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地名文化的奇葩

  读张义忠先生的《汾水地名谣》(载6月5日《榕江水》),直觉告诉我,这是揭阳地名文化的奇葩,于是“第一时间”为它写点读后感,既为推介,也为向老友致敬。

  揭阳地名文化的存在,源远流长,从过去各种版本县志、乡镇志的各种记载,到专业性的地名志的编辑,已经积累了相当的成果,但像《汾水地名谣》(客家方言)这样采用歌谣,也就是以民间文学的方式来体现的,却由张义忠先生原创,令人耳目一新。

  汾水是揭东、丰顺交界的一个潮、客混居的多姓乡村,历史悠久,景观丰富,地名多姿多彩,地方特色浓厚。张义忠先生采用歌谣的形式来对地名进行演绎与解读,集知识性、趣味性与审美性于一体,可读可记,是乡土文化的好教材。对于宣传汾水、提升汾水的文化品位,并为地名文化建构与深化提供了弥足珍贵的探索,非但精神可嘉,经验可贵,而且成效可喜。

  《汾水地名谣》共分三部分总二十二条,以两个地名及其特点构为一条文,句间押韵的方式,反映了汾水这个山村的山水景色、历史人文和田园风光,构成一幅色彩斑斓的长卷,在以通俗形式普及乡土文化方面树起一面旗帜,开辟一条新路。虽是通俗的东西,却有高雅的内涵,对于从事地名文化发掘、研究的同仁,有难得的启发;对于揭阳地名文化的建设与发展,肯定将有深刻而广泛的影响。

  试举数例,以见其独到:“黄坭溜,竹子坪,山高壁陡路难行。”表现地形之峻险:“阿婆坷,猪地角,高龙大岽蚬子壳。”写陵谷变迁的地质变化:“目镜堀,宫面前,蜘蛛结网溪背园。”写田园风光的水网交错现象:“洪屋寨,老祠堂,三川私厅北门坪。”写乡中古建之宏敞:“双合屋,天主堂,上寨园岭廖屋塘。”写宗教建筑在村中的位置。

  张义忠先生一直供职于报社,且长期主持文化版面,对乡土文化情有所钟,其《汾水地名谣》是其家乡村容村貌的写照,更是作者对家乡热爱的表达。在文学创作乃至文化研究上,古人强调欲其物工须先利其器;潮人则有钝刀出利手之说。今以《汾水地名谣》观之,有所感悟的是:要写出好的乡土文化作品,需有深度的感情投入。若然,则碎片化的现象会有大雅的风韵;通俗的表达一样可以扣人心弦,入木三分。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6.06.11)
浏览次数: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