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暑茶文化

  中医药文化是中华文明的优秀代表,是世界医学体系中最具特色和优势的传统医学。

  作为中华医药文化的一个地方支系,潮州医药文化有其鲜明的地方特色,潮州暑茶就是突出的一项,极有必要对其钩沉探微,发扬蹈厉。   

  潮州传统医药

  潮州是一座有2200年建制历史的城市,本文称的潮州,并不局限于当今行潮州市政辖区,而是包括现潮州市、揭阳市、汕头市及梅州市的部分地区,地域广阔。

  潮州传统医药历史悠久,从已发现的陈桥村贝丘遗址、池湖村贝丘遗址等新石器时代人类活动遗址发掘出来的文物遗物中,已有可用于砭术的骨锥、骨针等器物,说明这个时期的潮州土著先民已有医事活动的可能。

  潮地有外来移民的最早记录始于秦朝。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年)迁50万中原人到南方戍守五岭,中原移民大规模进入潮地,与当地土著融合后,促进了潮地与中原的经济、文化交流。唐朝开始,潮州成为朝官的“贬谪地”,还有很多有才识者莅潮任职,甚至落籍潮地,他们为潮州带来了中原文明。特别是唐大政治家、文学家韩愈贬潮任刺史期间,他兴学、释婢、驱鳄等举措,使潮州的文明前进了一大步。这些为潮州医药发展奠定了厚重的人文基础。

  宋、明、清三个时期,潮州出了3个在医药学术上颇有建树的人士。宋代刘昉(1108~1150),撰著《幼幼新书》,其创立的儿科“三关”察诊一直为中医儿科教材和临床医生所使用,被尊为岭南儿科奠基人。明代盛端明(1470~1550),编有《程斋医抄》140卷。清代的程知著有《医经理解》一书,提出“心包络为子户,命门即心包络”之论点,在祖国医学脏象学说方面深有影响。他们的事迹被载入《中医大辞典》、《中医历代医论选》、《中国医史年表》。

  值得强调的是,地处亚热带海洋性气候水土偏温的潮州,长夏少冬,盛夏气温高达30多度,湿度在70%以上。暑热来早去迟,暑病及其兼挟病成了夏季的主要病种。千百年来,潮人在与暑病作斗争的过程中,经过反复的尝试,在地域性暑病治疗上总结了自己的独有经验。仅以1968年广东省汕头专区草药研究委员会编印的《潮汕草药》一书为例,收载的草药只有一百味,而其中具有解暑作用的就达27味,处方达几十则,可见潮州民间在治暑方面是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

  拥有坚实的医学基础、根植百姓生活的民间丰富医药经验,在社会大环境的催化下,医学人才辈出,医馆药店百花齐放,中医临床各科齐备细分,领军人物层出不穷,潮州中医药在清中后期发展达到了相当繁荣的阶段。仅以中华老字号“宏兴”药行为例,据资料表明,其创业历史要早于北京“同仁堂”,保存的历史资料比广州“陈李济”还要丰繁。

  潮州暑茶创制

  清代是我国封建社会药业发展的繁盛时期,随着药材的不断采集,农业垦殖的扩张、林木等山地资源的开发,药材市场供不应求,于是药材种植大规模兴起。潮州城西马路的“真君宫” 、翁厝巷口的“药王宫”(供奉药王孙思邈),可以说约略相当于制约医药业界的一个精神领地和“准行业公会”;潮州千年古刹开元寺,也曾经成为粤东的不定期大型药市。在药王和佛祖的“眼皮底下”卖药,极大地考验着潮州医药业者的职业道德,对误医害命的假药的谴责,对真药好药的孜孜追求,自是不言自明之义。

  根据老一辈医药工作者生前的回忆,相关资料的佐证,潮州暑茶或产生于清后期。而此后至解放初,是潮州暑茶的鼎盛阶段,曾出现“一药店一处方”百家争鸣的现象。在“药材铺多过米铺”的潮州城内,近百家药材店大多有自制的暑茶(甘露茶)出售。产品除内需外,还大量远销东南亚。为业者生计也为店铺商誉,医界各名家行尊都拿出真本领,但处方都是保密的,处于 “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

  潮州暑茶(甘露茶)最早出现何处、何时,属于历代医药业者对商业秘密,且前辈医药专家及老药工多已谢世,今人苦于资料匮乏而难于作深挖细剔的考究。幸好有下面的资料和传承人的回忆,填补了这一遗憾。

  查潮州老药行保存的药方秘本处方,与潮州已故著名妇科医师苏子良遗下的清道光十七年(1837)广州《同裕堂潘吕巷丸散总汇》一书的“万应午时茶”(临床医生尚有此类资料,中药业者持有应很普遍)、商务出版社民国15年(1926)出版谢观编纂的《中国医学大辞典》第817页记载的“甘露茶”,只是方药不尽相同,但功用却多有祛暑散风、清热生津、辟秽醒脾、利湿消滞,治感冒时气,感寒暑及水土不服等。这些都为善于学习外部知识、模仿别人经验、秉持创新思维观念发展的潮州人提供了范本。潮州暑茶正是在以上等验方的启发或帮助下逐渐开发和创制出来的。

  正如已故暑茶传承人林科荣老人生前的回忆,潮州暑茶是前辈人吸取了各地甘露茶、午时茶经验,结合潮州当地气候及常见病症候而研制出来的一种解暑茶。据1987年《潮州市卫生志》载:“和仁堂……该店特产‘甘露茶’是夏季群众喜欢饮用的饮料,故称暑茶。”东门街仁和堂原址现存店招上,尚镌有“秘制万应甘露茶”字样。

  现存潮州著名药材行“协成泰”的秘本中就有“万应甘露茶”(潮州暑茶)处方。

  清代是中医温病学说日臻完善的时期,江浙一带的叶天士《温热论》和吴鞠道的《温病条辨》等,使温病辨证论治形成了完整学术体系,潮州暑茶产生的肇始年代恰好就在这一时期之后,这说明潮州暑茶的产生应得益于成熟的中医温病学。

  从已知各派系暑茶药方来看,其共有的祛暑疏风、清热生津、辟秽醒脾、利湿消滞等功效都离不开中医理论的指导。

  远在秦朝,中原人开始移民潮州,而其中一条主要迁徙路线,就是从河南经过江浙、福建才进入潮州的,可能由于这一缘故,潮州与江浙医药交流历来频繁。时至民国,潮州出外读中医,多选择上海,故潮州中医以前又有“上海派”“江浙派”之称。一个有趣的故事,似乎对这一点可作例证。

  潮州暑茶在海外的影响

  潮州毗邻港、澳、台,隔海就是潮州暑茶。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清代及民国时期,是潮州中医药的鼎盛时期,更是我国大宗药材及成药输往东南亚各国的一个重要集散地和港口。明清以来,大量的潮人移民(老一辈潮人称“过番”)到东南亚各国,这些海外潮人把潮州文化和生活习俗带到居留国的同时,也把中医药文化带到侨居国。

  在东南亚的许多国家,其传统医学中有部分来源于中国,而中国的医学中,也有着许多彼方的药物和方剂,双方在医药文化上的相互交流,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和东南亚各国医学的发展。

  缅甸胡文虎、胡文豹家族创制的“虎标万金油”,泰国华侨分行的“行军散”,都是享誉东南亚和华南各地的良药便药。若追溯其药方构成,可以说既有中华医药的成份,也有南洋各国的药物和方剂。那么,随着潮汕侨民的移民及其在侨居国的扎根繁衍,自然也将潮人治暑症的良药潮州暑茶的制作方和使用方法传播出去,为潮州暑茶的发展外拓起了桥梁作用。

  目前,中医药已在全世界16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播使用。随着中医药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中医药产品和服务也逐渐形成了可观的国际市场。

  在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华侨和当地人民使用中医药(有时包括潮州暑茶一类地方药剂)治病,成了普遍的现象。彼方虽有“万金油”、“行军散”等名药,但是,正如俗话说的:“一物合一药” 说明对治暑症独有奇效的潮州暑茶,仍然是他们不离不弃的追求。

  新中国成立以来

  潮州暑茶的传承

  新中国成立以后,1956年市区46家药店组成国药公私合营总店,后又与中医联合诊所组成中医门诊部及后的潮州市中医医院。这些时段,老中医和老药工在“协成泰”方基础开发了“本部方”和后来的“二中方”。1959年,潮州卫生主管部门组织的相关人员暑茶座谈会,对潮州暑茶的开发、利用和传承,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文革时期,中医药事业受到极大的摧残,潮州暑茶的生产和销售均处于停顿状态,当然更谈不到对暑茶的研究和推广。在把传承暑茶视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日子里,老药工林科荣冒着扣帽子的危险,拿出自己有限的工资,执着地继续探索暑茶的配方,制作方法,悉心传承,每年自制一点暑茶送与亲友、病家,后来把自己的经验写成书面,无偿传承给有志暑茶研究者。

  1976年文革结束以后,先是“拨乱反正”,中医药事业得到保护,自1978年国家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以后,潮州暑茶才得到恢复性的生产,但是处在零零碎碎的状态。

  现在,国家药品法为群众安全用药提供了法律保障,但同时也制约了包托暑茶在内的中药传统产品的开发利用,潮州暑茶只能存在个别传承人私下传承加工的羞答答局面。

  对潮州暑茶的研究,包括对其方剂和制作工艺的标准化确定,是保存发展潮州暑茶文化的“题中应有之义”。 笔者多年来对潮州暑茶多所探索,现不避浅陋,将一得之见写成这篇抛砖之作。

作者: 
吴绍雄
来源: 
潮州日报(2016.03.20)
浏览次数: 
80