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中山公园曾筹建中山纪念堂

  提起中山纪念堂,或许人们马上会想起广州中山纪念堂。不错,广州中山纪念堂现在已是全国和广东省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成于上世纪30年代初期。可是你知道吗?上世纪30年代初,在汕头的中山公园里,政府亦曾出台筹建中山纪念堂的计划、实施方案乃至成立筹建委员会,甚至还写进政府三年工作进度方案上呈广东省政府,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而最终付之阙如。历史已经过去八十多年,无论当事人还是亲历者,如今都难以找到了。而幸存的历史文牍,如果不去挖掘整理,它就永远只是以信息碎片的形式在档案馆或图书馆里睡觉。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逝世之后,全国各地为了纪念这位中国革命的先行者,纷纷建立规模不一的纪念堂、馆。1929年,陈国渠市长任内,就曾把汕头中山纪念堂建筑地点绘制在中山公园平面设计图中。

  然而,作为当时只建成一座牌楼、几条园道的中山公园来说,要建的景点和建筑物实在太多,且又都缺乏资金,故建筑中山纪念堂这事,亦就只是画画饼,作为公园的远景规划罢了。

  1932年11月15日,翟宗心接长汕头市政,这位少年得志的市长,甫任市长不久,就决定成立筹建中山纪念堂委员会。为了扩大影响力,还向东区绥靖公署呈报报告,请求指派人员充任筹建中山纪念堂委员会筹备委员。报告称:“窃汕市为南中国之重镇,商务素称繁盛,市政建设亦已粗具规模,维中山纪念堂至今尚付阙如,不独无以表彰总理革命之精神,而偶值本市举行隆重之庆典时,亦缺相当之场所,是中山纪念堂之筹建,实属刻不容缓,惟兹事体大,非籍群策群力,一致赀助,难期成功。故市长决定延聘本市各机关团体派员及热心公益士绅共同组织筹建汕头市中山纪念堂筹备委员会,以主其事”。(1932年《汕头市政府公报》85期)

  1933年1月13日下午3时,筹建汕头市中山纪念堂委员会第一次委员大会在市政府大礼堂举行。会议经过讨论,决议通过四项内容:1、“筹建汕头市中山纪念堂委员会修正章程”,2、推举常务委员,3、成立各部门及部长人选,4、纪念堂选址择定中山公园内。筹建汕头市中山纪念堂委员会修正章程内容,从名称、宗旨、地址、组织、权责、经费、会期到附则等共分9章17条。其中重要的如组织一章,有委员和常务委员的构成。规定委员由市长、市政府工务科长、社会科长、财政科长、市党部代表、商会主席为当然委员外,另请东区绥靖公署和本市教育会、各绅商为委员;常务委员5人,其中市党部代表和市长为当然常务委员。经费一章,则分为建筑费和办公费,均由公款拨充。权责一章,则从筹募纪念堂建筑款项、规划纪念堂工程、委派各部工作人员、工程投标开工乃至收支稽核等等,均作一一规定。(1933年《汕头市政府公报》86期)

  我在之前的多篇文章都曾谈及翟宗心市长,这位提倡欧美田园式城市管理理念的市长,接长汕市之后,一方面树市政新形象,如选市花、设午炮、办菊展、大扫除;另方面则注重配套市政功能设施,如在《1933年汕头市施政计划大纲》中,除了把筹建中山纪念堂写入当年市政施行计划,还把筹建中山图书馆(为其前任翟俊千发起筹办)、筹建市立博物馆、动物公园、市立公共娱乐场等等,均列入市政施政计划。

  在《1933年汕头市施政计划大纲》中,筹建中山纪念堂被列在关于工务事项之“筹建各种大规模之建筑物”的第一项,为此可看出其是翟市长当年市政建设的重中之重。在关于中山纪念堂建设的计划施行要领中有这样一段陈述:“查汕市……商务之繁盛,地方之重要,自属明显,而现在人口亦有十八万左右。但现今对于总理革命精神之表扬,与市民集会之场所未有大规模之建筑物,故汕头市中山纪念堂之建筑,实有不容稍缓也。现在已设立筹建汕头市中山纪念堂委员会,聘请汕头市各界人士共同进行,并由工务科草绘能容二千人之中国古式洋楼之图则……纪念堂之前建筑总理铜像之纪念碑”。

  从这段陈述可得到几个信息,一是当年已经把纪念堂的图纸亦绘制完成了,只是现在我们不知图纸还在不在或下落何处;另一信息亦是最重要的信息是,纪念堂的规模和建筑风格为“能容二千人之中国古式洋楼”,由此我们便可想象纪念堂的规模有多大。一个粗略的比照,当时广州的中山纪念堂已经建成,广州中山纪念堂是一座八角形宫殿式建筑,其最大特色就是创造性地运用中国古建筑手法,单体设计中式为本,西式为用,中西合璧而又极具浓厚的民族特色。整座纪念堂建筑面积约为3700平方米,高49米,大堂内空间极大,舞台前上、下两层有4729个席位。如果汕头的中山纪念堂设计座位是2000个的话,即规模大概相当于其一半。而“中国古式洋楼”这种风格,即意味是一种中西合璧的设计风格,这同样亦是受到广州中山纪念堂的影响。难怪谢雪影在《汕头指南》对当年中山公园各大型在建项目的说明中,就中山纪念堂的建设规模这样描述:“中山纪念堂一项计算,工程至少非数十万元不可”;第三个信息,就是还要在纪念堂前建筑总理铜像纪念碑。这完全又是跟广州中山纪念堂一样的设计。最后一个信息,就是翟市长并没有告诉市民,建设中山纪念堂需要多少资金款项。

  谢雪影一句话道出了翟宗心市长没有说出的秘密,即纪念堂工程费用在当年来说实属巨大。为什么这样说?就汕头市当年全市财政年收入的总额不外就只80多万元(银元),数十万元算不算巨款?读者如果记得我在写汕头市立中山图书馆那篇文章中,曾就翟宗心市长对其前任发起筹建的市立中山图书馆建设费用的评价时,认为“预算建筑费逾十万元,未免过钜”,最终被其以“一俟募足款项,即行施工建筑”的托辞而束之高阁。而自己一接任,马上又搞一个比其前任更大的工程,他还能直接说出来?

  历史总是相似的,1935年5月27日,李源和接代翟宗心,就任汕头市市长,汕头中山公园里又一个大型建筑工程——中山纪念堂的筹建,同样渐渐淡出市民的视线。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5.30)
浏览次数: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