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海丝瓷都梦想

  “潮之州,大海在其南”。潮州古城始建于唐代,有着一千六百多年的悠久历史,依江临海,是潮水往复的地方。八百里韩江源远流长,日夜奔流不息,浩浩荡荡,从潮州古城区穿行而过,汇入浩瀚蔚蓝的海洋,而通往饶平柘林湾等出海口,还有新建成的潮州港,有着天然深水泊船的码头口岸,提供了对外贸易的优越地理环境条件。追根溯源,如果说,海上丝绸之路起源于唐代京都西安的话,那么,位于广东近海地理位置的古城潮州,则是海上丝绸之路不可或缺的商贸重镇,有着一脉相承,密不可分,休戚相关的渊源。古往今来,勤劳聪明,敢为人先的潮人,开拓了对外通商的黄金航线,而陶瓷生产和出口贸易一直是潮州经济的支柱产业,作为对外贸易的主打产品,远销海外由来已久。

  (一)

  潮州既是中国著名的侨乡,也是潮人的精神家园。早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一批又一批的贫困先民为生活所迫,在韩江边的码头,在柘林湾等出海口,离别亲人家乡,乘坐红头船,漂洋过海,到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谋生当苦力,几经创业打拼,成就了许多事业有成的巨商侨领。据统计,侨居海外的潮人有两百多万人,故此民间流传着“唐山有一个潮州,海外也有一个潮州”的传说。广大海外侨胞不忘桑梓,回报家乡,慷慨解囊,捐资助学,兴办实业,凝聚着血浓于水的亲情人脉,也成为海内外贸易往来的桥梁和纽带。

  古城潮州也是海丝文化的发祥地,1982年12月被国务院批准成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曾任北宋潮州通判,后来当上宋朝宰相的陈尧佐,写下诗文盛赞潮州这一海滨古城文风昌盛,与古代圣人孔孟的故乡同为礼仪之邦,予以“海滨邹鲁”的美称。在潮州古城这块风水宝地上,地灵人杰,历代有过“韩愈治潮”、“十相留声”、“状元林大钦”、“七俊坊”、“柱史”等等经典故事。近代既有李嘉诚先生那样的商界翘楚,也有饶宗颐教授那样的国学泰斗,还有被南京紫金天文台命名授予的“陈伟南星”,等等。“创业、精致、感恩、包容”,成为潮州的优秀文化特质,而作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的古城潮州,以其历史文化底蕴厚重,人文风俗独特,文化特色鲜明的风貌,以及丰富的陶瓷文化内涵,吸引越来越多的海内外游客前来旅游观光,进行潮文化的深度考察。

  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地处韩江之滨的韩山,又名笔架山,从韩江西岸远远望去,笔架山因其形状酷似笔架而得名。因后人感恩于唐代侍郎韩愈被贬任潮州刺史期间的祭鳄、兴学等功绩,故将曾是鳄鱼出没作恶的江河改称为韩江,也将笔架山改为韩山,由此留下了韩愈治潮八月,江山易姓为韩的感人典故。浓荫掩映的韩山,说不上巍峨险峻,谈不上俊秀靓丽,其貌不扬,却有着古朴灵气的自然本色,不知可否称得上名山一座。在这方圆几百里的山麓上,有着三处值得称道的名胜古迹,除闻名的韩文公祠、韩山师院外,还有那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笔架山宋窑遗址”,这是唯一一处以“笔架山”命名的文物遗产,至今仍保留着原生态的风貌。潮州古城遍布文物名胜古迹,地处闹市区的广济桥、韩祠、开元寺、许驸马府、牌坊街、已略黄公祠、西湖山摩崖石刻等景区景点大都为人们所耳熟能详,而韩山上的宋窑遗址,虽拥有“国保级”头衔,却鲜有人知,少有涉足,显得冷清许多,颇有“藏在闺中人未识”的感觉。这或许是当地出于保护这一珍稀文物的考虑,长年来形成重点保护的禁区。我出生在古城区,喝着韩江水长大,虽算是“老府城”人,但对笔架山宋窑遗址有关情况仍是知之甚少。而对于那些考古学家、历史学家来说,笔架山宋窑遗址是一处珍稀难得的历史文物资源,有着丰富宝贵的考古研究价值。早年几经考证发掘,有了重大的考古发现,在这座宋代的瓷窑深处,还挖掘出一批西洋风格的瓷器品,那些瓷公仔、瓷小洋狗等陶瓷制品,憨态十足,活灵活现,由此可见潮州陶瓷业得领海上丝绸之路风气之先,已经引入西洋的生产模式和制作工艺,承接来样加工的订单贸易,开始与外来文化、西方文明对接,同时,见证了宋代烧窑的技术和历史。近期,地方政府决定将笔架山宋窑遗址一带规划开辟为新的景区景点,在保护重点文物的同时,整合资源,加以深度开发,发挥其历史价值作用,不久的将来,以全新的风貌展示在游人面前。

  穿越历史的时空,追溯到北宋时期,我仿佛看到,韩江东岸的笔架山上,烈日当空,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人们在陶瓷窑炉旁辛勤劳作着,粗犷的劳动号子此起彼伏。像蚂蚁搬家一样,将各式各样的陶瓷胚胎搬运到偌大的窑炉里,封窑后,点燃柴火,熊熊烈焰把窑炉烧得通红,烟雾升腾蹿起,弥漫着整座笔架山。几经日以继夜的烧制,等待熄火的窑炉冷却后,随着“出窑■”的一声声山喊,引发一片欢声笑语。人们将烧制而成的陶瓷制品从窑炉中搬运出来,黝黑的脸上,洋溢着收成的喜悦,豆大的汗珠滚滚滴落,谁也顾不上擦拭一下。这些新鲜出炉的陶瓷制品,将随着装运到古代木制商船的船舱里,扬帆出海,跨越重洋,运往海外各个国家的商品市场,继而进入到千家万户,包括贵族和平民的餐桌上,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瓷器餐具。

  (二)

  天高云淡,又到了秋天收获的季节。2015年10月27日,广东省第六届粤东侨博会在潮州举行,海丝文化成为侨博会的热门议题,而“海丝·陶瓷国际学术论坛暨饶宗颐教授百岁华诞庆典”活动,也成为其中的重头戏,来自海内外的知名专家学者,汇聚在韩山师院里的“陈伟南学术中心”,论证探讨潮州陶瓷的发展历史以及未来走向,并前往笔架山宋窑遗址进行实地参观考察。而位于牌坊街的“陶颐轩潮州窑博物馆”同样门庭若市,参观的人流络绎不绝。在这里举办的“潮瓷下南洋”展馆,陈列着清末至解放初期潮州陶瓷对外交流的300来件实物、文献资料、图片和影像,直观形象地展示潮人艰苦创业、敢为人先的精神风貌,而“海丝重镇说潮瓷”潮州窑专题展览,则以其400来件近代以前的潮州窑典型器物,从不同角度,着重对潮州陶瓷的历史脉络,沿革变化作了介绍,印证了潮州作为海丝贸易重镇,潮州陶瓷生产和对外贸易的辉煌历程,引发众多专家学者的浓厚兴趣,中央电视台摄制组对此次展览进行了专题采访报道。

  当年笔架山宋窑所升腾的袅袅轻烟,早已随风飘散而去,然而往事并不如烟。打开尘封的往事记忆,我还依稀记得童年时期古城区里,经常歇息着一队队满载着山草的搬运队伍,让我不由联想起跨越茫茫沙漠的骆驼人群。那些搬运工从韩江东岸的山区乡村里,拉来了一板车一板车堆积如山的山草,一个个汗流满面,筋脉毕现,艰难地跋涉着。稍作停歇,又吃力而缓慢地拉着笨重的板车,从古城区穿行而过,运往韩江以西的枫溪陶瓷主产区。那时,山草一直是烧制陶瓷制品窑炉的主要燃料,但见烽火四起,遮天蔽日,俨然如同硝烟弥漫的古战场。割山草是韩江东畔山内人的一项主要副业收入来源,满山遍野的山草,常常被山民们割得寸草不留,如同人们的头发剃了个精光一样。随着时代的进步,随着后来的保护生态,封山育林,烧窑的山草被烧油所替代,如今,又改为现代化的电气控温烧窑技术,环境大气污染得以根本治理,还陶瓷产区一片蓝天白云。还有位于韩江东岸的飞天燕瓷土矿,有着丰富的高岭土矿藏,成为潮州烧制陶瓷制品的主要瓷泥原料。后来一度受到盲目的、无节制的滥采滥挖,生态和大气环境受到严重破坏,瓷土资源浪费严重。隔江望去,飞天燕瓷土矿支离破碎,一片苍白迷茫,被市民戏谑为日本的“富士山”。而四处开花、杂乱无序的炼泥厂区工棚,日夜吱呀作响的臼槽炼泥器具,原始简陋,尘土飞扬,嘈音扰民,由此引发人们的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近几年来,当地政府开展了旷日持久的生态和大气环境专项整治行动,打击滥采滥挖瓷土行为,改进生产模式,更新炼泥设备,杜绝大气污染、噪音污染,节约瓷土资源,复绿保护生态,使潮州大地山更绿,水更清,天更蓝。

  有这样一种说法,在英文词语里,“中国”与“陶瓷”的译音相同,足见中国陶瓷对于海外世界影响力之大,远古时代,许多外国人就是从中国的陶瓷制品上,直观而形象地认识地球上遥远的东方古国,一直沿袭至今,成为中国的标志和代名词。

  前几年,我在中央电视台直播的节目中,收看到地处阳江海域的古代沉船打捞的全过程,令人震撼。在随后建起的沉船博物馆中,那些琳琅满目的日用陶瓷制品,大盘小碗、花瓶器皿,在海底沉睡久年后,如今又重见天日,再现古代的造船技术的先进和陶瓷生产技艺的精湛,以及航海技术的高超。无独有偶,在毗邻潮州的南澳岛海域上,也有考古的重大发现,从深海打捞上来那庞大的古代商船,同样满载着盘碗餐具等瓷器,印证着广东沿海一带陶瓷出口远销海外的悠久历史。阳江和南澳岛一带海域打捞上来的这些古代沉船,发生在哪个朝代?运往哪个国家?是否遭受台风狂潮袭击沉没?所有这些,我不得而知,难以探究,留待考古专家,历史学者进行权威性的推论考证,但可以肯定地说,广东沿海一带,早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黄金通道。而在潮州市区韩江东岸的笔架山上,躺卧着巨龙般的宋代瓷窑遗址,可见其年代之久远,由此我突发奇想,或许在阳江和南澳岛海域打捞上来的古代沉船的陶瓷制品,说不定其中一部分产自潮州。

  如果说,韩江东岸笔架山宋窑遗址见证了潮州陶瓷生产出口贸易历史的话,那么,位于韩江以西的枫溪陶瓷城,则是与之遥相呼应的有力佐证,记载着潮州陶瓷历史的沿革变化,以及辉煌业绩,成为中国瓷都潮州的一面靓丽橱窗,一张精美名片。走进气势不凡的展览大厅,迎面看到大型浮雕陶瓷壁画《清明上河图》,长达62米,宽2.9米,主图由1352块浮雕陶瓷板画组成。这一巨型陶瓷壁画,早已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壁画气象万千,技艺精湛,富有创意,人物景观细腻逼真,栩栩如生,给人们一种视觉的冲击,心灵的震撼,以及艺术的享受,堪称潮州传统陶瓷工艺技术的经典杰作。在这艺术长廊前驻足流连,思绪穿越历史的时空,但见北宋时期多姿多彩的人文生活和风土人情,尤其是人们生活劳动的场景一览无遗,尽收眼中。而展馆二楼那巨型陶瓷彩花盘、通花大瓷瓶,以及众多形态各异、形象逼真的人物造型陶瓷品,流光溢彩,大多是出自名师大家之手的精品力作。

  创新是潮州陶瓷产业日益发展壮大,做大做强的灵魂。在市区的大街上,在枫溪的陶瓷城里,陶瓷工艺美术大师工作室星罗棋布,比比皆是。自古以来,潮人素以精耕细作,精雕细刻,精明能干著称。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地方政府重视人才培养,重视创新发展,采取一系列激励机制和政策措施,扶持地方陶瓷产业发展,注重本土人才培养与引进外地人才相结合,继承发扬传统陶瓷技艺与融入现代化高科技元素相结合,陶瓷产业经济与陶瓷传统文化旅游相结合,给潮州的陶瓷产业的创新发展注入生机和活力,由仿造转变为创造,涌现了一大批非遗陶瓷技艺的领军人物,培养造就一大批年青的国家级和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使之后继有人,得以薪火相传。潮彩、工艺美术陶瓷、日用陶瓷、陶瓷卫生洁具等门类齐全,全面发展。昔日小打小闹的家庭式小作坊,如今大多发展为现代化管理的规模化陶瓷企业,打造了“长城”、“松发”、“四通”、“伟业”等中国陶瓷名牌企业和产品,值得一提的是,历代的陶瓷生产,素有“官窑”与“民窑”之分,松发陶瓷公司研制的系列陶瓷餐具,以其现代风格和简约的设计理念,早些年已入选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专用日用瓷餐具。潮州陶瓷品牌日益誉满全球,一批批高端大气产品成为希尔顿、香格里拉等国际知名星级酒店用瓷,还有的走进外国使馆、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成为高档精美的国礼瓷、专用瓷和礼品瓶。

  古往今来,每当提起中国陶瓷,人们往往会联想起千年瓷都的江西景德镇。如果说,江西景德镇大多是主产遵古法制的传统陶瓷产品的话,那么,如今的潮州陶瓷则是主产融合传统陶瓷工艺和高科技,高附加值的陶瓷产品,各有千秋,各领风骚。潮州作为中国目前最大的工艺美术瓷和日用瓷、卫生洁具的生产出口基地,2004年夺得了“中国瓷都”的桂冠,而作为陶瓷主产区的枫溪,更是声名远扬海内外。栽上梧桐树,迎来新凤凰。如今,在这一片热土上,又新建起占地几百亩的陶瓷贸易商城,搭建起对外进出口贸易的新平台,海内外客商云集,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在这里,汇聚着不同肤色的外国商人,翻译着不同国家的语言。而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身着不同的民族服饰,南腔北调,如同一场场民族盛会。在友好合作的欢声笑语中,签下了一宗又一宗贸易大单,紧握的双手久久不肯松开。“中国瓷都”的名牌更加鲜亮,更加为海内外客商所关注,所认同!

  (三)

  “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为我国对外出口贸易带来新的契机。2015年的金秋十月,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频繁出访,先后对英国、加拿大等国家进行高层次、高规格的国事访问和会晤,致力于拓展“一带一路”的新领域,寻求和平发展的战略伙伴和贸易商机。英国这一老牌的西方国家,审时度势,加入到“亚投行”的朋友圈,在随后中英两国领导人的会谈中,签下了高额的贸易协议订单,与中国在核电、通讯、高铁、金融保险等高端领域开始全新的战略合作。中国领导人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出访,带来了扩大对外贸易,拉动内需,百业兴旺的无限商机。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一轮红日从海面的地平线上喷薄而出,冉冉升起,万道霞光抛洒在漫长的金黄色海岸上。有着深水泊船的潮州港、汕头港,又开始繁忙起来,一辆辆集装箱货柜车穿梭往来,车流滚滚,堆积如山的货柜码头上,机器轰鸣,巨无霸的起重机,吊装起一个个偌大的集装箱,装进一艘艘万吨巨轮的船舱内,满载着陶瓷制品等货物,满载着瓷都人民的情谊和智慧,在欢快的汽笛声中,开始新的启航,漂洋过海,奔往世界各地的通商彼岸。海风浩荡,海鸥飞翔,海浪欢唱,海上丝绸之路正在延伸,正在拓展,追寻东方古国那富强崛起的千年梦想!

作者: 
林汉龙
来源: 
潮州日报(2016.01.07)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