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山种树记》碑刻融历史文化价值于一体——明代南澳副总兵陈璘记述海岛造林佳作赏析

  2014年7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曾在韩国首尔大学演讲时说:“400多年前,朝鲜半岛爆发壬辰倭乱,两国军民同仇敌忾,并肩作战。明朝邓子龙将军,和朝鲜王朝李舜臣将军,露梁海战中双双殉职。明军统帅陈璘,今天还有后人生活在韩国。”

  陈璘(约1532—1607年)。字朝爵,广东翁源县人,有谋略,善用兵。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六月十七日,由蓟辽保定山东等处防海御倭副总兵、署都督佥事,被钦命为南澳镇副总兵,越载二月离任。万历二十五年,他奉命统领广东兵五千援朝鲜,进入唐津,与李朝抗倭名将李舜臣,联合抗倭。其子陈九经亦随军征倭。中朝水师奋战,捍卫了八道江山。璘受景仰,人民画像颂诗以彰其功。越年二月,升御倭总兵官,与倭关白丰臣秀吉,战锦山,生擒贼首倭帅,斩获无数。后又平贼多次立大功,加左都督,特进光禄大夫(正一品)。在官位上去世,赠“太子太保”。崇祯十七年(1644年)明亡,陈璘之孙即陈九经之子陈永溸,被清军追杀,乘舟东渡朝鲜,受到保护,居住今韩国全罗南道海南地方皇朝里,至1984年已有15代、250多户。其村高处有“陈璘别庙”,建于清同治十年(1871年)。全村姓陈,以农为主,兼养殖海产。

  陈璘在南澳镇任副总兵时,带头绿化海岛,所作《南澳山种树记》碑刻幸存,位于深澳天后宫门口,保护完好。韩国陈璘后代曾于10余年前及去年共两次各20多人特地来瞻仰该碑和拜妈宫。陈璘故乡翁源子孙,也多次来南澳参观。

  该碑呈长方形,高2.25米,阔0.96米,刻文较长,达755字。标题《南澳山种树记》六大字,篆书,每个体积比正文楷字大十倍以上,是明万历甲午(1594年)南澳副总兵陈璘,率岛上官兵种下松苗4万株、杉苗3万余株之后,受部下所嘱而写的,“以告后之同志者”,字迹秀丽端庄,行文精彩迷人。

  碑文先写海岛形胜,“而南澳一山,则又蜿蜒磅礴,亘数十里,屹然起巨浸中,介闽粤润余地,为诸夷贡道所必经、萑符(喻强盗)弄戈所出没也。……万历丙子岁(1576年),荷圣天子睿断,采内外经略诸臣议,设重镇而控扼也。于是,树兵列舰,海防肃矣;崇垒深沟,城守固矣;垦田构室,民趋众矣。……岂不杰然称东南一大关鐍,有俾我国家金瓯之固。……金山嶻嶪,云盖插天。屏障迤逦。”生动地写出了南澳岛的地理特点、战略要塞、中外商船丝绸之路必经地和天然美景。

  接着,笔锋一转,道出了海岛没有绿化之缺陷:“第惜彼其濯濯也。既渡而周览焉,又谓然叹曰:‘佳哉风土也!第惜彼其乏材也’。”

  继而写造林行动,作者到南澳莅任副总兵一个月后,利用公务之余,“既涉在山,复降于原,谛视熟审,慨然思曰:‘古人有谓种树之术,类为政,余今得请事斯语矣。’”他对在场的福建漳州卫指挥侯子锐、澄海所千户袁子庆、广东潮州镇抚杨子汪三位官员说,澳中佳山,土膏最良,岂不有蓄材之治?岂不有种植之方?只要你将种树种下去,想到他日有用,种植的办法也就有了。树长大后,要象爱惜琴瑟般有节制地砍伐。种树不可“急利于目睫,商功于尺寸”。他捐出官粮结余,“购松苗四万、杉苗三万有奇,命三子(指三位官员)督各营卒,分布于城后暨左右各山麓,皆遍植之。是役也,借力于士卒,则人众而易集;从义而役众,虽劳而不怨。又况此一种树也,工不终日而利薄百世,夫谁不乐趋?”。

  这篇散文,评议精炼俊美,夹叙夹议,对海岛种树的好处及如何管理,作了生动深刻的比喻与概括,令人信服“利得百世”。这是罕见的明代记述海岛造林的佳作。

  陈璘作为明朝中朝并肩抗倭的英雄统帅,至今仍受两国人民敬仰,《南澳山种树记》碑刻成为南澳岛的胜迹之一,永世流芳。

 

作者: 
林俊聪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4.24)
浏览次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