周志则持“宋绍兴间建”说。

  至1992年释慧原《潮州市佛教志》,才有较综合系统的记述,现引述如后:“南山寺,即广法寺,在南春路尾春城楼外。宋绍兴间建。明洪武间重修,后废。成化间(1465-1487)重建大雄宝殿,妆塑佛像,寺貌饬然壮观。后周围民居毁于火,寺遭其波及为劫灰,僧散亡殆尽,垣墉遗址寝以侵灭。万历十一年癸未(1583)冬,潮州知府郭子章、海阳知县柯茂竹、揭阳知县陈时霖暨府县官员捐资重建,令僧如凤、净圭葺之,于甲申(1584)秋竣事,规模宏敝,视昔有加焉。寺本南向,重建后改东向,与郭知府新建之凤凰塔遥相辉映,为凤城增色不少也。清康熙六年丁未(1667)知府宋征璧重建。民国间尚有香火,现为潮州市副食品调味厂。按:明嘉靖(原文嘉靖二字应省去——引者注)《永乐大典卷五千三百四十三·学舍》:“建炎初,元(原)有旨罢神霄宫,其宫故广法寺也。”是知建炎前,即有神霄宫,神霄宫前身即广法寺。考宋徽宗崇信道教,当时可能改广法寺为神霄宫,则广法寺于徽宗之前已有之。《佛教志》也认为南山寺“宋绍兴间建”。

  马明达先生在《元代潮州史事零拾》(载《潮学研究(三)》,汕头大学出版社,1995年3月)中引元名僧大訢(1284-1344)撰之《潮州南山寺记》中载:“寺建于唐初,始未有产业,开元二十二年(734)有揭阳冯氏女以父母卒,无他昆季,修表持田券归于寺,得租千二百石有畸。”认为南山寺应始建于唐初。本人赞同马明达先生的观点,并作《南山寺小考》(载《鳄渚志谭·地情述论》,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2014年8月)综合分析,以为南山寺是较早建置的对潮州历史社会发展有影响的重要寺庙。

  作为史料,清咸丰七年(1857)林大川《韩江记》对南山寺有较具体的记述:“南山寺,在春城楼外。久无僧住,满目荒凉,将为废寺。阶下重建南山寺碑,郡守郭子章撰并书,书法特佳,作怀素体,可搥为帖。殿上罗汉最大,任尔栋折梁摧,紧持布袋,且自眉开眼笑,稳坐山门。”

  历史上,南山寺几经盛衰,明万历潮州知府郭子章对南山寺作重修,于甲申(1584)秋峻事,规模宏敞,寺门改南向为东向,郭并为之题诗。及清,南山寺又逐渐衰落,虽康熙六年(1667)知府宋征璧曾捐俸重建,但至咸丰七年(1857),南山寺已“久无僧住,满目荒凉,将为废寺”。民国间,南山寺尚有香火,但已不甚兴盛。1949年后,南山寺曾改建为潮州市副食调味厂,现南碧园一带便是其旧址。

  据载,南山寺原有碑刻2幅,即郭子章的《题重建南山寺》诗并序及郡人桂东知县刘兴学《重兴南山禅寺碑记》,后寺毁碑佚。郭子章《题重建南山寺》写于万历甲申(1584)孟冬。据其《序》,系“僧拭壁索题”,时应未刻碑。据光绪《海阳县志·游宝积新寺》,碑刻有正书“建阳刘昭刻”5字;其后面按语载明是年同为郭子章写的《题重建南山寺》同为刘昭所刻。林大川《韩江记·宝积寺》载,郭写《游宝积新寺》系“因噱而题诗于壁”,则郭在南山寺,当“僧拭壁索题”时,或也“噱而题诗于壁”。卢蔚猷《海阳县志》按:“刘昭,字建明,四川富顺贡生,万历三十四年(1606)任潮州(督粮)通判,见周志。与子章仕不同时,意子章书之后,刘昭刻之耳。”卢志提出了先题后刻的见解。

  查周志载:“刘昭,字健明,四川富顺贡生,以清慎著。”则刘昭字与卢志有“健”与“建”之别,但都同载为万历三十四年任。至于顺治吴颖《潮州府志》,还增“署揭阳、平远”一句。但吴志明代揭阳知县、平远知县却无录刘昭其人,惟饶宗颐《潮州志》于揭阳知县中“据吴府志及黄仕凤《劝农亭记》”而补录刘昭于汪起凤与潘应龙之间。清雍正《揭阳县志》之汪起凤传载汪任揭阳知县在万历三十年(1602),那么,万历三十四年刘昭任潮州府督粮通判时并署理揭阳县也算合理。据此,刘昭主持刻郭子章《题重建南山寺》碑或在万历三十四年前后,时距郭子章题诗于壁已二十多年了。

  近幸于城郊上埔村发现郭子章《题重建南山寺》碑刻,其字确如林大川所言,“书法特佳,可搥为帖”。《题重建南山寺》碑刻,是南山寺现存的惟一见证物。碑有潮州名宦、明万历知府郭子章手书,是本市不可多得的文物,愿能得到善待。笔者建议,在南山寺原址附近,如今厦寺公园,建一纪念亭,立现存的郭子章《题重建南山寺》碑刻,让人对潮州唐名寺南山寺有着存念,也提高城南在历史上的知名度。

作者: 
黄继澍
来源: 
潮州日报(2016.09.08)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