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年前汕头的“青山青事件”

  翻阅发黄的旧文史资料,偶然见到一段关于78年前“青山青事件”的记载。原文《回顾抗日战争中与日军的几次交战》,载于《花都文史资料(第十五辑)》(政协花都市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1995年8月第1版),作者为原国民党115师代师长谭生林将军。该文撰于抗战胜利50周年之际,关于“青山青事件”的部分如下:

  青山青是一名日本浪人,他在汕头市滋事犯法;被汕头市公安局依法扣留。日本借口说我国无理扣留日本侨民,于1937年6月6日强横无理开来四艘军舰,直驶入汕头市内海面游弋,并脱下舰上的炮衣,耀武扬威,要求我方赔偿道歉,目的使我方屈服。上峰来电指示:“要妥善交涉,妥善处理,不要先开枪。”并说你们开了第一枪,你们就成名,但于国家无补。当时我是汕头市指挥官,全权负责此事。我按上峰指示当即宣布汕头市戒严,封锁妈屿口的港口瓶颈,并布置水雷,令炮兵进入阵地,步兵也准备作战。做好一切作战准备,决不能让日人阴谋得逞。日人见我方有所准备,知道一开火,四艘军舰均在我火力之下,一艘也逃不出去,便仓惶逃窜。后来敌人被迫改向北方,于7月7日发动卢沟桥事件,正式发动侵华战争。

  青山青,其他史料写作“青山清”,在华16年,有“汕头通”之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日本浪人在汕头及其外海一带活动频繁,著名摄影家沙飞1936年夏天就曾拍摄了一组日本浪人在汕头南澳岛附近活动的照片。他们刺探情报,寻衅滋事,大肆进行走私活动,势力深入粤北腹地。不过,青山青的身份是否为日本浪人,则有存疑。据《中华民国史事日志》等记载,此人为日本驻汕头领事馆的职员。综合史料,可以还原出事件具体经过:

  1937年5月,青山青私自入住汕头市永平路神州洋行三楼,密设娱乐部,供日本浪人作乐,扰乱治安。

  5月22日,汕头岗警要求青山青按户口管理制度报迁,并就设立俱乐部报批。青山青辱骂岗警,将其殴至重伤。汕头市第二区警察分局接报后派武装警员将青山青拘捕,移交市公安总局审讯。日本驻汕领事山崎诚一郎闻讯,派警察署长井手清见前往总局,要求释放青山青。汕头市政府告照,青山青蔑视中国政府主权,辱殴警官,释放领回后仍保留抗议惩处的权利。随后,山崎诚一郎称汕头警察侮辱领事馆员,致电广州领事馆、台湾总督府和东京外务省,并向南京、广州国民党当局提出抗议。

  5月24日,日本国内舆论将事件夸大宣传;日本军舰夕张号、朝颜号、芙蓉号、刈萱号向汕头开动。5月25日,日本大使馆及广州领事“抗议”汕头事件。5月26日,日本内阁讨论“汕头事件”;日本第五水雷队司令大熊政吉乘舰抵汕,主持该案交涉;山崎诚一郎对汕头市政府提出“严惩凶手、赔偿损失、赔礼道歉、以后日侨迁出入免报户口、保障不再有同样事件发生”五项要求,激起全市人民愤怒。5月27日,日本政府令日代办再次对“汕头事件”提出抗议。6月2日,日本四艘军舰开进汕头港,汕头市长黄秉勋根据国际法规应对。6月3日,“汕头事件”调查完毕。

  史料与谭生林将军的回忆基本一致:日本人青山青滋事犯法,被汕头当局拘留,日本借机将军舰驶入汕头港,意图进一步扩大事态,被汕头当局挫败。军舰驶入汕头港的时间,两者有所出入,经考证,应为6月2日。事件中的汕头市长黄秉勋,在揭阳任内曾缉获日本浪人大批走私货船,并据理与驻汕头日本领事交涉,获得完满解决。此次处理青山青事件,黄秉勋同样应对镇定,不屈不挠。时驻军155师师长兼东区绥靖公署主任李汉魂,一方面向日方交涉,另一方面在庵埠、曲溪、黄岗等地部署王伯群、张云亮、韩建勋等营部,做好誓死保卫国土的准备。在中方的强硬抵抗下,“青山青事件”告终。“青山青事件”发生一个多月后,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全面抗战爆发。

作者: 
陈斯楷
来源: 
汕头日报(2015.06.28)
浏览次数: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